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秘哈尔滨(047)红军街77号原华俄道胜银行哈尔滨分行 老建筑背后的故事

在中国近代史上,在谈到外国银行进入中国时总是会提到华俄道胜银行。然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华俄道胜银行是近代中国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由清政府官方与外资合办的银行。其分支行曾遍及远东各地,号称“世界第九大银行”。而南岗区红军街77号的那栋二层建筑就是华俄道胜银行哈尔滨分行的旧址。

1895年底,俄法两国共同出资管理成立道胜银行,总行设于圣彼得堡。注册资本600万卢布,其中大约2/3由法国募集,其余由沙俄募集,但支配权掌握在俄国手中。次年,沙俄政府游说清政府参股该银行,以便在同其它银行竞争中取得优势。清朝也想借此打破外资垄断铁路的建设,于是同意此要求,出资500万两白银合756万卢布,联合组成华俄道胜银行。清庭虽然出资最多,但银行的实际掌控者仍然是沙俄政府。根据《华俄道胜银行条例》规定,银行有权代收中国各种税收;有权经营与地方及国库有关的业务;可以铸造中国政府许可的货币;代还中国政府所募公债利息;敷设中国境内铁道和电线等项工程。这些实际上严重侵犯了中国国家银行主权的条款使华俄道胜银行成为沙俄政府对华经济侵略的唯一代理人。因为在实际运作过程中,和中东铁路一样,清朝是完全没有银行决策和管理权的,所以连股本和利息最后也是血本无归。1896年《中俄合办东省铁路公司合同》的第一条就是:“华俄道胜银行建造,经理此铁路,另立一公司,名曰:中国东省铁路公司。”该行即成中东铁路的主要投资者。同年在上海成立了第一家分行。

上海外滩15号 华俄道胜银行大楼,现上海外汇交易中心

1898年6月,作为中东铁路重要节点的哈尔滨拉开了城建序幕。7月华俄道胜银行哈尔滨分行就在哈尔滨成立了。和最早的俄国铁路施工管理人员的落脚点一样,华俄道胜银行选址在今香坊区安埠街一带。这是哈尔滨也是中国东北出现的最早的一家外国银行,行长是卡普列里。很快,俄国人将城市中心北移到了秦家岗(现南岗区),1902年华俄道胜银行也在秦家岗兴建了新银行楼。地址就选在了连接新的秦家岗火车站(哈尔滨站)和尼古拉大教堂的站前街,就是现今红军街77号。

香坊设立的第一个华俄道胜银行,以上图片来自渡桥先生新浪博客

华俄道胜银行在上海、汉口、天津、北京、大连、青岛、香港、乌鲁木齐等城市一共开设了20多处分行。遍及中国北部,并深入了中国内地,其范围之广,进展之速,在外国驻华银行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华俄道胜银行在哈埠金融界曾举足轻重,仅凭信誉,就从商家攫取了大量资金用于放贷与周转,红军街77号成了沙俄在哈尔滨经营中东铁路的大钱囊。据《黑龙江志稿》记载,1903年中东铁路全线通车后,华俄道胜银行发行了数以亿计的”羌帖”(沙俄在中国东北地区发行的俄国纸卢布)“遂通行于路线所经之地,操纵财政,市间不见官帖”。中东铁路的收支,工资的发放,甚至市民的日常交易,一律使用羌帖,迫使中国的银行、官帖不能正常使用。

华俄道胜银行天津分行,现解放北路与大同道交口票据交换所

然而繁华如此短暂。一战爆发后,沙俄财力不济,羌贴大幅贬值。沙俄怂恿民间大量买存羌贴。老百姓还想着,战争结束后,羌贴必然能恢复原价。结果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爆发,华俄道胜银行无力兑现,昔日横行于市的羌帖几成废纸,买卖羌贴的人血本无归,这就是当时所称的“受羌(枪)伤”,羌贴成了墙贴,真的几乎可以拿来糊墙了。

1895年天津改哈尔滨华俄道胜银行纸币伍百圆

作家萧红在《一九二九底愚昧》中就描述了十月革命后羌帖大幅贬值的风潮。“那还是在我小的时候,“买羌贴”,“买羌贴”,“羌贴”是旧俄的纸币(纸卢布)。邻居们买它,亲戚们也买它,而我的母亲好象买得最多。…并且她和父亲吵架。父亲骂她“受穷等不到天亮”,母亲骂他“愚顽不灵”。因为买“羌贴”这件事情父亲始终是不成的。父亲说:“皇党和穷党是俄国的事情,谁胜谁败我们怎能够知道!”…有一夜…我以为我是听到哭声,赶快爬起来去看,并没有谁在哭,…母亲逃跑似的跑到内房来,她就把脸伏在我的小枕头上,我的小枕头就被母亲占据了一夜。第二天他们都说“穷党”上台了。”

