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芒街40号-中共满洲省委机关旧址

光芒街40号-中共满洲省委机关旧址

在光芒街40号,有一座貌不惊人的俄罗斯风格木质平房。然而在七八十年前,这里却是中共在东北的最高领导机关:1933年-1934年间,这里便是中共满洲省委所在地。

1927年“八七”会议后,中央决定建立东北地区党的统一领导机构,即满洲省委。10月24日,在哈尔滨召开了东北地区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会议决定省委机关设在奉天(沈阳)。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组织遭到破坏。1932年初,满洲省委机关由沈阳迁到哈尔滨。由于在沦陷区的工作和斗争异常艰苦,省委机关经常变换地址,在当时的道外十六道街、南岗花园街、河沟街、人和街、小戎街都设过省委机关。

1933年夏,满洲省委机关转移到小戎街2号(今光芒街40号),同时为省委秘书处的办公地点。? 至于为何选择这栋很不起眼的俄式小木房,理由很简单:“这里出于城市边缘,平房旁边是一片树林,便于隐蔽和远离日伪军的搜查”。

时任省委秘书长的冯仲云(他的公开身份是东北商船学校和第一中学的数学老师)就住在最外面的一间房子,他的妻子薛文担任交通员,每次送文件进出家门的时候都要看一眼窗台上是否还摆放着绢质玫瑰花,就知道组织是否还安全。

1934年,由于党团中出现叛徒,组织再次受到破坏,省委机关搬离了这里。时至今日,满洲省委在哈尔滨工作的各处遗迹多已消失,只有此处成为唯一的见证。

1981年1月27日,黑龙江省政府公布此地为文物保护单位,但1988年才经赵尚志的哥哥赵尚朴多方呼吁而恢复原样。2005年8月15日,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修葺一新的“满洲省委机关旧址纪念馆”开馆,并由市文管站进行管理。

光芒街40号-中共满洲省委机关旧址

这是光芒街一代曾经很普遍的窗套样式

光芒街40号-中共满洲省委机关旧址

俄国人似乎很喜欢这种孔雀羽毛形状的檐口装饰图案。

光芒街40号-中共满洲省委机关旧址

 

光芒街40号-中共满洲省委机关旧址

 

光芒街40号-中共满洲省委机关旧址

虽说这个展馆“常年开放”,但长河绕了好几圈,发现所有的入口都锁上了。于是只好看旁边的这个建筑里面是否有工作人员可以咨询情况的。

光芒街40号-中共满洲省委机关旧址

门口雨搭上的铁艺也可算是好看吧,但是局部花纹已经坏了啊,更夸张的是,门把手竟然掉落在地上了。当时我还真有点担心,万一出来的工作人员误以为是我把门弄坏的,可如何是好。

光芒街40号-中共满洲省委机关旧址

终于找到了一位工作人员。大姐说,平时来参观的人很少,于是展馆就不经常开门。

进屋后,大厅里最显眼的便是墙上的壁炉。这个壁炉用途可不小,除了采暖之外,还有“销毁文件”的功能呢。

光芒街40号-中共满洲省委机关旧址

壁炉门

光芒街40号-中共满洲省委机关旧址

壁炉的一半在客厅里,一半在卧室中 光芒街40号-中共满洲省委机关旧址

这是从卧室里看到的壁炉

光芒街40号-中共满洲省委机关旧址

冯仲云当年就是在这里批阅文件的吧

光芒街40号-中共满洲省委机关旧址

床上的老把手,除了这种,在其他窗户上还有另一种样式。

光芒街40号-中共满洲省委机关旧址

这是冯仲云夫妇

光芒街40号-中共满洲省委机关旧址

我开玩笑地问工作人员大姐“这盆就是当年的玫瑰花么?”,她也开玩笑地跟我说,“嗯,大概是吧”。光芒街40号-中共满洲省委机关旧址

 

光芒街40号-中共满洲省委机关旧址

当然,这大概也不是当年用来藏文件的沙发

光芒街40号-中共满洲省委机关旧址

经向工作人员大姐请教,这面火墙冯仲云以后的住户自己后建的,并不是建筑原貌的一部分。

光芒街40号-中共满洲省委机关旧址

长河以为,光芒街40号的这栋建筑,是一座精美的建筑小品,但在建筑史上并没有特别深刻的意义。如果光芒街周边类似这样的建筑群能够得以保留,那价值可就非同一般了。另,可能是没有到主题布展的时候,所以展馆内的物件要单薄了一些,如果在这里多办一些当年满洲省委领导的东北抗联相关历史资料展览,会不会更好一些呢?

长河

大话哈尔滨网站发起人,联系方式: dachanghe@163.com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斯大林公园餐厅的记忆

“松花江水波连波,浪花里飞出欢乐的歌”,一首《哈尔滨的夏天》的歌传遍大江南北。美丽的松花江南岸斯大林公园,是著名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光芒街40号-中共满洲省委机关旧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