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铁路的痕迹–话玉泉之北山滑雪场

 

清晨,我来到阿什河畔的大桥上。连续的干旱,降雨稀少,河道狭小、而流速缓慢。历史上北方女真族阿骨打部落在洪流滚滚的阿什河畔纵横驰骋,肥美的河湾草场养育出来剽悍的铁骑。河水还在流淌,确不能感受到过去的波澜!

昨晚,满天星光闪烁,我猜测天气会晴朗。于是,改变原来计划,决定在阿城多呆一天,去横头山一睹秋天的红叶。每年国庆节期间,阿城区都增加临时去横头山的班车,票价6元/人。阿什河畔上,一阵狂风而过,天空飘来朵朵乌云,随风扬起的尘土,遮住了,刚才还是湛蓝的天空。气象突变,令我沮丧。拍摄红叶需要光线和色彩,阴暗的天气如何能拍出好的照片。我临时改变了主意,登上一辆阿城——玉泉的中巴车。再见横头山!遗憾是为了不久的相遇!

阿什河畔

阿什河畔

玉泉站位于滨绥线(哈尔滨至绥芬河)62公里处,始建于1903年。这里地处完达山西麓的张广才岭余脉,车站三面环山,风景优美,素有“天然公园”之称。冬季积雪厚达一米且雪质优良,素有“滑雪之乡”的美誉。       

据史料记载,1936年以前,玉泉被称为”二层甸子站”。中东铁路修筑时期,俄国铁路勘测队发现车站附近河套中一眼清泉,泉水清澈微甜,俄人非常喜爱。随将火车站设在这里,还天真的用玻璃把清泉围起来,命名为“玻璃井”。日本强行收买苏联控制的中东铁路后。对“玻璃井”里的泉水化验研究,了解到泉水富含硒、氟、氡等多种矿物质。日本人极力吹捧“玻璃井”为 “神泉”,并将车站名改为玉泉站。

玉泉

中午时分,来到玉泉站。站区票房、候车室和行李房齐全,建筑极似俄罗斯风格。我仔细观看,还是不敢确认是那个时期的?玉泉当年不算很大的站,不会有如此大的站舍。我初步怀疑是日本时期改建的。正当我围着建筑拍照的时候。

“你是来拍铁路建筑的。”身后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急忙转过身,一位老者站立我面前。

“我17岁从山东来玉泉站上班,在这里都一辈子了。”老者微笑而又自豪的说。

“玉泉站目前的建筑,是五十年代扩建的,以前是个很小的站,早已拆除。车站南面是芦苇茂密的水渠。俄国人喜欢住环境优美、森林茂盛的北山坡。” 

从老者的谈话,可以寻求玉泉站区,建筑有俄罗斯风格的原因,五十年代中国人如今急功近利,还能耐心的做每一件事情,仿建的火车站和中东铁路同期的遗迹极似。

老人说到高兴时,像孩童一样,模仿通讯不发达时,铁路部门是怎样知道火车的运行情况。原来,那时候的火车司机每通过一个站,都会用胳膊飞快的揽下一个挂在铁路旁木杆上的铁圈,到下一个站就把铁圈抛下去,以此来通知哈尔滨总局火车的行驶情况。看着老者开心的表演,我们开怀大笑,愿笑声伴随老人回忆那段时光吧!

