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年前的党内民主生活会

本文原载2019年第11期《退休生活》(综合版)

口述:朱俊峰 整理:王宝滨

1961年,我在黑龙江省建设厅办公室当秘书。厅机关党总支规定每周二下班后为党员活动日,简称“党日”。党员以小组为单位,学习党内文件,总结部署工作,召开民主生活会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党日”雷打不动,即使临时有事被占用,事后也要补上。开会时互相不许叫职称,不论职位高低一律要以同志相称。

1961年夏,机关党小组同志合影,朱俊峰在后排左一(朱俊峰提供)

图1:1961年夏,机关党小组同志合影,朱俊峰在后排左一(朱俊峰提供)

我所在的党小组有厅长赵之修、办公室主任赵翰文、副主任徐绍荣、秘书科科长孙宏昌、副科长韩树文,以及秘书、通讯员、打字员和司机等人。还有农场场长姜忠山。当时国家经济困难,国家提倡企业自办农场,种粮种菜,养猪、养兔、养鸡等家禽,自给自足提高生活水准,建设厅农场场长编制落在了建设厅机关,党员在机关党小组过“党日”。
1961年12月19日是星期二,下班后党小组利用“党日”召开民主生活会,会议由党小组长韩树文主持,他开门见山地说:“今天会议内容是批评与自我批评,谁先发言?”过了5分钟没人发言,他点名让农场场长姜忠山先说。姜忠山清了清嗓子说:“我给徐绍荣同志提点意见。农场职工反映说‘徐主任进屯,鸡兔没魂’,绍荣同志每次去农场检查,都要吃小鸡炖兔子,吃完就走,群众反映很不好!”徐绍荣听后脸红了,他点燃了一支烟,狠狠吸了一口说:“确有此事,总共不下八九次吧,嘴馋今后一定改正,还要把吃过的鸡、兔钱补交上,补交多少你们定个数目,但太多我也拿不起。”
接着,通讯员滕庆玉发言:“我给之修(赵厅长)同志提一个小小的意见,大家背后说你家难伺候,一个月换了三个女保姆……”。闻听此言大家面面相觑,换保姆属于“家私”,这意见提得的确实有点过分。于是,大家一齐把目光投向厅长赵之修。

赵厅长省思索了一会儿说:“这事说说也好,先说第一个。年初我去北京开会,从粮店迁出30斤全国粮票,第二天少了10斤,家里没别人,我妻子再三追问保姆,她承认因家里缺粮食,偷偷拿了10斤。于是,我们把她辞退了,临走给她16斤地方粮票,她在我家干了20天,我给了她整月的工资。第二个保姆有文化,她见我卧室桌上有《参考消息》,经常悄悄拿去看,这违反了保密制度,不得不把她辞退。第三个保姆家在农村,人在我家做家务,心里惦记家里的鸡、鸭、鹅、狗,晚上睡不着觉,自己提出不干了!”赵厅长解释得合情合理,大家频频点头。

2019年第11期《退休生活》(综合版)封面和内页

图2、2019年第11期《退休生活》(综合版)封面和内页

打字员刘云彩心直口快,冲着正在吸烟的孙宏昌科长说:“我给你提意见,冬天门窗关得严,你一支接一支吸烟,满屋都是烟味,呛得来办事的人直捂鼻子……”孙宏昌听后,立即掐灭了手里的烟,连声说道:“是啊!是啊!我接受意见,今后我一定少吸烟,犯烟瘾就到厕所去吸一支。”

最后发言的是赵厅长,他瞅瞅我说:“我给小朱同志提个意见,上次咱们去通河检查,你从那里带回了什么?这事可不太好,你认识到了吗?”经他提醒我恍然大悟。

前不久,我跟随赵厅长陪同陈雷省长到通河县双阳林业机械厂检查战备工作,看见工地红松木板极好,一个“疖子”都没有,赵厅长司机对厂方人员说:“松木板可做小爬犁,既结实又轻巧!”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下午我们坐汽车返回哈尔滨走到半道时,发现汽车后备箱车里多了几个松木小爬犁,为了减少摩擦力,还在下面木棱上安了两根钢筋。赵厅长下车时,司机递给他一个。赵厅长说“我不要!这是战备物资!”说罢头也未回就上楼了。我们感到问题严重了,但“木已成舟”没办法,工程处魏云处长、司机和我各拿一个。

赵厅长接着说:“咱们下工地检查工作,一言一行被群众看在眼里,干部往家拿块板,工人就能往家扛扇门。那天陈雷省长在大食堂和工人们一样吃高粱米饭,喝酸菜汤,省领导的作风让工人佩服!咱们在工地做爬犁不是小事,如果工人都要做,一个工地上千号人,红松木材还不得用光了啊!”赵厅长的“意见”太严厉了,我心里十分难过,眼泪夺眶而出……

赵厅长接着说:“小朱啊,你还年青,要注意防微杜渐!小了不补,大了二尺五!”我站起擦擦眼泪说:“赵厅长,不,文修同志的发言我完全接受,有过必须改!”回家后我想起我家的《家训》“他人之物,不可妄取;无理之事,不可妄为”,万分惭愧。于是,我将爬犁面用墨汁涂黑,变成了一块小黑板,又用白油画颜料在写上面写下“防微杜渐”挂在院内,以此告诫自己。时隔多年回想起来仍感到内疚。

我留恋当年“党日”,留恋党内民主生活会氛围,大家心情坦荡,有话说在明处,一切为了党的事业……

朱俊峰

编审、高级记者,原中国展览馆协会副秘书长兼《中国展览》杂志总编辑,哈尔滨著名文史资料收藏家,黑龙江收藏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

相关推荐

我的俄罗斯情结

图1、1992年9月,我在莫斯科红场留影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次日,前苏联第一个承认我国政府,并与 …

驶向记忆深处的“绿皮车”

“绿皮车”,昔日旅客列车的俗称,草原绿色的车厢被喷云吐雾的蒸汽机车牵引着,寒来暑往,昼夜奔驰在广袤的原野上。每每想起来,我耳边总会响起美妙的前苏联爱情歌曲《山楂树》的旋律

抢修柳河桥

刚刚光复的东北大地,到处是战争创伤,铁路被破坏的百孔千疮。用一句东北的老话来形容当时的铁路状况,即“老牛破车疙瘩套,力巴赶车翻浆道”。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58年前的党内民主生活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