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役”百年的横道河子水塔

张广才岭东南坡,群山翠柏环绕着一座具有浓郁欧陆风情的百年老镇:即中东铁路(今滨绥铁路)交通枢纽的海林市横道河子镇。横道河子镇名的来历,据说是和镇内一条横穿南北道路的河流有关,故名“横道河子”。

十九世纪末,清朝在甲午中日战争失败后,为了抵御日本继续侵略中国东北的野心;同时沙俄为了实施“黄色俄罗斯”计划,必须阻止日本在中国东北势力范围的扩大。1896年6月3日,李鸿章与沙俄签订了《御敌相互援助条约》(又称《中俄密约》),允许俄罗斯建一条穿越中国黑龙江、吉林两省,通往海参崴的铁路。条约规定无论战时或平时,俄国均有权使用该铁路运送伤员、粮食和军械。沙俄取得在中国过境筑路的特权。

勘察修路期间,俄国技术人员发现横道河子西北的高岭子,是张广才岭险峻的雄关,此段线路铁路建筑局决定修螺旋展线路翻越高岭子。随后大批的俄国工程技术人员以及修路工人云集于此地。为了满足横道河子镇人们的生活和生产需要,俄人陆续修建了大批建筑,形成“中东铁路附属地”。

1903年中东铁路开通后,横道河子一直沙俄是重要军政机关所在地,鼎盛时期驻有中东铁路护路军三分之一的兵力,从遗留的营房看,当年这里的兵营异常庞大。一些中外商人见在横道河子办实业有利可图,纷纷在此开设工厂和商行。密林中的小镇,商贾云集,高楼林立,迅速成为一座繁华集镇,素有“花园城镇”之称。

火车驶出横道河子向北,必须翻越高岭子和虎峰岭险要路段,蒸汽机时代要加挂机车,增加动力爬坡。因此,中东铁路通车后,在横道河子修建了一座大型机车库。由15个并列库房呈扇形缠连组成的大型机库,每个机库都有铁轨,向前与不远处的一个圆形大转盘交汇;库房均有拱门圆顶,砖墙坚厚,铁瓦盖项;从正面看,15个圆顶相连,似海浪翻滚。

站立在群峰环绕的老机库面前,身后是日益衰落的古镇。由于铁路电气化后,又在北面开道线上,开挖了新隧道。高岭子线于1993年废弃了,横道河子也渐渐失去了重要性。昔日的“花园城镇”到处是废弃的建筑,满目苍桑。幸好一部分有识之士的建议下,政府正在修复保护铁路北面的历史建筑,想利用这份历史遗产,开发近代工业与俄罗斯风情旅游事业。不过这项计划提出多年,工程始终未完工,资金不足也许是个大问题。绥满高速从老机库身旁擦肩而过,望着一辆辆的汽车,匆匆驶过,历史似乎遗忘了工业文明的象征,轰鸣的蒸汽机时代。那些奔驶在林海雪原的机车,早已不见踪影。

民国八年五月二十二日(公元1919年),哈尔滨吉林铁路交涉局总办傅强给东省铁路公司督办郭宗熙的报告称:“分局得此消息后,驰趋工厂一再开导,盖深知横站工厂为各站所注目者,恐牵动路线全局。”1919年5月,“今值开支之时,而铁路公司强迫发给西比利亚纸币,该纸币市面概不受,若兑换他种纸币,则按对扣或按四六折扣,吃亏甚巨”。铁路沿线以及附近城镇,“值此俄帖毛荒之秋,柴米昂贵之时”,通货膨胀非常严重,铁路员工“何能甘服”,一场全路大罢工正在酝酿。文件还说“如哈埠罢工,则横站亦难救药矣”,“查东线铁路工人以横站位最多,倘有动作,各站易受影响”。而五月三十日,横道河铁路交涉分局俞骏为平息华俄工人罢工事呈:“如此横站司机、工厂华人之风潮,俄人即有派代表赴哈者,而他部分如电报、车务、工程、材料各处亦多均抱乐观者”。由此看见中东铁路时期横道河子镇,人口众多,分布有铁路各段处以及中东铁路第二大机车库,在铁路全线地位尤为重要。按说此镇应该有巨大的水塔或者地下水窖,才能满足此地的生产和生活需求。

