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清末昂昂溪水塔的百年之谜

甲午战争惨败的清王朝,割地赔款,国家实力和威信大跌。西方列强乘机对清政府施加压力,疯狂攫取中国的铁路权益。他们或强行擅筑,或假借“合办”,或“借款”控制,中国路权被吞噬瓜分。随后,他们按照各自的需要,修建了一些规格和标准不一的铁路,这是旧中国铁路长期混乱和落后的根本原因。

西方列强强夺中国铁路权,修筑铁路不是为了帮助建设中国。铁路延伸之处,帝国主义的政治、经济、文化和意思形态随着铁路到处渗透.而且还强占村镇,开铺埠,掠夺沿线的农副产品、森林、矿山和其他资源。他们修筑的铁路为掠夺中国丰富的资源提供便利,也给铁路区域内的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当时就有人疾呼:“最先起者,俄之东清铁路,而其祸之发特别早,今之东三省人民,蹂躏糜烂于硝烟弹雨之中,室庐被其震焚,身首膏于原野者,……。”

清朝末年,中国民族工商业萌生,民间对收回路权、自办铁路的热潮日益高涨.

1903年9月,清政府设立商部,兼管铁路,颁布《铁路简明章程》规定“无论华、洋官商”,均可“禀请开办铁路”。清政府1904年1月颁布《商律》,在“公司律”一款中规定,凡申请商办铁路,必须要按实业公司的组织形式,办理登记手续,实行商业性的开发和经营铁路。

齐昂轻便铁路便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产生的。

1903年,中东铁路通车时,铁路当局在黑龙江将军所在地,齐齐哈尔西南29公里以外的昂昂溪设站,火车站命名为“齐齐哈尔站”。昂昂溪区名源于驻地名称。清初形成聚落,达斡尔语,意为“狩猎场”。由于它是中东铁路西部线中间的一个重要火车站,工商业、运输业迅速发展,形成了较为繁荣的小城镇。

齐齐哈尔站(昂昂溪站)距离黑龙江将军衙门齐齐哈尔城仅50余华里,却无铁路相通。为联接中东铁路,以谋交通之便利,根据“五司八旗会议”关于修建齐昂铁路的请求,黑龙江省巡抚程德全1906年奏请清政府,准予修筑。筑路工程于1908年1月开工,按合同订期应于1908年7月竣工,由于德商泰来洋行工作迟误,未能按期交工。嫩江流域8月份涨水,线路被水冲毁进行修复,直到1909年9月26日正式通车。

昂昂溪

对齐昂铁路昂昂溪水塔有一个流传甚广的说法。2009年3月12日《鹤城晚报》的一篇文章说:“当时的黑龙江将军程德全看到铁路的交通便利后,决定自筹资金自己也修筑一条铁路与东清铁路衔接。”“为了给行驶的火车补水,所以又修建了两座铁路水塔,其中的一座就是昂昂溪铁路水塔。但让人没想到的是,当初修建时没说什么的俄国人,在水塔建成后却以“铁路附属地”内清政府无权干预为理由,拒绝中国人使用水塔。因此,昂昂溪清末铁路水塔自建成后一天也没有被使用过。”

昂昂溪清末水塔真的是因为当年沙俄中东铁路当局阻止未曾使用?

百年来一直遗弃在荒野里吗?

我实地从昂昂溪铁路北徒步勘察过,穿过昂昂溪的中东铁路是西北——东南走向。当地人习惯把火车站所在地周边区域称呼为“铁路北”,这里过去是沙俄的老站区,近年来已经残破衰败了。而昂昂溪区政府在市政设施较好,商家云集,经济发达的铁道南办公。当然本地人说的道北和道南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地理方位,仅仅是个大致方向而已。

昂昂溪

昂昂溪

在今昂昂溪区红星村铁路东道口处,有一片被庄稼地包围的红色砖房。一座孤零零的红砖水塔耸立在铁路线旁,这就是前文所说的百年来没有使用的昂昂溪清末水塔。昔日的小榆树已成参天大树,百年来同水塔日夜相伴,默默注视着身边铁道线,沙俄的马蹄声,日本人的军刀声,共和国自强不息的怒吼!

昂昂溪

正当我仰望水塔,聆听历史的脉动时,一位拾柴的老者唤回了我的思绪。

我忙问道“这是日本人的炮楼吗?上面是机枪眼吧?”

其实我这样问是有意看看老者对这里的了解程度。因为没到一个有红砖结构水塔的地方,当地很多人都非常肯定说水塔是炮楼,这也难怪大家这样认为,失去上面水柜的水塔,看上去确实像炮楼。当年修的很多水塔也有瞭望、防御等军事功能,可主要作用还是供水的水塔。

昂昂溪

老者神秘的一笑说:“这是水楼子,我小时候常来玩。”

水楼子,当地人对水塔的俗称,老者显然知道此建筑是水塔。

“这是给过去到齐齐哈尔铁路加水的水塔,以前看可高了。”老者仰望水塔道。

我看出老者是土生土长的人士,对水塔是有感情的。

遂问道:“以前的铁路你见过我吗?”

