绝境中的韧性:海上奇袭黄龙府

驾长车踏破何处

辽金时代的黄龙府(今吉林省农安县),人口稠密,经济发达,甚至可以说是当时东北亚的大城市。建炎二年六月至八月,被俘虏的宋徽宗、钦宗父子曾安置在黄龙府。

“直捣黄龙府,迎二圣”这句名垂古今的话,一直以来都说是岳飞首先提出的。但我们看一下岳飞从青年投军到成为南宋著名将领是否说过“直捣黄龙府”?

建炎元年(1127),康王赵构于南京应天府(今河南商丘)即位,小小的秉义郎岳飞,因上书赵构,言“六军北渡,收复中原”,而被朝廷以越职夺官归。

  影视剧中的岳飞

岳飞在以后的宋金战争中屡立奇功,高宗和岳飞多次论恢复之略。岳飞曾提出:“如以精兵二十万,直捣中原,恢复故疆。”岳飞的军事战略目标至始至终是恢复中原,未提出过“直捣黄龙府”。绍兴十年(1140),朱仙镇大捷后,北方大批反金人士来降,岳飞大喜,遂说:“直抵黄龙府,与诸君痛饮尔!”

岳飞乃杰出的军事家,也深深地知道南宋的军事实力和经济情况,不可能直捣黄龙府。但南宋军队只要攻克燕京,亦可解救“二圣”。

蒙尘沙漠日望拯救

靖康元年(1126年)闰十一月初,宋朝都城东京汴梁(今河南开封)被金军攻破。靖康二年(1127年)四月,宋徽宗、钦宗父子二人以及宗室妃嫔被金兵分七批押解北去。宋朝文人用了一个婉词“二帝北狩”,意思两位皇帝去北方打猎游玩。金国高层多崇尚中原文化礼仪,宋徽、钦二宗在北狩路上,受到一定程度的礼遇,物质生活不至于太差,但精神上受尽折磨。

宋高宗即位,李刚及时地提出了:“还二圣而抚万邦,责在陛下与宰相。”得到了高宗的同意和支持。高宗即位诏书中有“同徯两宫之复”。在宋徽、钦宗行进燕京到辽中京的路上时,建炎元年(1127)秋七月丁未,宗泽软禁金国使者,并说:“二圣在外,必欲便行诛戮,恐贻君父忧”。

      影视剧中的赵构

建炎元年(1127)四月中旬,宋徽宗到达河北真定后,有俘虏听到金兵闲语:“南朝有兵到某所矣。”次又曰:“主上提兵十万在河北,每金人车马过河,即夺去,大军所以未敢离此。”宋徽宗等人知道后都很高兴,认为不过几日救兵即到。呆了几十天,金兵押解俘虏继续北行,犹传有兵相尾,然了无来音。后来说这是金人传的谣言,姑以缓圣心及愚众人,金人多采用此类计谋。

但实际也并非如此,尽管北宋已亡,但黄河沿岸以及陕西等广大地区仍为宋地,河北除真定等4郡、河东除太原等7郡之外,其余州府均拒绝降金。建炎元年(1127年)四月,南宋和州防御使马扩聚众至10万余人,在真定附近继续与金兵作战,且屡屡获胜。金国惧怕南宋军民来抢宋徽宗,急忙押解俘虏北行燕京。

建炎元年(1227)五月六日,刚即位的高宗皇帝命令中军统制马忠、后军统制张昪率兵万人,趋河间府追袭金人。同月七日,薛广、张琼以兵出河北。这些军事部署的战略目标虽然没直接说明,但宋高宗即位才几天,就积极布防河北军事,派出重要的军事力量奔袭河北,主要目的就是援救二圣,因为高宗皇帝的母亲和妻子也在其中,是不堪父母妻子被金人掳走而采取的挽救措施。