玉泉
我顺着铁路残破的围墙向前走,在一处铁栅栏豁口处钻进站内,火车道上,有一些工人在装运沙石。穿越火车道,来到玉泉北山滑雪场,它是我国第一座滑雪场,系自然形成。滑雪场主峰海拔300米,雪道地势宽阔,坡度适宜。中东铁路时期,侨居在哈尔滨的俄国人冬季来此滑雪。

玉泉

山上有施工的车辆,我询问一个工人师傅,他说:“以前的雪道太矮了,为适应发展,在北面更陡峭的山坡建新的雪场”。近年来,亚布力和为数众多的滑雪场的开辟,以及交通的改善,玉泉百年滑雪场,渐渐淡出人们视线

玉泉

 

远处传来隆隆轰鸣声,一些采石场在放炮。镇子周围是滚滚浓烟的水泥厂,扬起的粉尘,顺风刮进镇里,造成环境污染。玉泉镇很多人在当地的采石场或者一家水泥厂工作,污染严重了,厂子关闭了,老百姓生活来源就没着落。这也许是玉泉滑雪场衰败的重要原因。

在山脚下,有一幢欧式建筑。初看具有俄罗斯风格,近距离细看,墙体是水泥抹面,又像是后期仿建的。当我来到建筑的侧面,暴露的一块墙面有圆木和木檩条,可以断定是“木格楞”结构的。建筑共两层,全木质结构,“战盔式穹顶”的红色屋顶,二层阳台设计为城堡形态,体现了浓厚的欧洲古典色彩。右面低矮的房子是有明显的衔接痕迹,结构也很差,是后期搭建的。后期政府部门对整体建筑修缮过,拆除老的圆木,改为水泥墙体,顶部未改动。

玉泉

玉泉

玉泉

玉泉

据工人师傅说,日本侵略者投降时,将滑雪用具焚毁一空。后来中长铁路接管了滑雪场,修缮房舍,购置滑雪用具,供苏联专家和爱好滑雪的铁路职工到此滑雪。玉泉北山滑雪场培养了我国很多滑雪健将和滑雪教练。1990年以前,还是黑龙江唯一一处滑雪场,每年冬季,不断有国内外知名人士慕名而来,国家女排前队长郎平曾到这里参观、游览。

玉泉

北山滑雪场东山坡上的俄式别墅

北山滑雪场东山坡上的俄式别墅

 残破的建筑,看不出了昔日的辉煌,山坡荒草丛生,也难窥雪道痕迹。在雪场东面山坡有:两栋俄式建筑,一座是哈尔滨某公司近年仿建的,施工质量极差,损坏程度比老建筑还破败;另一座可能是老建筑。目前居住着一对老夫妻,他们说,给朋友看房子。建筑结构为俄罗斯风格。男主人说:“是老建筑,以前住户把房子内部木质地板,全拆除给儿子结婚打家具了”。厚实的木窗、门窗,可以断言是中东铁路时期建筑。而北山滑雪场入口处,一座门卫式的建筑,正面墙木质房檐有英文“OFFICE”,是汉语办公室、营业所的意思。据说,是当年修建的滑雪场办公室和工作人员的住地。

北山滑雪场东山坡上的仿俄式建筑
北山滑雪场东山坡上的仿俄式建筑

玉泉

玉泉

雪狼刀风

陈文龙,1967年出生,黑龙江省大庆市人。高级经济师、摄影师、户外旅行者。从事教育管理工作近三十年,研究主要方向为远东近代史、中俄关系史和中东铁路历史。黑龙江省级领军人才梯队-中俄关系史学科的骨干成员,黑龙江省俄罗斯东欧中亚学会会员、黑龙江省哈尔滨历史文化研究会会员、哈尔滨市地方志学会会员,一点资讯签约作者。近年来自费考察中东铁路,并在《中国文化遗产》、《中国国家地理》、《铁道知识》、《看历史》、《环球人文地理》、《中国地名》、《华夏地理》、《黑龙江史志》、《北国旅游》、《哈尔滨史志》、《黑龙江日报》、《吉林日报》、《大庆日报》、俄罗斯赤塔日报、俄罗斯效果报(周刊)等杂志报刊以及网易、新浪、搜狐、凤凰网和中国国家地理等国家主流网站,发表了大量有关中东铁路历史建筑现状调查的文字和图片。联系方式:jinsedao@126.com 13845995750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百年铁路的痕迹–话玉泉之北山滑雪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