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开迷雾——寻求档案中的秘密

光绪三十年三月初五日(公元1905年)黑龙江铁路交涉总办周冕给黑龙江将军萨保、齐齐哈尔副都统程德全的呈报“闻铁路巡道兵在腰库库落站(今虎尔虎拉站)附近查有改装蒙古之日本人六名、华人三名”,铁路巡道兵发现他们形迹可疑,对其中两人拘留,搜查出毁坏铁路器具和及炸药、地图等,立刻押往哈尔滨交给中东铁路公司处理,“经铁路公司与俄营务处研讯两日”,日人供称“一系营官,一系哨官,自北京动身,从蒙古道至此”,已经走了一个多月了,并交待“专为拆毁铁道而来。同志各有数起,各走各道,现不知在何处”。

历史档案里记载的事件,为日俄战争中九名日本和中国人,不远千里穿越蒙古草原到富拉尔基附近准备破坏嫩江铁路大桥,未及行动,即被中东铁路公司护路军捕获。档案未写这些日本人的姓名,从里面看不出他们是谁?

1
看到这份尘封的档案,我想起来,1978年在大庆召开的全国“工业学大庆”会议,那时期影剧院放映招待代表们的内部参考片,其中一部是电影《二百三高地》。我和邻居家孩子混了进去。昭和55年由东映拍摄,舛田利雄导演的电影《二百三高地》。电影开始的场面是俄罗人在哈尔滨处决两个日本人。少年时期的我,也不清楚哈尔滨,嫩江铁路大桥怎么会是俄罗斯和日本争夺的地方?下图为电影《二百三高地》剪辑图。

2_副本

两个日本人押解到哈尔滨后,经过审讯,交代了他们的身份和来满洲北部的任务。原来他们是日本“特备任务班”成员,来富拉尔基伺机破坏嫩江铁路大桥。

日俄战争期间,日本驻北京公使馆的武官青木宣纯大佐组建了“特备任务班”,主要任务是潜入俄军后方破坏铁路运输线。第一班的第二分班由横川省三、冲祯介、松崎保一、田村一三、胁光三、中川直熊等6人组成,奉命破坏中东铁路嫩江铁路大桥,以切断沙俄军队的后勤补给线。丝毫没有军队经验和间谍生涯的横川省三,凭着狂热的军国主义思想。冒着隆冬满洲北部的严寒天气,走了一个月,刚到虎尔虎拉站附近。由于做饭的炊烟引来巡视铁道的护路军,经过盘问,化装成蒙古喇嘛的横川省三、冲祯介两人引起俄军的怀疑,并搜查出破坏铁路的工具,弹药和军事地图。俄军将其两人逮捕并押往哈尔滨,特别班的其它四名日本人仓皇逃亡草原,途中被蒙古牧民当作土匪而痛殴致死。

3
横川省三以及冲祯介两人最终在哈尔滨由沙俄军事法庭判处死刑。横川省三向法庭提出自己的军人身份,要执行枪枪决。俄方为了显示沙皇的宽厚和仁慈,同意不把两人送上绞刑架,改为枪决。1904年4月21日,俄方将两人押至刑场(今和平路一带)执行了枪决。

1865年4月4日,横川省三出生在日本南部藩(现在的岩手县)的盛冈。父亲叫三田村胜卫,母亲叫邦。横川行排次男,幼名叫三田村勇治。结婚后入赘于南部藩代代武士家族的妻族横川家,改姓名为横川省三。武士道精神深深影响了少年时期的横川省三。1884年5月,婚后两个月,不敢寂寞的横川就做出了令人吃惊的举动。留下新婚妻子,单身去了东京。已怀有身孕新婚妻子默默无言地送走了横川。

横川对新婚生活没有任何不满意的地方。他只是不甘心就这样如此生活在乡下了此一生。去东京,学习更多的东西,要活跃在日本和世界的舞台之上。这种无法抑制的冲动让19岁的横川激动不已。虽然故土难离,还是踏上了去往东京的征途。

4_副本

横川省三在东京寄宿在自由党的政治结社——有一馆。当时政府对自由党急进派的镇压非常强烈。横川因此被捕关了一年九个月。释放后辞去了东京的工作,回到了阔别三年零九个月的家乡。把新婚妻子独自留在家里,自己擅自出走东京,这让人难以原谅的行为,该怎样解释才好呢,又该怎么道歉呢。思来想去,横川还是没有直接回到家里的勇气,在附近的一家旅馆住下,隔着墙壁偷偷地观察着家里的情况。

旅馆的老板娘发现后,把情况偷偷地告诉了横川的妻子佳哉。妻子听说后抑制不住想见丈夫横川却又不敢见。不是心存芥蒂,而是横川当时被看做危险人物遭冷遇原因。省三在亲戚的帮助下二,三个月后终于与家人见面了。下图是日本浪人横川省三。

5
1890年代末,在朋友的介绍下横川找到了朝日新闻公司的工作。带着家人开始在东京生活。次女出生后,成为四口之家。横川的狂热精神,充分地发挥在记者职业中。甲午战争时,横川当时是从军记者。作为记者的他为了立功扬名,请求乘坐水雷舰艇。因为这个行为无异于送死,而没有被许可。“请你们不要把我当人看,就当我是一件工具放到里面就可以”横川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地癫痫请求。潜艇长惊讶之余实在执拗不过横川的莽撞,最后同意横川进入潜艇。