恢复中原解救二帝

南宋立国之初,高宗没有忘记受难的父母和皇室宗族,在建炎元年五月(1127),先后两次遣使到河北、河东军前,通问二帝。同年十一月,商议派遣朝奉郎王伦,阁门舍人朱弁,同使金邦请和,并“问安两宫皇帝”。建炎二年(1128),宇文虚中、魏行可出使金营探望徽钦二帝。被软禁的王伦曾经和金人乌陵思谋说:“归我二帝、太母,复我土疆,使南北赤子无致涂炭。”

1127年至1229年,三年时间里南宋国势渐有中兴之望,无论赶往前线的官员还是深入金国的使者,都以两国议和,请求释放二帝为主,也借探问两宫(徽、钦二帝)起居为由,刺探金国拘押二帝的情况,为武力解救二帝做准备。

在军事上,宋高宗也做了积极的整顿。建炎元年六月,诏河北、陕西、山东等地,尚在宋朝军民实际控制的地区,募人修筑城壁:于沿河、沿淮、沿江帅府、要郡、次要郡置水军,在江淮造舟以习水战。

宋高宗重点恢复河北军事建制,并用兵河北。建炎元年五月六日,命马忠将所部人兵五千人,号一万人,前去河北,自恩、冀州以北,取路过河,趋河间府、雄州以来,追袭金人。又命张换将所部人兵五千人,号一万人,前去与马忠接济,相为声援。丁酉,命统制官薛广、张琼率兵六千人会河北山水砦义兵,共复磁、相。

这些针对河北的军事行动,证明南宋已经知道“二圣“在河北真定至燕京的路途中。从金兵的口中,看似谣言的事情,其实是南宋组织的解救行动,由于金军快速北行,等宋徽宗等人到达燕京以后,南宋已经无力在燕云地区乃至更北的辽金地区,进行正规的军事行动来拯救“二圣”。

       图片来源:《中国历史地图集6宋辽金》谭其骧主编

曹勋回来了

建炎元年(1127)秋七月丙辰,曹勋自燕山(今北京)逃归,至南京(今河南商丘)向宋高宗,上御衣书。曹勋捎回宋徽宗的信息,有两个重要内容,其一为“可便即真,来救父母”,让康王赵构即位称帝,然后派军队来解救徽钦二帝及其家人;其二的意思是恢复中原、北伐金国,别担心他的性命而畏缩不行。

高宗皇帝哭啼着把徽宗半臂绢书给辅臣们看,大臣们或沉默不言,或建议暂缓,即使有建议北伐者,支持者寥寥无几。

曹勋建议朝廷“募死士航海入金国东京,奉徽宗由海道归”。宋史可能记错了,或者当年曹勋也不掌握二圣所处的准确位置,因为1127年金国东京(今辽阳),还未设置。曹勋得到的消息,虽然不准确,但是大致方向和时间还是能够掌握清楚。从建炎二年(1128)七月二十三至八月二十一,二圣在辽中京(今内蒙古宁城境内)居住了九个月。

曹勋提出的航海入金国大致是在今河北或者辽宁渤海湾某地登陆,敢死队穿插进入辽国故地,在中途或者辽中京奇袭解救“二帝”,这段路程山峦连绵起伏,人迹罕至,非常适合敢死队穿插,金国骑兵不易追赶。宰相黄潜善、汪彦伯立刻责难曹勋的建议荒诞不经,要求皇帝将他贬斥到外地,宋高宗思虑再三,还是罢黜曹勋的官位,将他闲置起来了。

杨应诚出使高丽

武力夺回二帝无把握,遣使议和释放二帝又不成,南宋君臣一筹莫展。此时,一位久居江浙的人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建炎二年(1128)三月,两浙东路马步军副总管杨应诚上奏:“尝随其父任边吏,熟知敌情,若自高丽至女真,其路甚径,请身使三韩,结鸡林以图迎二圣。”朝廷采纳了杨的意见,任杨应诚为国信使,任齐州防御使韩衍为副使去高丽国。

