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不只出产啤酒——陈松一面坡写生随笔

1.webp

上了写生的瘾。进入夏季,躲在哈尔滨避暑,但微信里,铺天盖地、一轮又一轮的绘画圈朋友晒出的赴五湖四海的写生行旅,撩拨得我心神不宁,就近找地方释放一下吧。

东北的乡下,最喜欢临近山区的村庄,也就是通常被称作“林场”的地方。这里造屋建宅就地取材,木料被频繁地使用。长久的风雨侵蚀,其颜色越发老成沉厚,那可非同装修工程上“做旧”的效果,与周围青草、绿树、红砖、黑土最和睦地并构,是最耐看的肌理和最复杂的色彩。

东北的乡下,难觅逾百年的老屋,但当年中东铁路沿线的村镇却是例外。百多年前舶来的不可移动之物,如今依然在那儿,老镇一面坡便在其中。

2.webp

3.webp

4.webp

5.webp

一面坡一名的由来,有不同时期的不同版本,但作为“闯关东”的后代,我更愿意接受这个说法:清末“北漂”的山东人,初到此地见有一条五十余米长的平整小坡横贯村中,故取名“一面坡”。

1903年,俄国人建成了中东铁路的“一面坡站”,从此,彻底改变了这个小村落的命运(至少在当时)。刚好位于哈尔滨与牡丹江中间的地理位置,是机车加木柈、加水及职工休息补给之重地。之后的三十年间,数百户俄国人移居于此,筑有百余栋俄式建筑,有砖木式、木板式、木刻楞式。

这段历史虽满藏着沙皇俄国的险恶用心,但却应了“要想富,先修路”这句话,一面坡的工、农、商借此势风生水起,著名的“八大家”产业名噪一时、日进斗金;就连服务行业也有声有色,据说当年的一家风月场所,旗下的“失足妇女”多达四十余人。题外话,但最牛的、大名鼎鼎的“三星”牌啤酒就诞生于1904年建成的一面坡中东啤酒公司。八十年代之前出生的哈尔滨人,有谁没痛饮过“三星”及其后辈“新三星”啤酒?而今,再度易主“华润”,更名“雪花”。

5.webp (1)

7.webp

8.webp

9.webp

在来往的当地人先是不解、后是赞许的品评中,开始了一面坡的写生。按他们的话讲:“来这儿拍照片的人不少,但没见过画画的。”总是尽可能将绘画写生当作让心空出来的方式,近乎冥想,所以同旁人少有交谈互动,但其实,他们作为眼前这一栋栋老建筑的日常使用者,更应该被告知这一幅幅画作的意义。

有时,绘画写生帮助我平复心中对阴暗面的愤世嫉俗,但同时,更多地会获得温暖、友好的一面。

10.webp

11.webp

12.webp

13.webp

网络上的相关搜索中,对一面坡老建筑多用到“雪藏”一词,但我以为,信息时代已不存在真正的雪藏,若用“遗忘”或“冷落”更为贴切。

这里让我不得不拿其“兄弟”、同为中东铁路重镇的横道河子相比较,虽然这里也有柏油路,也有站前广场,大叔开上了私家轿车,小伙子用上了4G手机,大妈们也在跳着广场舞,但这里没有下气力的整体规划,没有画家村,没有特色旅游产业,所以很容易被人们所遗忘、所冷落。

14.webp

15.webp

16.webp

17.webp

18.webp

住进曾经号称“哈一漂”漂流乐园的“东大楼”(中东铁路乘务员换乘公寓旧址)。这里仿佛未能踩在时代的步点上,客房的装修还定格在十几年前的模样,零星的客人离开之后,只有我们留宿在空空荡荡的大楼里,安静得只有个把小时才经过的火车声,有种恍如隔世的吊诡,更是一种从未经历的住宿经历。但迷人的折衷主义风格建筑、后院两株百年老榆树、质朴而考究的水泥雕花地砖,以及像极了法国电影场景的内中庭,令紧缩的心得以畅快一下。

“西大楼”(中东铁路松花江支线司令部旧址)的命运更加凄惨,已空置多年。在看门犬的狂吠中,有幸入内参观。昔日的司令部大楼里,可以想见该是多么的有人气,而今,出于对这里商业开发信心的缺失,已无“有识之士”来问津。

中东铁路疗养院旧址内部,依然保留有早年间的木墙裙、木门、木窗、楼梯拦河,出于本行的敏感,发现这里木墙裙的用料及工法与以往见到的俄式房子与众不同。因为目前仍然是医院,所以不用担心这座楼的利用问题。

在铁路房产分段工房旧址院内写生,耳畔听到的尽是铁路员工们的闲聊:什么买新车,什么孩子升学,什么哈尔滨购房……对于旁边作画的我们几乎视而不见。

许多人眼中的好山好水、高楼大厦并不是我这怀古之人的菜,杂乱、破旧之处反而是我更愿意一头扎进去的地儿。进入铁路变电所之前,同工作人员打招呼,对方爽快许可,但接下来便是一句:“这破房子有什么可画的?”是啊,这里的人尚且如此不解,何况外面的人。

19.webp

20.webp

21.webp

22.webp

23.webp

写生,有时为了画面构图之需,有意地将眼前的真实加以改变,有时为了追求唯美,有意地过滤掉一些不称心之物,但有时,却刻意保留一些看似丑陋、看似负面、看似具破坏性的事物,这正是强调现实、强调客观、强调纪实性的需要。于是,取舍的矛盾时常交织其间。

写生,也是被我理解为将眼前景物“私有化”的最好方式。眼见、触摸、24.webp

25.webp

26.webp

27.webp

28.webp

描摹、记录,进而不断地发现。发现灵性,哪些是我们日常所疏忽和淡忘的?发现情感,什么样的感受与情怀值得我们带到将来?发现存在感,因为事物的存在感不在于多少,不在于大小,而在于它的本质……

29.webp

30.webp

31.webp

32.webp

33.webp

从一面坡返回哈尔滨的路上,老婆向我发问:“难道我们这个时代,真就不能给后人留下点耐看的东西吗?”

我无言以对,倒是想起了日本艺术家山本博司的一段话:“……时代选择了缩短工期,放弃了优美。高度的技术化,导致了感性的劣化。但我,试图用艺术对峙现代的不可思议。”

陈松

2015.8.8于哈尔滨

陈松

1975年生于哈尔滨,号泉斋主人,独立设计师,自由撰稿人。自幼师从艺术家胡梅生先生学习国画﹑书法。1997年大学毕业后从事室内设计至今,曾任黑龙江国光建筑装饰设计研究院副院长。近年主攻水彩画创作,并实践将原创艺术与空间设计相结合,作品被众多业主收藏。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建筑装饰协会设计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理事;黑龙江省室内设计学会理事;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环境设计艺委会委员;高级工程师;全国资深室内建筑师

相关推荐

1 条评论

  1. 履信念顺

    真好,计划12-13号去一面坡看看呢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这里,不只出产啤酒——陈松一面坡写生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