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邓公鲜为人知的另一面,为普通信访者平冤

很多人认识了解邓公大都是通过官方媒介,以及改开后的国家发展变化,即通过公共媒体渠道了解这个伟大人物。其实,邓公还有鲜为人知的另一面,处理普通百姓来信上访求助信件,为其平冤。而这一点,很少人知道,官媒也从未提及。

曾有一位老人,是1946年参加革命的老党员,单位里许多人都知道他许多年前曾经直接给邓公写信告状的事。他呢,大半辈子也都一直因此对邓公感恩戴德,念念不忘。1997年2月19日,邓公过世时,他在自己家里为邓公供位焚香悼念。

说来这位老人命有些运坎坷,但也是非常幸运的,邓公为他平冤的半年后,文革就爆发了,邓公被革职离开了领导岗位下放到江西工厂劳动。也就是说,他写给邓公的上访信若延迟半年,那么他的冤案就可能被搁置,如石沉大海,永无天日!

简单说来,老人年轻时做事认真、刚正不阿的性格,得罪了几个领导,被这几个人合伙污陷为反动分子而遭逮捕判刑7年。服刑其间及获释后,他一直是往县、市、省级相关单位申诉,但均无结果。无奈,他直接投书时任中央书记处总书记的邓公,这是他的最后寄托。

他没见过邓公,邓公也不认识他。只是重庆解放时他所在部队与刘邓大军汇师过,这是他一生中离邓公最近的一次。刘、邓首长曾举行两军会师营以上干部的招待宴会,他因级别不够没参加,也就没见过邓公。

这里还曾发生过一个小插曲:他们的部队与刘邓部队因服装颜色不同,两军相遇时发生误会打了起来,双方都以为对方是国民党部队,但又彼此都感觉打得不对,是打错了。因为,此时的国民党军队已军心涣散,一触即溃,没这么大的抵抗力,所以,两军的误会很快停止了,一同跃出战壕欢拥会师!许多当年的老战友,都没忘记这一幕。

而今,他是以劳改农场工人的身份,以及昔日一名老战士的名义,斗胆向邓公这位老首长诉苦求助。

几个月之后,邓公的批复下来,十个字:“恢复党籍,落实干部政策。”这短短的十个字,结束了他长达7年的冤屈,也改变了他后来大半生的命运,乃至一家人的命运,全家从农村搬到城市。就冲这儿,他一辈子对邓公都感恩不尽。

就这样,他能打官司,直接上告到邓公的本事传开了,亲戚、朋友、单位同事上上下下都知道。他也不避讳,跟谁一块儿聊着聊着可能就说起这事。

某日在单位,同一位新客人聊天,聊着聊着,他又说起了邓公为他平冤之事。谁知这位客人听完他的故事后,来了精神兴奋地说:我哥哥也是写信给邓公,被平反的!

他说他的哥哥在上世纪50年代是研究中医针灸的,发现了七个新穴位,并用自己设计的长针给患者医治,一时挺有名气。由于他哥哥发现的新穴位是过去以往的医书里所没有的,而他的医治方法与上层的学术权威发生碰撞,这样就产生了学术上的争端,借着反右被打成了右派,成了敌我矛盾。后来,他哥哥直接给邓公写信,申诉情况。邓公委派其秘书出面调查核实。在此干预下,他哥哥的冤案得以纠正,妥善处理。

那位老人是我曾经的同事,那位客人是我干校时的同学。

邓公是个非常亲民的人,没官架子,且办实事。像上述两例那样,邓公为多少这样的人办过事,帮助了这些的普通人,没人计算过,或许永远都是个谜!

但中国人民都公认邓公是为百姓办实事的伟大领导者。他对中国和中国百姓的博大情怀,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情地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

2月19日,让我们一起缅怀,致敬!再道一声:小平,您好!

鄭文發

哈尔滨市地方志学会常务理事,哈尔滨电影历史研究者,国际摄影协会(IPA)会员、哈市职工摄影家协会会员,IC photo、图虫签约摄影师。联系方式:QQ865625989

相关推荐

在参加大庆石油化工会战的日子里

在举国欢庆国庆七十周年之际,大庆精神备受世人推崇,大庆油田这面中国工业战线上的红旗更加鲜艳。60年来,大庆精神在油田的开发建设中不断发展完善,新时代又涌现出以科技创新铁人王启民为代表的大庆人,大庆精神已成为共和国发展建设的宝贵财富。我作为原黑龙省第二建筑工程公司(以下称省建二公司)员工,虽然没亲身参加过六十年代大庆石油会战,但有幸参加了七十年代初的大庆石油化工会战。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揭秘邓公鲜为人知的另一面,为普通信访者平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