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俄罗斯情结

1992年9月,我在莫斯科红场留影

图1、1992年9月,我在莫斯科红场留影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次日,前苏联第一个承认我国政府,并与我国建立外交关系。10月5日,中苏友好协会总会在北京成立。随之,全国各省、市相继成立中苏友好协会。当时,我在双城县兆麟中学读初书,16岁。学校成立了中苏友好协会机构,同学们踊跃报名参加。

10月21日,学校张榜公布首批中苏友协会员,贴在黑板报上的红纸榜上有我的名字。我在入会大会上,得到一本会员证、一枚有毛泽东和斯大林头像的红旗证章。这两样珍贵的纪念品我保留至今。我订了一份《中苏友好》半月刊报,同学争相传阅。它是由哈尔滨中苏友好协会编印的,报头是红色的,2个版面呈蓝色,内容丰富,图文并茂,我一直保留至今。

70年前的“中苏友好协会会员证”

图2、70年前的“中苏友好协会会员证”

会员每半个月活动一次,学唱前苏联歌曲、开展读书活动和看前苏联影片,同学们都盼望这一天。我们学会唱《共青团员之歌》《红梅花开》等歌曲;阅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卓娅和舒拉的故事》等书籍;观看了《列宁在十月》《乡村女教师》等影片。读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卓娅和舒拉的故事》,我的革命意志坚强了起来;看过电影《乡村女教师》,我立志做一名乡村男教师。特别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我读了一遍又一遍,保尔的名言“当你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愧疚”成为我人生的座右铭。

当时青年人都向往前苏联,我报考了东北师范大学俄罗斯语言系,并且如愿以偿。教俄语女教师叫维拉,她长得很漂亮,喜欢穿布拉吉(连衣裙)、长筒小皮靴,女同学都学她穿着,打扮得很漂亮。维拉老师既严格又耐心,课堂对话一律用俄语;班里有6名辽宁同学,说话口音“十、四”不分,维拉老师天天纠正他们发音,直到发音准确为止。她还提倡收听电台俄语广播,我们通过收听提高表达能力。维拉老师任教四年,我们受益匪浅。

会员红旗证章和列宁头像胸章

图3、会员红旗证章和列宁头像胸章

1954年我大学毕业被分配到省建设厅工作,办公地点离秋林公司很近,秋林公司有一些苏联籍女售货员,头扎白方巾浓妆艳抹,汉语说得很流利。我每周去秋林公司一次,借购物之际与苏联籍女售货员说俄语,她们性格开朗,说话风趣,每逢见到我总会说,又是给哪位女孩买礼品?见我面红耳赤她们大笑不止。我们用俄语交流时,顾客纷纷驻足热闹。

参加工作后,我继续保留听《莫斯科之音》广播习惯,记得中央电台女播音员叫费季平,她汉语说得十分流利、语调亲切,听她播音是一种享受。1957年10月,中央电台举办“纪念十月革命胜利40周年征文”活动,我报名参加把写好的稿件寄往莫斯科。一个半月后,我收获奖通知和奖品。记得那天下大雪,我因过度兴奋竟在雪地里打了一个滚。奖品有两样:一枚列宁头像的胸章、一张“莫斯科—北京”宣传画。我十分珍惜这份奖品,一直保留至今。

获奖的“莫斯科—北京”宣传画

图4、获奖的“莫斯科—北京”宣传画

1968年我被调到黑龙江省展览馆工作。1992年9月筹备第四届“哈洽会”期间,我以省展“哈洽会”筹委会主任身份,带领4人前往俄罗斯考察,踏上了梦寐以求的俄罗斯这片热土。

我们从黑河坐船跨过黑龙江,来到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市。这座城市人口不多,市容整洁绿化好。车辆虽少,但行人自觉遵守交通规则,即便是深夜行人过道,也静静地站在街口等绿灯亮起。一个星期天的中午,我们看到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列宇塑像下,一对身着礼服新婚青年手挽手下车,把手中洁白的鲜花放在列宁像前,深深鞠躬后离去。俄罗斯新婚青年到列宁塑像或烈士墓献花,已经成为新婚青年崇尚的一种仪式。当时我深受感动,想起列宁那句名言:“忘记了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观众在展厅参观

图5、观众在展厅参观

我们又飞到了克拉斯诺雅尔斯克市,叶尼塞河从市中心穿过,城市风景如画。我们一行在市中心广场拍照时,一位素不相识的中年俄罗斯女子走过来,她挎住我的胳膊要与我合影,还笑着说 “快拿回家给太太看,看她怎么想?哈哈!”俄罗斯女子大方我早有耳闻,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在莫斯科期间,我们去了红场、参观了克里姆林宫,还特意乘坐了一次莫斯科地铁列车。红场的鸽子不怕人,我们坐在椅子上休息时,鸽子在我们脚下觅食吃。

俄罗斯尊重妇女,这是我亲眼所见。一次展销会上,主席台上三位男士都站着,一位女士却坐在那里。在商店门前和公共车上,有“女士先行”提示。另外,俄罗斯就餐特别文明,餐厅近百人就餐,几乎听不到说话声音,连勺、刀、叉碰到陶瓷、玻璃器皿的声音也没有。

我们在俄罗斯、乌克兰等地参观、考察了一个月,开阔了眼界,为日后成功举办“洽谈会”积累了经验。

我收藏了许多俄罗斯照片、书刊和工艺品等,但随着藏品增多,产生举办家庭展览的想法。2009年,为纪念中俄友好60周年,我腾出80平米的住房,举办了第一次《中俄情》主题展览,受到参观者称赞!今年中俄友好70周年来临之际,我又举办了《中俄情一览》精品展览。我愿做一名中俄友谊的使者,架起俄友谊的桥梁。

 

本文获《哈尔滨日报》“中俄建交70周年征文奖”

《中国展览》杂志退休总编:朱俊峰

2019年11月26日

朱俊峰

编审、高级记者,原中国展览馆协会副秘书长兼《中国展览》杂志总编辑,哈尔滨著名文史资料收藏家,黑龙江收藏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

相关推荐

驶向记忆深处的“绿皮车”

“绿皮车”,昔日旅客列车的俗称,草原绿色的车厢被喷云吐雾的蒸汽机车牵引着,寒来暑往,昼夜奔驰在广袤的原野上。每每想起来,我耳边总会响起美妙的前苏联爱情歌曲《山楂树》的旋律

五十年代的孩子

讲述自己的故事 保留一段历史的记忆 ——献给建国七十周年 “我们新中国的儿童,我们新少年的先锋。团结起来,继承着 …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我的俄罗斯情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