建炎二年(1128年)六月,国信使杨应诚、副使韩衍至高丽,见到了高丽国王王楷,王楷说:“大朝有山东路,何不由登州以往?”杨应诚只好说:“不如贵国到金国最便捷,请你为我们捎信给金国。路上的开销我们自理,只借我二十八匹马。”王楷竟表示为难,会谈不欢而散。

一行人下榻驿站之后,高丽的门下侍郎傅俏前来会面:“金国现在正在建造大船,准备前往二浙;要是引领你们去金国,到时候金国想借道高丽至浙江,我们应该怎么答复?”杨应诚回答:“金人不能水战。”傅俏反驳:“金人常于海道往来。”又过几天,中书侍郎崔洪宰等来,并直言不讳地指出:“二圣今在燕云,大朝虽尽纳土,未必可得,何不练兵与战?”

杨应诚一行在高丽斡旋了六十四天,王楷对欲假道高丽,迎回二圣,百般推脱,不肯应允。杨应诚只好带着高丽的谢表而还。建炎二年(1128)冬十月甲寅,杨应诚还在海上之时,宋高宗检阅了江、淮州郡水军,给人感觉如果高丽同意,南宋会渡海借道高丽拯救“二圣”。

               复原的南宋水师战船

高丽的预警

从地缘上看,高丽与辽金接壤为邻,北宋与高丽隔海相望,并不接壤。高丽为了本民族的生存,时刻关注东北亚的局势。金国崛起初期,以完颜部为核心的女真部落联盟要统一曷懒甸的女真部落,而高丽则要向曷懒甸“拓土开边”,双方爆发了旷日持久的大战,结局是高丽不得不与女真议和,归还曷懒甸。

北宋承平日久,兵将骄惰,蔡京、童贯贪功开边,极力鼓动北宋发动了燕云之役,引女真夹攻契丹。宣和四年(1122),宋金订立“海上之盟”,约定联合灭辽后,收回燕云十六州。高丽国王王楷得到消息后,对来自北宋的御医说:“闻朝廷将用兵伐辽。辽兄弟之国,存之足为边捍。女真狼虎耳,不可交也。”

北宋舍弃恭顺的为我蕃篱的契丹,而远逾海外,引强悍之女真以为邻域,恐中国不久将要有灾祸。高丽对金国比宋朝有高度的警觉。在随后的金国灭辽之战中,高丽君臣见识了女真人铁骑,也惊恐地发现女真人熟悉海洋。高丽君臣通过杨应城给南宋的预警,没有引起南宋的高度重视,宋高宗还认为高丽“忘恩负义”。

奇袭非滑稽之谈

杨应诚的计划是乘海船从浙江明州出发,漂洋过海到高丽界内,在派出“特种作战部队”,甚至可能乔装改扮成高丽人,深入金国腹地,解救人质的奇袭战。因为他提出的是“迎二圣”,而不是直捣黄龙府,恢复河山。

古代科技落后,航海多要历尽鲸波之险,碰到风浪,商人和水手往往要祈求上天神明保佑。从高丽进入金国界内,群山之中,冬季到处积雪,茫茫一片;夏季暴雨成灾,会碰到了许多危险,森林中有豺狼虎豹出没。杨应诚出使高丽,提出的假道,是南宋第一次实质性迎回二帝的行动,从某种意义上说确实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计划。

杨应诚的计划在南宋是有反对之声。浙东帅兵翟汝文,上奏:“应诚欺罔君父,若高丽辞以大图假道以至燕云,金人却请问津以窥吴越,将何辞以对?”朝廷未采纳之。

明朝归有光也认为“借道”不切实际,在其《跋高丽图经后》说:“至建炎以后,事埶益异,乃欲从三韩结鸡林,以夺二帝之驾。其为迂谬,真可咲也。”

杨应诚的计划真的不可行吗?我们不能拿一般没有见识且迂腐的宋士大夫的眼光看待他,杨应诚提“假道高丽,迎二圣”,即经朝鲜半岛进入金国巢穴,是有胆识的计划。杨应诚久居宋朝的造船航海中心——明州。宋代在传统造船技术的基础上又有了新的发展。在海船方面,宋神宗元丰元年(1078年),造出了最著名的巨轮海船,叫神舟和客舟。宣和五年(1123年),徐兢出使高丽时乘坐的大型船,“巍如山岳,浮动波上,锦帆首,屈服蛟螭”。

