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十一世班禅的父母家

1

9月22日傍晚,从珠峰大本营回来,回到宾馆还未喘息定,电话里就传来西藏朋友急切的声音:抓紧休息一下,一会儿去十一世班禅父母家里拜访!

能到班禅父母家里拜访,这又是一个惊喜。

2012年第一次进藏时,我对于班禅和达赖的概念是模糊的。那个时候所知道的就是曾经有个班禅叫“额尔多尼,确吉坚赞”,是人大副委员长,他1989年去世,有了“转世灵童”的出现;还知道有个叛逃在外的“达赖”喇嘛,不断地惹事生非。

后来,在导游的解说下,我才明白他们代表了藏传佛教的两大活佛体系。藏传佛教认为:达赖是“欣然僧佛”即观世音菩萨的化身;班禅是“月巴墨佛”即阿弥陀佛的化身。达赖的领地在前藏,行宫在布达拉宫;班禅的领地在后藏,扎什伦布寺是他们的驻锡之地。

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灵童、天葬、《格萨尔王》……对于我是个遥远的词语。在西藏,看到的是蓝天白云、草原牧场、雪域高山、牛羊和寺庙,看不到的是宗教、神话、传说。我曾仰视白雪皑皑的山峰,试图寻找神的影踪;也曾在纳木错湖边静坐,用心去体味无边的深邃。西藏,是洗涤人心灵的地方,有人说它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我却越来越以为,那里就是人间天堂,因为那里的人淳朴善良、那里的空气纯洁无瑕,那里的文化神秘、那里的信仰专一。

能够走进十一世班禅的家里,寻缘追根,无疑为我和西藏之间搭上了一个桥梁,让我有了近距离接触藏民们心中至高无上的活佛的机会,有了切身感受佛教的机缘。

带着兴奋、好奇和敬仰的心情,我们坐上了去他家的车。

此时已是晚上7时多了,天已经黝黑。他父母家离我们住的地方很近,大约不到10分钟的时间就到了。

2

车上,随行的朋友已经向我们介绍了一些情况,十一世班禅的全名叫“班禅额尔多尼,确吉杰布“,1990年2月13日出生在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区嘉黎县,其父索南扎巴和母亲桑吉卓玛均读过小学,1995年11月29日,在拉萨大昭寺的佛祖释迦牟尼像前,通过金瓶掣签,并经国务院批准,被确任为十世班禅转世灵童真身,为中国政府批准认定的藏传佛教格鲁派第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现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
现在,班禅的父母家已经搬到了日喀则,父亲索南扎巴在自治区政协上班,班禅还有个在部队服役的哥哥。

车子驶进一个大门,穿过几个楼房,在一栋点缀着明亮灯光的房子前停了下来,班禅的父亲,一个敦厚老实、有些谢顶的中年人正一脸笑容在等候我们,班禅的妈妈去拉萨办事了,没在家里。

一进走廊便是厨房,几位藏族妇女在忙碌着,我们被迎进右侧的客厅。

这是间20左右米的房子,极尽藏族特色,室内宽敞华丽,除了悬挂着多幅唐卡外,经堂上供奉着十世班禅和十一世班禅的相片,还有毛主席的相片,以及胡锦涛主席、习近平总书记和十一世班禅的合影等等。客厅部分的彩饰装修异彩纷呈,天花板上布满了彩绘雕饰。花花绿绿且勾金描银的藏式柜、桌、门、窗……镶珠嵌翠的铜壶、法器、玉樽、金佛……更是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3

茶几上摆满了藏族美食,糌粑、奶酪、奶渣、奶皮、牦牛干、薄饼、糖果……还有香甜的酥油茶 和清香醇厚的青稞酒。

好客的主人请我们尽情地吃,我们则一边享受美食,一边忙不迭地用手机拍照,和他父亲合影。

忙过之后,我们便把班禅的父亲索南扎巴拽到我们中间坐下,请他讲讲班禅的故事。

2015-12-18_105523

索南扎巴和蔼可亲,充分满足了我们的好奇心,娓娓道来。

坚赞诺布出生前后出现许多吉兆。十一世班禅是个早产儿,他的母亲在怀胎7个月后生的他,他的到来给家里人带来喜悦,外祖父认为小外孙颇具佛相,便给他起了一个名字叫坚赞诺布,藏语的意思是:神的宝曈。就在他出生的几天前,600公里外,日喀则万人空巷,为了主持五世–九世班禅遗体合葬灵塔开光,十世班禅过度疲劳,心脏病突发,在日喀则圆寂。

