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畔的斯大林公园,留下过多少人的浪漫记忆?

看到这几幢建筑,这古树、路灯、石栅柱和丁香树下的情侣,很多人会很熟悉这里吧?是的,这就是哈尔滨松花江畔的斯大林公园,哈尔滨人、来过哈尔滨的游人,哪个没来过这里呢?松花江畔这条美丽的长堤、这个有着一个伟人名字的开放式公园,留下过多少人的记忆?也许这些回忆中有着辛酸的故事,但这里向来是情侣们喜欢来的地方,集体的回忆中一定沉淀了许多的浪漫记忆。

提起哈尔滨,人们会想起中央大街、索菲亚教堂,其实对于哈尔滨来说,最最哈尔滨的地方,当属斯大林公园。因为,这里有哈尔滨的母亲河松花江,这条江沿线的一路风情,才是从一个小渔村发展起来的哈尔滨这座城市的底蕴。

多年前,对于哈尔滨人来说,闲暇时上江边儿、去江沿儿(一定要读儿化音这才是哈尔滨人)逛逛就是一个习惯,因为那时也没现在这么多广场公园的可去。30多年前我第一次来哈尔滨游玩的自然也是江边儿,那张穿着皮夹克、围着一条花围巾、坐在公园绿椅子上凝望松花江的照片压在我办公桌上玻璃板下好几年。

九十年代初时,我们会在夏日的周末里来九站游泳,我不会游泳便套上救生圈被他护着在江上飘一段。那时人们会带着熟食在江边席地而坐,伴着夕阳喝酒聊天。喜欢看松花江的夕阳是因为一个生日朋友送我的礼物是来看夕阳,后来有朋友来哈尔滨,我陪着到江边看夕阳成了一个保留项目。

一晃,有多久没在夏日的傍晚来斯大林公园了?记忆中应该是五六年前吧,当时那幢白绿相间的木质公园餐厅是朋友经营的,我们一帮朋友时常相约着去这江边的小餐厅里喝酒聊天,伴着夕阳西下,直至夜幕降临,灯火辉煌。

很多时候,当时的情景我们觉得很平常,但经年以后的回味,发现那竟然是一段泛着光芒的幸福时光。重要的是要经常提醒自己,这样的时光其实一直伴随你左右,发现了、感受到了才是真正的拥有。

随着城市周边的各种度假区、游乐园的增多,似乎有点把江边遗忘了,在这段疫情笼罩的春日,我来看江畔看丁香,蓦然发现斯大林公园的古典之美真是非常的哈尔滨,实在是没有理由把它淡忘。

特别是我前几天发了兆麟公园的小文之后,没有想到好多在异国他乡的游子们留下了那么多留言,思乡、怀念、欣喜之情溢于言表。有人提到想念斯大林公园的一草一木一灯一椅,那我就替你们去看看吧。

这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再次来到斯大林公园,从公园的起始点最东的松花江铁路大桥开始,沿江一直走到已经与斯大公园连成一片的九站公园的尽头。

这次流连重点是江畔公园的建筑、树木、花草间,它们似一幅长长的美丽画卷铺展在松花江边。而走在其中的我们,不就是画中人吗?

如今,建于1901年的跨江铁路大桥已经建成中东铁路公园,与之并肩的是城际高铁哈齐客运专线松花江特大桥,设计时速250公里。这是一条创下多个世界之最的中国首条高纬高寒高铁。

清晨时俯瞰,双桥凌空比翼,宛若长虹卧波。两座铁路桥遥相呼应,成为中国铁路百年发展的见证。

非常喜欢这条靠着江堤的公园林荫路,参天大树犹如天降绿伞。

第一座建筑是哈尔滨青年宫。1958年黑龙江团代会提出建两层,时任省委书记任仲夷提出加高一层。1961年建成,“哈尔滨青年宫”五个大字是朱德元帅题写。这幢楼是黑龙江中医药大学教学楼的变体,不同之处是主体塔楼只有一节。

附近的这幢建筑也应该是老建筑,具体不详。

哈尔滨目前全员非常自觉的戴口罩。

公园的公共卫生间都特别的有特色,建筑与周边完美结合一体。

公园管理部门的特色小亭子。

防洪纪念塔,哈尔滨标志性的建筑,建于1958年。曾几何时,这里像北京的天安门一样,来到哈尔滨一定要在这里留个影的。

疫情期间商亭停止经营。

斯大林公园建于1953年,原名”江畔公园”,与太阳岛隔江相望,是顺堤傍水建成的带状形开放式公园,全长1750米。2019年市政将与九站公园相隔离的铁栅门栏拆除,整个江畔形成完整的一体长堤景观地带。

看到这位“跳水”儿童的雕塑非常亲切吧?

公园分布在绿地之间的“天鹅展翅”、“三少年”、“起步”、“舞剑”等十六组艺术雕塑成为很多人难忘的记忆。

公园餐厅,原名叫科泰餐厅,建于1930年,是原铁道线的站舍,1938年建江畔公园,改造为餐厅。设计师是位日本人。

这个公园餐厅就是我文中提到的常来吃饭聊天的餐厅。近年公园改造,曾一度搁置,不知现在做什么用途。

保护建筑,文艺复兴为主的折衷主义建筑风格。

以我之见,这里最适合开一个古香古色的咖啡馆,坐在这里边喝边望江,该是多么的惬意。

公园餐厅的设计带有一个厅外的走廊,坐在这廊间的感觉即有隐蔽性又有开阔的感觉,非常的巧妙,这也是我最喜欢它的地方。

斯大林公园是情侣们最喜欢来的地方。想一下,哪一对情侣、夫妻没有来过江边漫步?

