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号机上挂油灯的年代

今年77岁的常玉信是哈尔滨铁路局原肇东车务段退休职工。1958年9月25日,他从安达铁路技校毕业被分到庙台子站,当上了学徒工,跟师傅邢旭忠学习扳道。

他说:“当年不仅学习扳道,还得学会点油灯,那年月的信号灯夜间是靠油灯照亮的。开始,师傅教我点油灯。我心想,划根火柴不就点着了吗,还学啥呀?师傅看出了我的心思,耐心地给我讲怎样上灯捻,怎样剪灯芯,怎样不使灯芯出现灯花以免熏黑灯罩,怎样塞好灯门缝隙以免风大时将灯吹灭。我一听傻眼了,点油灯还有这么多学问。师傅说,一定要保证信号显示一夜,无论是刮风还是下雨灯都不能灭。如果灯灭了,司机看不到信号,造成列车停车,就是事故。我这才知道点好灯如此重要,我不断地点头,并把师傅的话记在心里。”

到了挂灯时分,常玉信随师傅拎着点好的几盏信号灯和道岔灯,快步向信号机奔去,最远的预告信号距离车站运转室2000多米。师傅说,挂灯要利用列车间隔时间,在经过车站值班员允许后,上梯子时要右手抓住梯子,左手提灯。按师傅教的动作要领,他准时把灯挂好,第二天天亮时又把所挂的灯取回来,把灯罩擦干净,把油加满。

臂板式信号机

经过3个多月的学习、历练,常玉信真正掌握了点灯的要领。这中间虽出现过大风吹灭灯、灯花熏黑灯罩等险情,但好在都抢救及时,没有造成事故。他说:“师傅扳道8年,从来没有出现事故,他带徒要求严格,我很敬佩他。每当我想起当扳道员的岁月,都觉得是一段美好而难忘的回忆。”

1960年1月,常玉信在扁灯头的基础上,发明了圆灯头,圆灯头不仅省油、抗风,而且提高了灯的亮度。当时,他受到安达车务段领导的表彰和奖励,他的发明被全段采用。回想当时的情景,常玉信还是很激动:“每当夜班的时候,我看到那一盏盏耀眼的信号灯,听到司机瞭望正确显示的信号、高声喊出‘信号好嘞’,然后列车一声汽笛长鸣、喷烟吐雾通过时,心情相当畅快。”

老式扳道器

如今,当年的这个小站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常玉信上班时的老站舍已被拆除了。信号由点油灯逐步发展为蓄电池、半自动、自动闭塞信号,值班员坐在屋里一按电钮就可以操作了,铁道线路由单线发展为双线,列车时速也一再提高。他这个当年引以为豪的扳道员也成了历史,挂油灯扳道岔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了。现在的道岔是在室内按动电钮多组选路一次实现的。如今,滨洲线还开通了电气化,这是他当年想都不敢想的事。

收藏在哈尔滨铁路局博物馆内的老式信号灯

“一晃我已退休16个年头了,越是回望越感觉过去落后,越看今天越感觉先进发达。铁路由蒸汽机车到内燃机车,又发展到电气化,这一切我都亲见、亲历,亲身感受到铁路的飞速发展,我是幸运的一代铁路人。”常玉信说。

王树元

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曾在《人民铁道报》、《黑龙江日报》、《哈尔滨铁道报》 、《哈尔滨党史》等刊物发表多篇文章。联系方式:307174705@qq.com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

拉滨线建设史话

文图/郑琦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为了加速向哈尔滨渗透,并牵制苏联控制的中东铁路,拉滨线铁路于1932年由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