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师徒,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文/郑树国

1-webp

全家合影右二站者为郑兴文,右侧坐者为郑兴文的父亲郑明泉,方桌前的小孩为郑义林,此照片摄于1909年

2-webp

1933年郑兴文72岁寿辰其六大弟子赠送“恩重如山”岫岩玉摆件

3-webp

郑学章在厨房指导郑树国

饮其流者怀其源,学其成时念其师。

我的老师,就是父亲。父亲的老师是爷爷,爷爷的老师是太爷。我们家就是这样,一辈辈的学下来,传下来。从我太爷1885年在北京开设饭庄至今,一百多年就这样过去了。

对于我来说,教师节也是父亲节,是一个令我思念与感怀并重的节日。

在许多人眼里,有手艺的继承者,是件幸运的事儿,而个中滋味又有几人明了?

我成长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面对形形色色的选择和诱惑,我却永远拎着一只锅。

15岁,当父亲把我赶进厨房的时候,我还没有抗争的能力,而从那之后,背负了家族传承的史命,我更失去了逃脱的勇气。

少时,我曾认为父亲是个蛮横的老人,心里诸多的委屈了愤怨,如今,回望一路的脚印,都是父亲在引领着我,他又如航灯般,照耀着我前进的方向。

慈母严父,而我的父亲,还负责了严师的工作,他虽然对我极少发脾气,但是他对我的要求的严格而绝断,说话的态度总是一种毋庸置疑的口气,以至于许多年里,面对父亲,我有着耗子见猫一般的感觉。

这并不意味着他不爱我。

当我获得特级厨师名誉的时候,他会和我开玩笑说:咱家有大师了。

别人夸我是大师,我心里会有点儿小自豪,爸爸说我的时候,我会严重心虚,在父亲老师的面前,我深知距离他的标准,我还差得很远。

教师节,想起父亲,心情百味……

好的老师,是引航的灯,又是宽阔的海,似春雨般細润,又如惊雷般凌厉。

每一个人生,都是从好奇宝宝开始,在父母和老师的心血和培养之下长大成人。

值教师节之际,谢师恩,回馈社会,四代传承,与哈尔滨共生百年的老厨家恭迎老师们的到来,并郑重的说一声:老师,您辛苦了。

老厨家餐厅

哈尔滨首家博物馆式饮食文化体验餐厅 东北名菜锅包肉创始店 百年老字号 友谊路店:道里区友谊路318号 电话:85930188、85930199 中央大街店:西七道街巴拉斯美食城3楼 电话:87322225、87322226

相关推荐

铁路边打黄鼠狼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在哈尔滨市江北铁路一个小站上工作。经常住宿单位,单位后侧是一个叫张家吉的屯子。屯中有一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父子师徒,念念不忘,必有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