    宋朝明州(今宁波)通往日本、高丽的航海线路

航海到高丽对于南宋水师问题不大,而进入金国境内,宋军也不会走“渤海贸易道”,那样很快会被金军发现,遭到围歼。南宋通过商人、通使、或者各种间谍,必定知道了二圣到达了黄龙府,而事实上建炎二年六月至八月徽钦二宗一直黄龙府。杨应诚通过各种情报渠道也知道金高之间有一个“秘密通道”。高丽信州永宁人康戩,曾遁居墨斗岭,又至黄龙府,间道得归高丽。杨应诚向高丽借二十八匹马,估计是走这条小道奔袭金国拯救“二帝”。

悄然消失的谋划

宋高宗并不昏庸,不会急病乱投医,假道高丽迎二圣有两个好处:一堵住士大夫们的嘴;二只要高丽同意,成功失败,金国都将问罪高丽,那时可通过强大的海上力量援助高丽,在朝鲜半岛鸭绿江开辟第二抗金战场。

宋高宗又不像他的父兄是文化人,他能骑马射箭,亦懂军事。公元1127年九月是秋,金军在河北、山东,山西,陕西攻城略地,不太理会在扬州的赵构。1128年,金国发觉赵构挺有作为,南宋有恢复之态势,金人开始分兵进攻江淮地区。建炎三年(1129年)旧历二月,金兵奔袭扬州,大举南下,南宋军打的一团糟,赵构狼狈渡江,经镇江府到杭州,浮海避难。

浙江省镇海口海防历史纪念馆内的万斛神舟模型

南宋初年,外有金人侵逼,内有溃退下来的散兵游勇,还有揭竿而起的农民,地方乘机割据一方。建炎元年(1227)秋七月,曹勋“募死士航海入金国东京,奉徽宗由海道归”,赵构的主要精力是稳定有限领土内的统治秩序。1128年冬十月,杨应诚“假道高丽,迎二圣”,赵构忙于应付迫在眉睫的金军南下。

收复中原、夺回燕云、直捣黄龙府也是宋高宗的终极心愿。冲冠一怒为红颜,老婆在敌人手里,哪个男人不去救?爱与不爱皆不重要,事关男人的脸面啊!最后宋高宗还是放弃了海上援救“二帝”,并非是懦弱,而是当时的形势迫使他没有更好的选择。

 

参考资料:《宋史》、《金史》、《三朝北盟会编》、《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北狩见闻录》

雪狼刀风

陈文龙,1967年出生,黑龙江省大庆市人。高级经济师、摄影师、户外旅行者。从事教育管理工作近三十年,研究主要方向为远东近代史、中俄关系史和中东铁路历史。黑龙江省级领军人才梯队-中俄关系史学科的骨干成员,黑龙江省俄罗斯东欧中亚学会会员、黑龙江省哈尔滨历史文化研究会会员、哈尔滨市地方志学会会员,一点资讯签约作者。近年来自费考察中东铁路,并在《中国文化遗产》、《中国国家地理》、《铁道知识》、《看历史》、《环球人文地理》、《中国地名》、《华夏地理》、《黑龙江史志》、《北国旅游》、《哈尔滨史志》、《黑龙江日报》、《吉林日报》、《大庆日报》、俄罗斯赤塔日报、俄罗斯效果报(周刊)等杂志报刊以及网易、新浪、搜狐、凤凰网和中国国家地理等国家主流网站,发表了大量有关中东铁路历史建筑现状调查的文字和图片。联系方式:jinsedao@126.com 13845995750

相关推荐

失去双脚的信使

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悍然发动了“九.一八”事变后,很快占领了东北三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抗日联军,在白山黑 …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绝境中的韧性:海上奇袭黄龙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