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区初貌-哈尔滨新区发展建设侧记

古人把万物之象归为八类,就是天雷火风,地山水泽,这也是八卦的源起。《易经》里说:“顺乎天而应乎人,革之事大矣哉。”今天,哈尔滨新区屹然崛起于松花江北岸,这无疑是一场变革,这场变革,是顺天应人的变革,顺万物之象,应人之所需。未来,新区将给予人类一份礼物,同时,给予自然一份壮美。而今天,距国务院批准设立哈尔滨新区(2015年12月)已有三年半的时间,距哈尔滨新区管理委员会成立(2018年6月)正好一年的时间,松花江北岸目前的建设达到什么程度?离未来实现发展蓝图还有多远和多久?

贯穿松花江的新铁路桥,张维涛摄影

贯穿松花江的新铁路桥,张维涛摄影

一、往事越百年

松花江南源发自长白山天池,流至吉林省松原市,与北源嫩江之水相汇,声势浩荡,滚滚东去,至哈尔滨地区成开阔之势,润泽四野,流归龙江。据史料记载,古时松花江两岸植被茂密,松树众多,松树雄株开有松花,大雨过后冲流入江,于是江上松花漂浮,故名松花江。

关于松花江,李健的歌里唱到:“这是我的家乡,美丽的地方!松花江水,我童年的海洋。哺育我们成长,替我们受伤,松花江水静静地流淌。”老一辈人则会想起蒋大为的歌曲《松花江上》:“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矿,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梁。”无论低沉,还是高亢,这些曲调都是松花江流域中华儿女的肺腑之情。

古代松花江流域的哈尔滨地区气候寒冷,洪水肆虐,人烟稀少,以游牧渔猎者居多。直至18世纪中期,今天哈尔滨地区的松花江南岸开始形成傅家甸、四家子、秦家岗等村庄,开设烧锅、药铺、网场、客栈、线香铺、打尖店等各类场所。到19世纪末,已出现村屯数十个,居民约3万人,交通、贸易和人口等经济因素开始迅速崛起,为城市的形成与发展奠定了基础。

1896至1903年,随着中东铁路的建设,工商业及人口开始在哈尔滨一带聚集,使哈尔滨渐趋形成近代城市的雏形。1903年7月14日,中东铁路全线正式通车,同时改松花江镇为哈尔滨市。20世纪初,哈尔滨发展成为国际性商埠,先后有33个国家的16万余侨民聚居于此,19个国家在此设领事馆,侨民数与国人数比肩。与此同时,中国民族资本也有了较大发展,工商业和手工业兴盛。哈尔滨逐渐成为当时的北满经济中心和国际大都市。

新中国成立后,哈尔滨城市发展迅速,成为全国举足轻重的重工业基地和粮食供应基地。但是,上述发展变化更限于哈尔滨松花江南岸,北岸因其人口稀疏,地势低洼,一直以村镇形式缓慢发展,未实现规模性开发建设。历史的车轮滚动至1994年9月,当时的哈尔滨市委决定成立松北区开发建设管理办公室(后改称松北区开发建设管理委员会),负责松北区的开发建设管理工作。到2003年3月,经哈尔滨市政府常务会议同意,将松花江北岸时属道外行政区域内的松北镇、松浦镇、万宝镇和呼兰县的乐业镇、对青山镇整建制合并,设立哈尔滨市新的市辖区,取名松北区。2004年2月,国务院批准同意哈尔滨市设立松北区。2005年,哈尔滨市政府迁到松北区松花江岸边,2018年,哈尔滨市委也搬迁到市政府位置,这给松北区的发展注入了更多的决心和动力。