受军国主义的毒害,横川赌徒的性格暴漏无疑,正因为这样的采访,博得了弥漫着军国主义思潮的日本国内读者的好评,很快横川便成为了头版记者。可是,经过六年的辛勤工作,横川突然辞去了新闻工作。横川常年奔走,为了军国主义服务,忽略了家庭。因为家庭经济问题,又得不到丈夫关爱和照顾的妻子得了白内障和肺结核。给妻子治疗花去了大部分费用。而且还要赡养照顾双方家庭。生活常常变得窘迫不已。省三早以前就很想去美国经营农业工作。基于发财成名的迷梦!1897年5月,32岁的横川省三一个人踏上了旧金山的土地。

都说加利福尼亚州很受日本移民的欢迎,农业生产也很有希望。可现实的移民状况却是很凄惨,他们的梦想落空,天天过着喝酒和赌博的生活。同胞的协调性不见了,日本人的优势也不见了。看到这样状况的横川不能放任不管,不知深浅的他放弃了来美国经营农业的梦想,为日本移民能够重新拾回掠夺的野心,开办了新闻报社。

就这样省三每天忙于新闻社和日本混乱的移民工作。大约1年半后,家里来了不好的消息,妻子佳哉病情恶化。省三本不想归国,在家乡老人的促使下,横川回国后,不耐烦的照顾病危的妻子,一周后妻子安静地死在了他的怀中。当年只有36岁。死了妻子的他,这回可以没有家庭拖累,放开手脚去中国的满洲。

失去妻子三年后,横川省三在驻清朝大使内田康哉的邀请下去了中国大陆。1901年10月来自俄罗斯的威胁逐渐明显,驻清朝大使内田认为,需要有能力的民间人从事调查满洲,蒙古到俄罗斯地域的状况。省三为了日本的在满洲的侵略,对失去母亲的女儿哀求之声“爸爸,哪里都不要去”。粗暴地回答“好的好的,爸爸很快就回来了”省三这样说着,把两个女儿交给了弟弟看管后离开了日本。横川就是为了个人名利欲望不顾家庭的男人。

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内田大使决定成立特别任务班。专门破坏俄罗斯称为生命线的中东铁路,阻断俄罗斯的输送线路。这是一项没有生命保证非常危险的任务。“我愿意参加,哪怕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多年想干出大事的省三参加了特别任务班。特别任务班,分七个班,总共47人,大部分来自民间。在执行任务前,他们一起为效忠祖国甘愿献出生命做出了起誓。2月21日横川班离开北京前往严寒的满洲、内蒙古。经过50天的雪原穿越,步行1200公里,终于在齐齐哈尔附近看到了铁道。

就在到达目的之前,横川省三和同班的冲祯介被看守铁路线的哥萨克骑兵抓到。立即送往了哈尔滨,在军法会议中,检察官认为作为民间人,应施以绞刑。但是省三却提出了异议。“请把我们作为军人来处以枪决吧”省三毅然决然请求。审判长经过慎重审议,决定以军人之刑法处决横川二人。下图是被沙俄哥萨克骑兵捕获的横川省三及冲祯介。他们背后是嫩江铁路桥,横川省三冒严寒风雪穿越近两个月抵达目的地,寻找爆破点时随即被抓获,不知道他们被捕后站在嫩江铁桥有何感慨!

6
临死前,省三给从不过问的两个女儿写了遗书。沮丧地说:“孩子们,你们要健康地活着,为国家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最后他假惺惺地把本不再手里500两钱捐给了俄罗斯红十字会。俄军同意了他的请求。

1905年4月21日,俄罗斯在哈尔滨的军将校、外国观战武官以及普通俄罗斯人黑压压地挤满刑场。人们想看看军国主义者横川二人的面目。死刑执行官在下达命令前,告诉执行者:请以爱的心意枪杀他们二人,瞄准他们的心脏,让他们尽快死亡,不要让他们受死亡的折磨。横川二人临刑前狂呼:天皇陛下万岁。横川省三一位军国主义分子草草地结束了他年仅39岁的生命。

1932年2月5日,日军侵占哈尔滨以后,经过多方寻找,于1934年在今黑龙江省体育场附近发现了横川省三及冲祯介两人尸骨埋葬之处,就在此处立了一块“志士之碑”。此纪念碑在抗战胜利后被愤怒的群众砸毁。下图松花江岸边枪决横川省三及冲祯介的刑场。

7

雪狼刀风

陈文龙,1967年出生,黑龙江省大庆市人。高级经济师、摄影师、户外旅行者。从事教育管理工作近三十年,研究主要方向为远东近代史、中俄关系史和中东铁路历史。黑龙江省级领军人才梯队-中俄关系史学科的骨干成员,黑龙江省俄罗斯东欧中亚学会会员、黑龙江省哈尔滨历史文化研究会会员、哈尔滨市地方志学会会员,一点资讯签约作者。近年来自费考察中东铁路,并在《中国文化遗产》、《中国国家地理》、《铁道知识》、《看历史》、《环球人文地理》、《中国地名》、《华夏地理》、《黑龙江史志》、《北国旅游》、《哈尔滨史志》、《黑龙江日报》、《吉林日报》、《大庆日报》、俄罗斯赤塔日报、俄罗斯效果报(周刊)等杂志报刊以及网易、新浪、搜狐、凤凰网和中国国家地理等国家主流网站,发表了大量有关中东铁路历史建筑现状调查的文字和图片。联系方式:jinsedao@126.com 13845995750

相关推荐

国际共管中东铁路始末

在中东铁路历史上,曾经有过一段国际共管中东铁路的时期,在中国铁路史上留下了不可抹灭的一页。 1917年,俄国“十 …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拨开迷雾——寻求档案中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