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街、水道街街名的由来

哈尔滨市道里区有两条垂直于松花江的街道,从江边至友谊路(兆麟公园北门)一段称井街;从森林街(兆麟公园南门)至经纬街一段称兆麟街(1946年以前称水道街)。探其街名的由来,均与昔日秦家岗站内(现哈尔滨站)老水塔密切相关。

今日道里区井街

今日道里区井街

1899年,中东铁路工程局选址秦家岗修建火车站(现哈尔滨站)和大型机车库,为给蒸汽机车上水(车站用水),在站内北侧建起一座高18米,容量240吨的给水塔。有水塔须有水源井,但秦家岗站地势高,地下水层深约80米,打井非常困难,而且仅靠少量井也水难以满足供水需求。于是,工程局把水源地设在松花江边,通过铺设地下管道为水塔上水。

昔日秦家岗站内老水塔

昔日秦家岗站内老水塔

昔日秦家岗站内老水塔

昔日秦家岗站内老水塔

水源地设在现道里江边的井街附近,当时那里地势稍高一些,而四周则是杂草丛生的沼泽地。水源地内设大型沉淀井、蒸汽机带动的抽水泵、伸进江里的吸水管等设施。沉淀井呈八角形,砖石结构,外径约7.6米,内径约7米,壁厚约0.6米。为把井水输送到秦家岗站内水塔,从井口向南挖沟铺输水管道。那时,埠头区的一些街道尚未形成,笔直的输水管道一直延伸到秦家岗水塔下面。也就是说,当年的地下输水管穿过今天的兆麟公园,沿兆麟街向南横断经纬街、霁虹街,全长约3公里。在1906年中东铁路当局印刷的《哈尔滨道里平面图》上,在现井街北侧标有沉淀井和水泵房的位置;在1913年中东铁路当局印刷的《哈尔滨道里站线路及房屋配置图上》上,标有沉淀井2个,水泵房一座,在井街北侧松花江边标有过滤进水口。该建筑物1980年市园林处修建江畔“公园餐厅”时被拆除。

1901年10月,中东铁路工程局对埠头区街道进行规划,纵向街道垂直于松花江,横向街道平行于松花江,形成街区。现兆麟公园北门至江边有井,被称为井街;兆麟公园南门至经纬街地下有水道,被称为水道街。1946年3月9日,抗日名将中苏友好协会会长李兆麟将军在水道街9号被国民特务暗杀。3月15日,哈尔滨市政当局决定将烈士牺牲的水道街改称兆麟街。

今日兆麟街街景(昔日水道街)

今日兆麟街街景(昔日水道街)

 

今日兆麟街街景(昔日水道街)

今日兆麟街街景(昔日水道街)

新中国成立前,随着哈尔滨站、机务段机车用水急剧上升,加之井街的井水不能饮用,铁路当局在水塔附近打了一些深水管井。此后,松花江水位连续下降,井街水源地井水供不应求,输水管道内污垢增加堵塞,井街的沉淀井和输水管道被废弃,准确时间不详。天长日久井街的井被脏土、垃圾、炉灰掩埋。建国后,铁路部门相继在松花江小九站、四方台再建水源地,铺设大口径输水管道,设大型过滤蓄水池,通过大马力水泵扬水,继续为老水塔供水。

昔日中东铁沿线机车上水场面

昔日中东铁沿线机车上水场面

1997年4月,哈尔滨机务段最后一台蒸汽机车退役,内燃机车承担车辆牵引。内燃机车无需上水,老水塔退出历史舞台,于1998年前后被拆除。老水塔旧址在哪里?假如在哈站北广场伊维尔教堂与南广场候车大楼之间画一条直线,老水塔的坐标点应在这条直线的中间。

2021年1月30日

王宝滨

前哈尔滨铁路工务段主任,哈尔滨文史馆馆员,著有《中东铁路旧事散记》一书。联系方式:2665164376@qq.com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裤裆街传奇

写在前面: 一条老街,便是一段历史,它镌刻着城市的童年,保存着城市的温情过往。但是,伴随着城市日新月异的改造、变 …

“书记楼”背后的故事

南岗区吉林街54号院里有一栋二层住宅楼,被哈尔滨人习惯地称为“书记楼”。以前有多任省委书记住过这里,如欧阳钦、杨易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井街、水道街街名的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