羌贴的崩溃致使市间交易筹码异常短缺。日本资本趁机迅速向哈尔滨扩张,由日资朝鲜银行发行的金票和横滨正金银行发行的钞票,取代了羌帖。通过大量放款,倾销日货,扶植在哈的日本经济势力,打击中国工商业。而此时,饱受羌帖贬值之害的哈尔滨商民,对外币深恶痛绝。因“俄币跌价,生活维艰”导致中东铁路工人罢工的浪潮此起彼伏。市民要求政府收回货币发行权,币制改革的呼声日益高涨。彼时掌权的张作霖政府也恐外币不根除,长此为患。于是,于1919年决定由驻哈的中国、交通两银行分别发行国币券,就是俗称的“哈大洋券”。哈大洋上市流通后,信誉好,币值坚挺,深受哈埠民众欢迎。(拓展阅读:本段涉及的四大银行在《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系列都有专题,横滨正金银行现省美术馆《寻秘》系列第17篇朝鲜银行现地段小学《寻秘》系列第18篇中国银行现道外新华书店《寻秘》系列第29篇交通银行现道外北四道街农行《寻秘》系列第30篇。)

华俄道胜银行在俄国境内的资产全部被苏联政府收归国有,于是董事会将总行迁到了巴黎,在法国政府进行了注册,并继续在中国经营。1926年巴黎总行因外汇投机失败而清理,在华各地分行于1926年9月的两天之内皆宣告停止营业。捱到1929年9月,哈尔滨分行也终于宣告停业了。叱咤中国北方经济金融市场的华俄道胜银行最后惨淡收场。

在华俄道胜银行哈尔滨分行苦苦支撑的最后两年,1927年冬到1929年春,有一所学校曾短暂的入驻这栋建筑。这就是著名防疫专家伍连德创办的哈尔滨医学专门学校,既现在的哈尔滨医科大学前身。在此期间爆发的“一一·九”运动中,医专全体学生都投入其中。为反对日本修筑五路,哈尔滨各大、中学的学生示威游行并被军警打伤。红军街77号也成为了学生运动的重要中心之一。

日伪时期,华俄道胜银行旧址成为东省特别区图书馆分馆和伪滨江省公署,后来又成为日本宪兵的办公场所。1945年,前苏联红军收复了使用权。解放后,黑龙江省工商联,政协黑龙江省委员会等都先后在此办公。现为黑龙江省政府参事室文史研究馆。

红军街77号做为哈尔滨市的一类保护建筑,有着显著的法国文艺复兴建筑的特点。这栋建筑的平面结构丰富有趣,以方形穹顶为中心,入口位于两侧,地下还有一层。与其他银行建筑不同的是,这里缺少常见的对外营业的大空间。这是因为这里的业务主要是为中东铁路建设筹措资金,多为规模不大的小办公室,满足行政办公的需要。墙体上的横向装饰线条异常醒目。方底穹顶是法国文艺复兴建筑中常见的形态,也是俄罗斯在远东地区建筑常用的形式。墙体的转角处均采用了方形双壁柱仿科林斯式柱头的形式,经过装饰的老虎窗与檐口相连,非常别致。

每每从红军街上经过,我的目光总是被这栋和谐、端庄、充满了力量的建筑吸引。几年前它曾破败萧条,似乎这一个多世纪的风雨已让它疲惫不堪。而今经过大修,它又重新焕发出光彩。如果你从它门前走过,不妨站下,且听风吟,听它诉说着这百年来的兴衰巨变。

公交路线:

7路;13路;14路;14路空调;16路;21路;28路;32路;47路;64路;74路;94路;101路;103路;107路;108路;111路;120路;133路;383路;滨郊17路;夜1路;98路;109路到火车站站下车,步行300米

高虹

哈尔滨天翼数字艺术有限公司艺术总监;拥有自媒体平台:《寻秘哈尔滨》公众号,致力于寻找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让更多的人了解保护这些珍贵的历史遗产。联系方式:50296531@qq.com。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哈尔滨时报社秘闻

哈尔滨时报曾是日本人在哈尔滨市创办的—份发行量最大的俄文报纸;是克里姆林宫每天给斯大林送阅的两家哈埠俄文报纸之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寻秘哈尔滨(047)红军街77号原华俄道胜银行哈尔滨分行 老建筑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