我去过横道河子镇两次,上一次是和朋友们爬山,看老虎,没有注意到镇子里面有无水塔。2012年秋季,在徒步翻越冷山——高岭子——治山后。由于前一天受凉,胃肠感冒,我呕吐不止。在大家出去参观小镇浓郁的俄罗斯风情时,我独自留在旅馆休息。当我起来去水房打水的时候,发觉水房有个小小的阳台,我走进阳台,夕阳下横道河子镇,绚丽多姿。我尽情的呼吸森林的气息,久久凝望窗外,忽然远处一座山坡上,有十分醒目的用白色碎石堆成的十字架。我开始以为是教堂的图案,可横道河子镇的教堂距离此山坡尚有一段距离。

那么横道河子山坡上用石头堆砌的巨大十字架会是什么呢?难道是当年沙俄的墓地?遥望山坡上的石头堆,这样的想法立刻打消了。石头材料崭新,山体坡面刚刚修葺过,现代人不会为沙俄新修墓地。若是为苏联人修墓地,应该有红旗、麦穗和五星之类的图形,不会用十字架。

带着疑惑,我非常乏力地躺在床上。朦胧中,走廊一阵儿喧闹,同伴们回来。秋水率先跨进房门,大声嚷嚷道:“古镇太有俄罗斯情调了,我们逛了三个小时。”

“雪狼,我拍到了一座大十字架,可能是大墓地?”长弓揽月鹿急切地端着照相机对我说。

没等我起身观看。笑研兴奋地说:我们给你发现了大十字架,不知道是否和中东铁路有关系?”我立刻意识到,同伴们刚刚去了对面山坡,拍到了石头堆成的十字架。

原来他们在夕阳下,穿过绥满高速公路,爬过一段山坡,在半山腰看见用条石堆砌成十字架。我急忙询问山坡是否有水井盖之类标志或者是墓碑?其实我内心有点怀疑,这就是我寻找的横道河子水塔吗?

第二天,从佛手山穿越七里地回来,我稍作休息后,拖着疲倦的身体,去寻访那座十字架是否是水塔?不久,就来到了山脚下。泛黄的、火红的枫叶,布满山坡,秋风轻拂,飒飒作响。一般枫叶叶片多为三裂,而横道河子确零星地分布五裂枫叶,俗称“五角枫” 。金色的十月,山坡树木五彩缤纷,美不胜收。我无暇留恋美景,不知不觉来到石头十字架旁。当我耸立在山顶,一切问题迎刃而解了。石头十字架,用水泥砌嵌山包上,下面是石头砌成圆形基础,基础上用水泥杆与铁丝网圈围;十字架是登上最高端的一段道阶,顶端为水泥圆形井体,井口用铁板覆盖。采集山野菜的老乡告诉我,这是水塔,目前还在使用的横道河子水塔。

原来横道河子与其它张广才岭的火车站一样,在铁路附近的山体开挖水窖,把水储存在水窖内,利用山体的差高,给站区提供用水。横道河子和乌吉密水窖,水的来源确有不同:乌吉密水源来自山下地下水井;而横道河子水源来自横穿小镇道路南北的横河。

雪狼刀风

陈文龙,1967年出生,黑龙江省大庆市人。高级经济师、摄影师、户外旅行者。从事教育管理工作近三十年,研究主要方向为远东近代史、中俄关系史和中东铁路历史。黑龙江省级领军人才梯队-中俄关系史学科的骨干成员,黑龙江省俄罗斯东欧中亚学会会员、黑龙江省哈尔滨历史文化研究会会员、哈尔滨市地方志学会会员,一点资讯签约作者。近年来自费考察中东铁路,并在《中国文化遗产》、《中国国家地理》、《铁道知识》、《看历史》、《环球人文地理》、《中国地名》、《华夏地理》、《黑龙江史志》、《北国旅游》、《哈尔滨史志》、《黑龙江日报》、《吉林日报》、《大庆日报》、俄罗斯赤塔日报、俄罗斯效果报(周刊)等杂志报刊以及网易、新浪、搜狐、凤凰网和中国国家地理等国家主流网站,发表了大量有关中东铁路历史建筑现状调查的文字和图片。联系方式:jinsedao@126.com 13845995750

相关推荐

5 条评论

  1. 能告诉我这个“十字架”在哪么,好不好找,下周去横道,想直接看看!

  2. 能告诉我这个“十字架”在哪么,好不好找,下周去横道,想直接看看!

  3. 能告诉我这个“十字架”在哪么,好不好找,下周去横道,想直接看看!

  4. 不知道博主交换链接否,谢谢

  5. 刚找到的种子,里面有3000多个美妞的自拍视频,搜索了两年啊,我上传网盘了 http://www.ctdisk.com/file/17373485 你别乱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服役”百年的横道河子水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