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经济的进一步繁荣,城市化进程加快,特别是伴随松花江公路大桥、阳明滩大桥、松浦大桥、四方台大桥、滨北线松花江公铁两用桥、城市四环高速路等数座桥梁道路贯穿松花江南北两岸,大有“天堑变通途”之势,使沃野辽阔的松花江北岸交通更加便利,居住人口增多,商业规模扩大,逐渐从人们印象中的涝洼之地升级为满眼珠翠的繁华之都。今天,沿着松花江北岸的滨水大道,我们会看到金河湾湿地公园,会经过雄伟的市府广场、美丽的太阳岛和冰雪大世界,会听到哈尔滨大剧院传出的交响乐声,会望见松花江两岸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我们沿着宽阔的临江公路,可以乘车一直驶入呼兰河口湿地公园。我们有些分不清江南江北的差距,只能习惯地把江南视为老城区,把江北视为新城区。两个城区之间,没有谁取代谁的问题,只展现着“一江居中,两岸繁荣”的景象。

哈尔滨大剧院夜景,张维涛摄影

哈尔滨大剧院夜景,张维涛摄影

二、江随平野阔

唐代诗人李白曾作诗《渡荆门送别》:“渡远荆门外,来从楚国游。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21世纪以来,万古奔流的松花江正在改变它的面貌,松花江北岸的建设突飞猛进,大有“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之势。江北利用其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逐渐展现出其雄厚的经济发展实力,而随着黑龙江省和哈尔滨市整体经济的大幅发展和区域地位的提升,需要更好地调整布局,扩大松花江北岸的国际影响力和地区主导性。基于此,黑龙江省和哈尔滨市两级党委和政府经过认真调查研究,决定设立哈尔滨新区。

2015年12月,《国务院关于同意设立哈尔滨新区的批复》正式公布。这样一来,哈尔滨新区这个名称,就如同百年前中东铁路通车(1903年)后的哈尔滨这个名称一样,将长久地留给这片土地了。

(一)新区领导机构

2018年6月7日,哈尔滨新区管理委员会正式挂牌,标志着哈尔滨新区管理体制的正式确立。2019年4月,黑龙江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通过《关于哈尔滨新区行政管理有关事项的决定》,确定哈尔滨新区管理委员会是省人民政府的派出机构,由哈尔滨市人民政府代管,履行哈尔滨市级管理职能和省级部分管理职能。省人大会议还决定,对依法可以下放的省级事权,可以由省政府或者省级实施部门直接下放给新区,以实现便捷快速处理新区事务。新区这样的定位,是在对全国十余个国家级新区的走访和调查研究后,在对一年来新区管委会运转实践过程的深入思考后确定的,黑龙江省委省政府给予新区更多的权利,也赋予新区更多的责任,寄予更多的希望。

众所周知,中央到地方的整体机构改革工作正在进行,机构之间的调整和磨合需要一个过程,在这样的背景下,哈尔滨新区管理委员会面临的任务可想而知。新区管委会运行至今,各机构及职能基本厘清,也逐步适应新型管理模式,认真思考发展思路。

(二)新区管委会职能

按照《关于哈尔滨新区行政管理有关事项的决定(草案)》规定,新区管委会将直接管理松北区全部事务,同时采取托管的方式,管理呼兰利民经济技术开发区区域,平房经济技术片区共享新区政策,省政府有关部门在新区内派出机构,接受派出部门的管理和新区管委会的监督指导。具体管理职能包括:统筹协调新区江北一体发展区的改革发展和体制机制创新,统筹新区的产业布局,组织制定并实施加快推进新区开发开放的政策和措施;组织编制新区江北一体发展区的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国土空间规划和其他重点规划,按规定报批后组织实施;统筹协调和统计汇总新区江北一体发展区以外、规划范围内其他区域的经济社会发展情况等。

(三)新区面积和人口

哈尔滨新区是获批设立的第16个国家级新区,规划面积493平方公里,其中未开发利用113.4平方公里,可利用建设用地空间较大。具体包括哈尔滨市松北区、呼兰区、平房区的部分区域,涵盖哈尔滨高新技术开发区、哈尔滨经济技术开发区和利民经济技术开发区三个国家级开发区,已经具备良好的发展基础,今后的工作将更加注重快速推进和有效落实。新区现有户籍人口37.8万人,实有人口82.7万人,按照新区规划,到2030年将达到200万人口。哈尔滨新区,不仅仅是一个新名词,它在整体规则、局部建设和特色功能等方面都将不拘一格,与众不同,如果从一位普通市民的角度,我能感受到新区强大的动力和不可估量的未来。