斯大林公园沿江有好多的码头,乘游船过江去太阳岛或者游江,这也是松花江上的一景。

看看这个卫生间够美吧,连厕所旁都开满了丁香花。

过松花江除乘船还有空中缆车,可以从这个极像天鹅堡的建筑里乘缆车到对岸。

典型的江岸风光,古树、石栏,圆灯、椅子、铁珊都是墨绿色,这也是哈尔滨铁珊建筑的色彩。

从小孩子骑车的身影中你是否看到了自己的童年?

著名的江畔餐厅,是原铁路松花江站站舍,砖木结构是1930年建造,1938年改为快餐店。

回想下,竟然没进过江畔餐厅。

从这个“老油包”的牌子看出,现在这里应该是俄侨特色的餐厅,这到是挺搭的。

继续向前就是哈尔滨铁路江上俱乐部,原名叫亚古邦水上饭店,建于1912年。

这个俱乐部可是不一般,当年还有游艇俱乐部、帆船俱乐部,每年夏天都要举行各种比赛,当年的哈尔滨可是相当的时尚。

每年来过斯大林公园的人都不会忘记这个建筑,也许你的影集里还有在这里的留影吧?

我喜欢老建筑的斑驳,粉刷得太新了,反而没有了质感。

现在的江上俱乐部是亚道古鲁布水岸餐厅。这个名子就是游艇俱乐部的俄文直译。

亚道古鲁布西餐厅太适合这个老建筑了,有味道。

院子里的中餐厅,这个观景大阳台太阔了。一直想来这里就餐,现在疫情停业,过段时间一定来感受下。

走在这条路上,真是很有异域风情。

保护和利用好这些老建筑,这才是真道理。

发现旁边的这面墙挺有味道,如果拍人像也应该不错。

从面面向外看去,像一时间的隧道。

看看这老窗子,我最喜欢窗前花香的感觉。

对面的工作间建筑也应该是老建筑。

又一个卫生间,依然是哈尔滨特色的屋顶和色彩。

马迭尔码头,应该不是老建筑,但感觉挺协调的。

走到友谊宫,就是斯大林公园的尽头,进入了九站公园。近年打通了两个公园,沿江形成了一体,感觉更加顺畅。

友谊宫,1954年在九站的火车站旧址建造,仿中国传统建筑的外观,西式的砖混结构,设计师是李光耀。

友谊宫附近的林荫路有好多的丁香树,长的百年,短的也有六七十年了。

坐在花树相间下的感觉真惬意。

这座漂亮的建筑是哈尔滨市工人江上体育俱乐部。

喜欢江上运动的人肯定会熟悉这里的。

现代建筑,充满了欧式风情的古典味道,还是挺精美的。

看花,听风。

靠墙边的是帆舨船吧,每年端午节等节日,江上都有赛事。

各种码头。近几年松花江上引进了游轮观光,而且还增加了夜游松花江的项目,游轮不仅仅是赏斯大林公园沿岸,还可以到群力外滩、太阳岛、滨江湿地等,百里松江湿地的风光非常美,值得一游。

春花盛开的松花江畔是一风情画卷,春有丁香、夏有树荫,有雾淞雪挂的日子,这里非常美。

哈尔滨的春花转消即逝,一场小雨过后,一地的丁香,不禁让人有点伤感。

这个熟悉吗?榆树钱!五、六十年代的人可能会有吃过榆树钱的经历。

九站公园上的新建筑。

花前亭下,也够美滴。

沿江的现代建筑也是与环境完美结合。新与旧,总是相对的。时光之间,它也在老去。

黄房黄墙绿门紫花老榆树,我心中理想的家园。

太喜欢这面墙和这扇门了,来个近景。

抬头看去,便是现代建筑与生活。

继续向前走去,发现这面树墙,之前的桃花刚刚开败,丁香花伸出头来。

早几年天这面墙应该是面花墙,现在高高的紫丁香被绿叶托起,别有一番风情。

酷爱这紫丁香。

又一个特色的卫生间。

黄蔷薇与紫丁香争芳吐艳。

伴随着一路的建筑、林荫与花香,走到了沿江堤岸的一个重要枢纽——公路大桥,也结束了这个午后我斯大林公园的游览。

我觉得到斯大林公园最好是午后,一路走来最后看松花江日落,这个角度恰恰好。我曾陪过好多朋友来看日落,这个情景让我很伤感,因为当时我陪来看夕阳的朋友英年早逝,但我们一起站在这里的情景让我难以忘怀。

从太阳岛上看夕阳里的斯大林公园,够美吧?!

最近在自己的城市里游览,喜欢上了这种时间从容,可以细细品味、慢慢感受的感觉。今天的江畔印迹,又将会是明天的回忆。

冰城馨子

冰城馨子,网络摄影写作十二年,新浪、搜狐、今日头条等多家网站旅游名博,拥有十个自媒体平台,自媒体宣传黑龙江第一人。作品发表在《中国国家地理》、《中国旅游报》、《旅游世界》等数十个报刊上,在《黑龙江画报》和《北国旅游》上有个人专栏,作品被收录在大学教材和制成邮票、明信片。微信:bcxz2013,QQ:46641463,博客:冰城馨子驿站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太阳岛的秋天

秋,总是在夏的喧闹中悄然而至,也许,你不经意的一抬头,忽然发现本是绿油油的柳叶,嫩黄飘上了叶梢儿,此刻的你心里 …

又逢一年“文”开江

有人说,松花江老了。它跑不动了,已经没有了气冲霄汉的霸道,没有了风卷残云般排山倒海的气势,就在这咋暖春寒的时节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松花江畔的斯大林公园,留下过多少人的浪漫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