他说:“就在你站的脚下往东走,是以前的老铁路,还有一座票房,后来拆除了,啥时候拆除的忘记了。”

从老者的谈话可以得知,这座水塔被使用过,而且还有站房和铁路遗迹。

昂昂溪

齐齐哈尔市志记载:“该路原设计直接修至中东铁路齐齐哈尔站(昂昂溪站),因俄国控制的中东铁路公司拒绝齐昂轻便铁路进入中东铁路用地界内,经多方交涉均未奏效,只好在中东铁路站房东1公里外的红旗营子屯设昂昂溪站。1914年,中东铁路当面同意后,齐昂铁路才由红旗营子屯延展至中东铁路齐齐哈尔站(昂昂溪站)。”

这段文字说明俄国控制的中东铁路公司不许齐昂铁路和中东铁路连接,红旗营子站设置在中东铁路站房1公里处。开始我以为记录有误,现滨州线十几公里处有个红旗营站,齐昂铁路红旗营子站房是这个站吗?1公里和十几公里相差很远,这对于当年的齐齐哈尔等于没修铁路。多方分析和对比地图方得知,百年前在红旗营子的昂昂溪站,不是滨州线目前的红旗营站。而是在水塔东不远有一个名唤红旗营子的村落。

昂昂溪

按这段记录眼前这座水塔是当年齐昂铁路的水塔无疑。那么这座水塔是沙俄以“铁路附属地”为由禁止使用吗?

记述水塔的各种资料里,还有一个更为有趣的假作不知说法:“这条铁路需要有两个给蒸汽机车加水的水塔,其中一座设在昂昂溪。中国修这座水塔的时候俄国人假作不知,但修好后他们就提出水塔位于中东铁路的附属地之内,属俄国人管辖之地,不许中国人使用……那时的中国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清政府无奈只好忍气吞声,这座水塔建成后一天也没用过,……”

1907年(光绪三十三年)8月8日,黑龙江省铁路公司呈报给东北三省总督徐世昌、黑龙江巡抚程德全的《黑龙江省铁路公司为拟将齐昂铁路接东清路事呈》言:窃照齐昂铁路现已归于商办,不日即拟修筑。齐站设在道署之东南,昂站拟设在东清铁路车站迤东,相距半里许。并拟修筑岔路达于披之货栈,……”

1907年(光绪三十三年)8月9日 黑龙江省铁路公司总董事穆精阿等与德商泰来洋行兼挪威驻天津领事肃茂等人,签订包修《齐昂铁路工程合同》。于1908年1月动工,1909年9月峻工。

齐昂铁路的路轨正线29公里,站线2.88公里。共设齐齐哈尔、大民屯、五福马和昂昂溪站(红旗营子屯)。该铁路已于1937年被拆除,由新的齐昂铁道代替了。它的路基位置一直众说纷纷,其实齐昂铁路的走向就是清代以前的瑷珲、墨尔根、齐齐哈尔和茂兴站的“古驿道”。也就是目前的111国道齐昂公路段。下面历史图片真实的反映了这个事实。

昂昂溪

昂昂溪

昂昂溪

1907年(光绪三十三年)11月16日,东北三省总督徐世昌,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共同照会中东铁路公司总办霍尔瓦特:“札到该局即便照会该公司将昂站东北一段划给华商,以便兴工而扩商务。”

在清朝东北地方当局的照会下,中东铁路公司对齐昂铁路做了什么样的答复?

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6月9日,齐昂铁路施工时期。黑龙江省垦务总局呈报东三省总督徐世昌、黑龙江省巡抚周树模:“躬诣铁路交涉局,当奉该局总理于驷兴面称,东清铁路公司已允于伊车站票房迤东二华里画归中国,”

中东铁路公司也派人勘定界限“两相派员按所定图志履段勘分东清铁路。改公司所派之人到昂,卑职与之同来,昂昂溪分局专办委员锡廉请至该处将界分妥,竖立表志,迤东皆为中国之地。”“二华里”虽和黑龙江铁路公司,请求昂站的“相距半里许”有些差距。但中东铁路公司是同意齐昂铁路昂站在以东设立站房的。从历史遗留的这座水塔和老者的陈述,铁道东道口耸立的水塔正好是昂昂溪站(过去的齐齐哈尔站)二华里的位置。可以断定当年中东铁路当局没有以“铁路附属地”为借口,制止齐昂铁路昂昂溪站水塔的使用,这座水塔和车站一定使用过。

