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龙背温泉之旅

从丹东向西北走二十多公里,风景秀丽的五龙山脚下,就是辽宁省著名的温泉旅游胜地——五龙背。

日俄战争以后,由于安奉铁路的修筑,吸引了日本侨民蜂拥至五龙背泡温泉。至日伪时期五龙背与鞍山汤岗子、辽南熊岳城被誉为满洲三温泉。

1932年南满州铁道株式会社编著《满洲温泉案内》大力宣传五龙背等温泉概况,以招徕游客。据称五龙背车站设有印盖”五龙背温泉入浴游览纪念”字样的旅游纪念章盖章处。当时五龙背地区的温泉事业十分兴旺,温泉设施也较完善。

在抗美援朝期间,五龙背仅有日伪遗留的铁路温泉疗养院。当时的东北人民政府考虑到各工矿部门职工及军政干部因工作过劳和战争的艰苦,身体受到不少的损失,在目前许可的条件下,应给以适当的休养。东北健康委员会曾发布《技术专家熟练工人及县团级以上干部疗养问题草案》,其中规定北陵疗养院及汤岗子温泉疗养院,大连疗养院,五龙背温泉疗养院(一部分床位)为县团级干部疗养之用。

而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是东北温泉疗养院建设鼎盛期,五龙背地区陆续又建立了辽宁荣军疗养院、丹东温泉宾馆、天池宾馆。改革开放后特别是近十几年,五龙背温泉走商业化道路,除了大小十几座疗养院以外,各类温泉宾馆数量众多。

如今,丹东地区每年国庆节正是赏红叶的最佳季节,大街小巷游人如织。而具有百年历史的火车站附近的街巷则是五龙背的“温泉街”。傍晚时分,赏完红叶从大山中出来的人们聚集在这条小街上品尝丹东美食。虽然游客们所在的宾馆酒店的餐厅,也供应用海鲜烹饪的菜肴,但人们最喜爱的还是各种街头烧烤,街头巷尾的小吃摊会给你味蕾,带来不一样的感受。

丹东依山傍海,与朝鲜接壤,又是全国最大的满族聚居区,饮食有浓重的满族风味,又兼顾朝鲜风情。烤黄蚬子、烤扒皮鱼、烤柞蚕蛹、烤明太鱼号称丹东“四大烤”。除了海味,丹东有丰富的山珍,肥美的鲜蘑、细腻的山菜……

而小镇五龙背还有几道特色鲜明的美食:干蹦板栗、烤扒皮鱼、烤柞蚕蛹。丹东人吃栗子既不糖炒,也不烘食。他们会用一把壁纸刀在成熟的栗子上割一道口子,再放入爆米花锅里加热,过几分钟,缓慢泄掉锅内压力,然后打开机盖,把板栗倒入框中。而不能像蹦爆米花,“砰”一声快速泄压。干崩板栗的机器其实是老式手摇爆米花机,改进加装了电动机。现在市面上卖15快钱一斤,生意非常火爆,好吃主要是因为味道。

在中国很多地区的食客,都会吃蚕蛹,并且种烹饪方式颇多。柞蚕是丹东市的重要特产之一,丹东市的柞蚕生产有近300年的历史。1906年,丹东开埠通商,随着缫丝业的发展,也为丹东美食增添了一道色彩。柞蚕蛹蛋白丰富,油炸,水煮,烧烤,各种做法,丰富多样,夏季以烧烤居多。

记得我小时候,冬季缺乏食物,但在春季前,商店总会有一些带鱼、墨斗鱼、朝鲜鱼,再就是扒皮鱼,很便宜,妈妈总会买几斤很小的扒皮鱼给我们解馋。妈妈做鱼的时候会说:“这鱼在广东很大,过去都不吃,沤大粪的。”而我吃起来确很香。

绿鳍马面鲀身上长有粗糙如砂纸的鱼皮,烹煮时必须把皮扒掉才能食用,“扒皮鱼”由此得名。鱼皮剥掉后露出白嫩的鱼肉,清蒸、红烧都饶有滋味。20世纪70年代,东北地区的冬季扒皮鱼是人们补充蛋白的佳品。近年来,市面上很少能见到绿鳍马面鲀的踪影,并且市场价格不断攀升。五龙背海鲜市场,没有扒皮鱼出售。一家海鲜老板说:“很少遇到大的扒皮鱼,大扒皮鱼60元一斤,小的又不好卖,饭店是成批预定的大扒皮鱼。”

华灯初上,小小的温泉街,空气中缭绕着海鲜的气味。奔忙一天的人们,舒展疲惫的身躯,让美食给予心灵的纾解。不远处爆米花锅冒着丝丝的白烟。那是蹦栗子!酒足饭饱,我离开温泉街,进入半山坡的温泉山庄。五龙背周边山峦叠嶂、郁郁葱葱、溪流潺潺、雾气缭绕。因为肚子太饱,马上泡汤血压会升高,我在温泉公寓的露台小酌一下,倒了杯助消化的韩国米酒,同朋友推杯换盏,颇有点曲水流觞之意。