此后,中央政府拨出500万专款,由高僧大德组成寻访小组,用于寻找大师的转世灵童。

6

而索南扎巴家和普通的藏民一样,过着平淡的生活,并没有留意转世灵童的事,只是,随着坚赞诺布的长大,开始出现有些灵异的事件,比如有一天,母亲桑吉卓玛外出,将孩子放在一位老师家,老师在无意间发现坚赞诺布的舌头上有一个白色的藏文楷书字母“阿”。在藏传佛教里,这是一个神圣的符号,代表了佛的报身。当晚,桑吉卓玛梦见白度母女神带她云游神的仙境,将坚赞诺布交给她后,飘飘飞升而去。当地一个活佛闻讯而来,认真地告诉桑吉卓玛,她的孩子可能是个大活佛转世。

在玩的时候他也和别的小孩不一样,他喜欢做一些灌顶讲经的样子,还把糌粑做成圆形,嘴里说这是给你们的长寿面;把红颜色和黄颜色的电池排成队,说他们是我的僧尼,我要跟他们讲经等等。

坚赞诺布刚会讲话时,来串门的客人逗他:“叫什么名字?”他竟笑眯眯地说:“我是班禅。”客人惊讶极了。

按照宗教仪轨秘密寻访十世班禅转世灵童的人员根据十世班禅大师的逝相以及观湖、占卜所得结论,得出转世灵童诞生的大 致方向,当他们得知有关坚赞诺布的传闻后,开始进行核查、问试。

寻访人员来到了他们的家,只有四岁半的坚赞诺布正在院里玩射水枪,看见一行人进来,放下水枪说了一句话:你们可来了。

寻访人员发现,坚赞诺布对宗教器皿极为爱好,拿到手中就不放,还对寻访人员说:“我认识你们”。尤其令人惊讶的是,当寻访人员在他家休息用餐时,他抱着寻访人员的糌粑木碗说:“我也有一个这样的碗,放在札什伦布寺里。”

7

他家墙上挂着毛主席、达赖喇嘛和班禅大师的合影,他们问小孩这些人认不认识,他指着毛主席说:这是我的朋友,并拜见了毛主席。他们又指着班禅大师问他,这是谁?你怎么不拜啊?小孩说:那是我,哪有自己拜自己的道理?

坚赞诺布还说认识其中的一个叫边巴的僧人,并在他怀里安然入睡。醒来后边巴问他:如果你认识我,你再看看认不认识我手里的这块手表?诺布说:我认得那块手表,我还有很多那样的手表。

寻访小组要离开的时候,坚赞诺布大哭,一定要跟着回去,回扎什伦布寺。

后来,经过反复取证,寻访小组选出了三位候选人于1995年11月29日在大昭寺进行金瓶掣签,最后,坚赞诺布被认定是十世班禅的转世灵童……

随着索南扎巴的述说,我们都听得入迷了,时间飞快地过去,不知不觉有些晚了,同行的朋友提醒我们不便久留了,恋恋不舍地起身告别,分别时,索南扎巴送我们每人一串班禅大师加持过的手链,我把它小心地放到了包里,心里决定给儿子带回去。

走到门口,巧遇班禅十一世的嫂子和小侄子,他嫂子在自治区的团委工作,一个很乖巧的女子,我们抓住机会分别和她以及孩子合了影。没有见到班禅大师和他的母亲,能和他父亲、嫂子和侄子合影也弥补了心中的遗憾。

8

9

回到宾馆的那天晚上,我许久未睡,这一天里经历的事情让人无法入眠,珠穆朗玛峰仿佛还在眼前晃动,而十一世班禅大师的家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特别是有关遴选转世灵童的过程,无法解释。

从西藏回到家里,我一直关注着十一世班禅大师的行踪,前几天《藏地旅游》网站发布了两集转世灵童的寻找和确定过程,我认真地观看了,当看到只有5岁多的坚赞诺布的坐床仪式时,心里很惊诧,那么小的孩子,几个小时的仪式里,竟然目光淡定,镇定自若,毫无浮躁地完成整个过程。难怪在十世班禅身边的一位经师说,所有的一切都太像十世班禅了,就连玩耍生气的样子都一样,感觉就是和十世班禅在一起。

在网上点击“十一世班禅”,有很多对他的报道。

1999年,在苦学佛学三年半后,年仅9岁的十一世班禅在扎什伦布寺为600多僧人灌长寿顶,一万多字的长寿经被他如行云流水般吟诵,并边吟诵边讲解。

2009年,19岁的他在第二次世界佛教大会上,用英语流利的演讲佛法,震惊四座。

2013年进入全国政协,是年龄最小的政协委员。

10

现在的班禅十一世,聪颖勤学,不仅懂佛法,还懂得英、藏、汉和梵文,喜欢数学、历史,还喜欢电脑、汽车……他每天看新闻联播,是一个充满活力的90后,有着远大的理想和使命感。

在他身上,藏传佛教融入了时代的气息,相信他定不会辜负众望,将藏传佛教发扬光大。

于秋月

哈尔滨市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哈尔滨历史文化研究会会员,哈尔滨市党史研究会会员。QQ:1091677266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走进十一世班禅的父母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