黑龙江省垦务总局的呈报还说:“卑职当将齐昂铁路车站于所分界内踩妥,指给泰来洋行,催令赶紧由彼动工,南北并筑,以期速竣。至于路线达于东清铁路货栈票房门首一节,彼上年曾已允许。”齐昂铁路是在和中东铁路商定后才开始勘地施工,不会存在不许使用之说,而那个假装不知之说,可能是受到一些影视作品中,描写帝国主义虚伪奸诈的影响,有点主观臆断的成分。

呈报上的“至于路线达于东清铁路货栈票房门首一节,彼上年曾已允许。”不是正式的合同。在以后的过程里,中东铁路当局可能是借口“铁路附属地”,不许齐昂铁路进入中东铁路线站内。而不是不许使用,距离中东铁路站房二华里的昂昂溪站房和水塔。而两个说法“中东铁路站房东1公里外的红旗营子屯设昂昂溪站。”是一致的。尚若不许使用这里的站房和水塔,那么红旗营子屯设立的昂昂溪站又在哪里?遗迹和文献是考查的主要物证,没有这些其它一切都是臆断。

1910年(宣统二年)10月14日,也就是在齐昂铁路通车一年后。《督抚锡良、周树模为齐昂铁路与东清铁路接路合同饬司会核札》的附件二,是一份齐昂铁路在东清铁路界内齐齐哈尔车站修筑窄轨铁道草合同译稿。内容是代理东清铁路公司总办王爵希尔阔夫和齐昂铁路公司在1910年9月在哈尔滨定立合同。第一条言:“东清铁路公司遵照东清铁路总办批准合同,准齐昂铁路公司在齐齐哈尔站界内修筑窄轨铁路,……正路长三百三十五沙绳(每沙绳合华尺六尺六寸),……以便与铁路界外齐昂路线互相联络。”

长三百三十五沙绳换算成公里正好接近1公里,和目前滨州线昂昂溪站到东道口水塔的距离相当。这就是说齐昂铁路通车后的昂昂溪站已经使用,中东铁路公司开始仅是不允许与其站线连接,而非禁止使用齐昂线的,昂昂溪站的票房和水塔。

齐齐哈尔市志<齐昂小铁路史话>记载:“民国3年(1914年),中东铁路当面同意后,齐昂铁路才由红旗营子屯延展至中东铁路齐齐哈尔站(昂昂溪站)。 ”

宣统二年定立的合同,直到民国三年才实施,时间跨越了四年之久。

那这又是为什么呢?是什么原因使本已签订的合同,直到四年以后才得以完工。

据我多方分析。1910年10月,一场突如其来的肺鼠疫从俄国西伯利亚、沿中东铁路向中国东北而来。几个时间里间,疫情四处扩散并迅速蔓延,近六万中国人罹难,这是20世纪世界上最严重的一次流行性鼠疫。1910——1911年处于风雨飘落之中的清政府,全力控制大瘟疫,没有能力和人员关注齐昂铁路了。而且东北大鼠疫造成交通断绝,人民生活在全面恐慌之中。

1911年底刚刚成功地救治了东北鼠疫灾害的清王朝,随即被辛亥革命的熊熊烈火化为灰烬。接下来几年政府的更迭,动荡的社会变革,无不影响了黑龙江齐昂铁路的修筑。直到1914年欧洲地区的战争迫在眉睫,齐昂铁路才和中东铁路接轨联接。

百年水塔只能是1914年,齐昂铁路正式和中东铁路接轨后。红旗营子站由于往前延伸了1公里,可以使用中东铁路齐齐哈尔站(昂昂溪站)的水塔加水,原站址设计的水塔逐步遗弃了。

昂昂溪

 

雪狼刀风

陈文龙,1967年出生,黑龙江省大庆市人。高级经济师、摄影师、户外旅行者。从事教育管理工作近三十年,研究主要方向为远东近代史、中俄关系史和中东铁路历史。黑龙江省级领军人才梯队-中俄关系史学科的骨干成员,黑龙江省俄罗斯东欧中亚学会会员、黑龙江省哈尔滨历史文化研究会会员、哈尔滨市地方志学会会员,一点资讯签约作者。近年来自费考察中东铁路,并在《中国文化遗产》、《中国国家地理》、《铁道知识》、《看历史》、《环球人文地理》、《中国地名》、《华夏地理》、《黑龙江史志》、《北国旅游》、《哈尔滨史志》、《黑龙江日报》、《吉林日报》、《大庆日报》、俄罗斯赤塔日报、俄罗斯效果报(周刊)等杂志报刊以及网易、新浪、搜狐、凤凰网和中国国家地理等国家主流网站,发表了大量有关中东铁路历史建筑现状调查的文字和图片。联系方式:jinsedao@126.com 13845995750

1 条评论

  1. 过客

    这个水塔根本就不是百年的那个!现在用的才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哈尔滨站百年风云

我在铁路部门工作四十余年,几乎每天都要进进出出哈尔滨站,与这座百年“老站”结下不懈之缘。欣闻“老站”改造工程开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破解清末昂昂溪水塔的百年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