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烽在呼海铁路党支部始末

罗烽,著名作家1909年12.月,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1922年,随父母迁居齐齐哈尔。1923年考入黑龙江省第一中学,毕业后因经济所限,于1928年初报考呼海铁路局传习所。

呼海铁路局传习所在松花江北岸,松浦小镇上。1929年3月,一年的文化课结束了,开始了为期半年的实习。罗烽被派到呼兰车站实习,3个月后调回总局车务段做练习员。这时罗烽的父亲因病退职,携全家来到呼海铁路,租住在马船口车站。罗烽在传习所的同学胡启在马船口当站务员,二人居住较近,工作接触频繁,相互了解。夏季的一天,在胡启家里由满洲省委姚茂才代表组织举行了入党仪式,同时入党的还有徐乃键,介绍人是胡启。姚茂才当场宣布成立呼海铁路党支部,胡启任书记,罗烽任宣传委员,徐乃键任组织委员。支部直属哈尔滨市委领导,1930年改属北满特委,直接领导人是北满特委冯仲云。

坐落在松北区呼海铁路局旧址

坐落在松北区呼海铁路局旧址

呼海铁路党支部成立之后,第一个任务是吸收新党员,利用各种方式联系群众,扩大党的组织。罗烽还负责铁路局工会工作,利用工作之便组织足球队和田径队。通过体育活动团结进步力量,掩护党的工作,扩大共产党的影响。

半年之后,呼海铁路党支部吸收了18个新党员,扩建成3个分支,两个在工厂、一个在机关职员方面。1930年2月,胡启调任车队长,罗烽接任党支部书记。呼海铁路为北满铁路重要一环,加上工作开展顺利便将支部扩大为“特支”。

1934年4月下旬,徐乃键突然失踪,消息传遍呼海铁路局。6月18日,罗烽到松浦车务段上班。刚走进办公室,日本领事馆便衣警特随即跟踪进入,声称他因反满抗日立即拘捕。刚刚晋升车务段分段长的罗烽交代完公事,便被戴上手铐,在向松浦车站走时,罗峰故意把手铐露在外面,暗示车站的党内同志。在等火车时,敌人把罗烽带到警务段,突然对他说;“徐乃键已经把你供出来了,赶快招认,免得到了领事馆受苦。”敌人这一审问反倒让罗烽心里有了底,下一步如何对付敌人有了准备。

罗烽和白朗在哈尔滨

罗烽和白朗在哈尔滨

19日上午,他被提去过第一堂,敌人没有得到什么。5天以后,再次提审,敌人露出了狰狞的面目,把他绑在老虎凳上灌凉水,整整灌了两壶,灌得罗烽的头和肺几乎炸裂了,但脑子是清醒的,他只承认和徐乃键是同学,敌人没有得到呼海铁路党支部的任何情况。罗烽熬过了这次审讯,但因灌水过多,10几天不能起床。

罗烽被捕以后,党组织积极联络铁路工人纷纷捐款,同时妻子白朗也疏通关系,于1935年4月中旬,通过“联环保”的方式出狱。罗烽出狱后的行动仍受到特务们的监视,但他却没有放弃寻找党组织,同时用文艺这一武器和敌人进行不懈的斗争。
7月8日,白朗接到伪警察厅的电话,让罗烽第二天到刑事科谈话。这一夜全家人十分紧张,围绕着去与不去进行商量、分析。最后决定,只有去才是最好的办法。

第二天9点,罗烽准时来到伪警厅刑事科。日本警佐小林把他带到密室问话,小林用尽了手段,逼迫罗烽承认参加过共产党。罗烽一口咬定从来没参加过,谈话陷入僵局,一直持续到下午。

晚年的罗烽和白朗

晚年的罗烽和白朗

小林终于急了,暴跳如雷,对罗峰实施野蛮殴打,罗烽坚贞不屈。小林失望了,让翻译把罗烽送到留置场。翻译出去后很快就回来了说;留置场快下班了,不收押了。小林准备把罗烽送到南岗警察署拘留所寄押。一位警佐出来说情:让他回去吧,他有保人,跑不了。

罗烽走出警察厅,看见父亲在门前焦急地等候。路上他告诉父亲这次问题的严重性,要不惜牺牲一切代价,趁敌人不备, 在今晚上离开哈尔滨去沈阳。此时家里早已准备好,因白朗以接到母亲打来的电报为由,向《国际协报》社请了假。天黑后,罗烽和白朗经过装扮悄然来到香坊站乘火车离开哈尔滨。

罗烽和白朗到沈阳后,匆匆和母亲、弟弟见了一面,乘日本“大连丸”号秘密去了上海,而后参加了“左联’。

王树元

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曾在《人民铁道报》、《黑龙江日报》、《哈尔滨铁道报》 、《哈尔滨党史》等刊物发表多篇文章。联系方式:307174705@qq.com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罗烽在呼海铁路党支部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