等食物消化差不多了,我来到一家温泉疗养院内宽衣解带,一边浸泡在温泉中,一边欣赏着暮色下的群山,享受着幸福的愉悦。温泉汤的浸润和精美海鲜,疲倦劳累顿失。

日本由于多地震,温泉资源丰富,有“温泉王国”的美称。日本许多古韵的文化也被传承下来,其中,又以温泉旅馆为最,温泉旅馆从江户时期一直延续至今。

我最早知道日式温泉是从一部日本电影《伊豆的舞女》。电影里出现了伊豆半岛最古老的温泉旅馆,木屐、温泉、海风,樱花,秀丽的风景,貌美的山口百惠,帅气的山浦友和,无不吸引着人们希望重温书中场景的冲动。在伊豆的温泉中,邂逅“伊豆舞女式”情感,感情的美好都莫过于人生中第一次青春的懵懂。

日本温泉称呼大概也来自中国大唐的叫法“汤子”。日本的温泉文化又影响过五龙背,当地人见到你会说:“又来泡汤子了?”在早期的五龙背围绕着火车站建设了不少简洁实用的日式小二楼,随着城市发展,这些具有异国温泉风情的建筑消失殆尽。询问当地人,只是说温泉宾馆院内还有一座日式小二楼。

第二天我要去探访的是一座据有一千五百多年历史,有“辽东第一泉”的美誉之称的“温泉眼”。我走进温泉宾馆,环顾四周,偌大的院落空无一人,顺着小径来到一栋平房前,一位很年轻的厨师问我找谁,我询问道:“院子里还有过去的老建筑吗?”

他不假思索道:“没有,这是温泉宾馆。”如今很多年轻人沉迷网络,对历史文化不怎么关注。我离开一直看手机的年轻人,继续往前走,又遇到一位挑菜的老师傅,非常幸运老师傅听完我的话。

用手指点院落北面说道:“围墙附近有一座“将军楼”,是日伪时期遗留的。”杂草丛生的角落,孤零零地耸立着一座老建筑。这是一座灰色的小洋楼,砖石墙体,上下二层半有木制楼梯连通,木质网格采光窗。

这就是流传的五龙背“将军楼”,楼房坐西向东,背临一条小河,面对五龙山的山峰。由于废弃很久了,小楼主体保存尚好,但门窗破败不堪。小楼附近有几棵樱花树,一颗松柏佝偻着腰身,整个院子在若隐若现的阳光里透着阴深深的寒气。有一堵砖石围墙把小楼和号称“辽东第一泉眼”分隔开。

据说“将军楼”是因国民政府政学系的要角熊式辉住过,才叫此名。但也无史料实证熊式辉居住过。熊式辉是中国近代温泉推进者之一。1945年9月至1 947年8月,熊式辉在东北期间,喜爱温泉的他有可能亲临五龙背,在此楼居住过。

 

雪狼刀风

陈文龙,1967年出生,黑龙江省大庆市人。高级经济师、摄影师、户外旅行者。从事教育管理工作近三十年,研究主要方向为远东近代史、中俄关系史和中东铁路历史。黑龙江省级领军人才梯队-中俄关系史学科的骨干成员,黑龙江省俄罗斯东欧中亚学会会员、黑龙江省哈尔滨历史文化研究会会员、哈尔滨市地方志学会会员,一点资讯签约作者。近年来自费考察中东铁路,并在《中国文化遗产》、《中国国家地理》、《铁道知识》、《看历史》、《环球人文地理》、《中国地名》、《华夏地理》、《黑龙江史志》、《北国旅游》、《哈尔滨史志》、《黑龙江日报》、《吉林日报》、《大庆日报》、俄罗斯赤塔日报、俄罗斯效果报(周刊)等杂志报刊以及网易、新浪、搜狐、凤凰网和中国国家地理等国家主流网站,发表了大量有关中东铁路历史建筑现状调查的文字和图片。联系方式:jinsedao@126.com 13845995750

相关推荐

哈工大百年校庆,千架无人机 “抢镜”

6月7日晚上8点,千架无人机准时升上夜空,先后排出哈工大100周年、校训、一校三区等图案,人群中不时爆发出惊叹声、欢呼声,而这些视频被观看者发到网上后,瞬间引爆朋友圈,哈尔滨市民、哈工大校友自豪留言,各地网友纷纷点赞。由学校自己自主研发的无人机在蓝天上写下宣言,这座北方名校用自己特有的方式为自己的100岁庆生,这一夜,哈工大成为夜空中最亮的星。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五龙背温泉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