(四)新区“三区一极”功能

这是对哈尔滨新区功能的界定,也是新区当前和未来的发展目标。“三区一极”具体是指:中俄全面合作重要承载区,提升新区对俄全面合作的承载功能;老工业基地转型发展示范区,发挥新区在全市全省的引领作用;特色国际文化旅游聚集区,放大文化旅游资源对产业的支撑效应;东北地区新的经济增长极,引领高质量发展,着力在构建现代产业新体系等方面求突破。

在这些简简单单的政策话语背后,将是各行各业劳动者的不懈努力和执着追求,它需要数十年的拼搏,不断地更新观念,调整思路,更加合理匹配资源,吸引更多的投资者和建设者。近期,还将出台江北一体发展区经济规划,这将使新区功能更加具体化和更具操作性。正在热映的院线电影《银河补习班》里有句台词:“只要脑子一直想,一直想,你就能做好地球上的任何事情。”我相信,今天的新区韬光养晦,明天的新区鹏程万里。

(五)新区区域布局

按照新区总体方案构想,哈尔滨新区将按照“一江居中、两岸繁荣”的总体布局,以松花江北部地区为核心区,加快科技创新,促进产业集聚,释放发展潜能,辐射呼兰区整体和周边市县部分区域,使松北成为哈尔滨市乃至黑龙江省最具活力和潜力的发展区域,以哈南工业新城平房区部分为产业支撑区,以综合保税区、内陆港为联动发展区,构建“一带、一核、三组团”协调发展新格局。一带,即沿松花江现代服务产业带;一核,即松北核心区;三组团,即松北科技创新组团、利民健康产业组团、哈南现代制造业组团。

(六)新区未来目标

按照新区总体方案构想,争取到2020年,哈尔滨新区管理体制基本理顺,综合实力显著提高,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竞争力大幅增强,经济增速在黑龙江省处于领先地位,基础设施承载力明显提升,对俄产业、经贸、科技合作层次全面升级。到2030年,新区管理体制进一步完善,与国际接轨的开放合作和自主创新发展环境基本形成,自主创新能力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产业规模大幅提升,产业结构进一步优化,城镇化水平和质量显著提高,常住人口超过200万人,成为国际化、现代化、智慧化和生态化发展新城区。

《战国策》里说:“行百里者半九十。”无论构想多么美好宏大,无论我们离目标多么接近,都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去跋涉,甚至这种跋涉比举杯共庆更具有深意,更让人刻骨铭心。艾青的诗里写过,为何我的眼里满是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秉持真心来经营这片热土,立足现有的资源和力量,广纳贤士,大公无私,相信基于新区的一切构想终将会实现。

哈尔滨新区一角,张维涛摄影

哈尔滨新区一角,张维涛摄影

三、沸地涌珠翠

发展中的哈尔滨新区,已经成为哈尔滨的新地标。在这片新地标上,一座座大型特色园区已经高高耸立起来,焕发着勃勃生机。明代诗人唐寅的《元宵》里写道:“满街珠翠游村女,沸地笙歌赛社神。”数个园区拔地而起,吸引无数能工巧匠,展现无数科研创新成果,树立人文和生态旅游典范。

(一)科技之都

2009年,哈尔滨科技创新城由哈尔滨高新区负责规划建设,位置在松花江北岸今天的哈尔滨新区西部,总规划面积130平方千米,由科技创新园(20平方千米)和科技产业园(110平方千米)组成。科技创新城建设分三期实施:2010年到2012年,完成20平方千米起步区建设,聚集一批优秀创新人才,吸引一批国内知名创新机构,培育一批国内领先科技成果,发展一批国内知名企业;2013年到2020年,建成区面积达到50平方公里,研发一批国际领先的科技成果,做大一批具有影响力的创新型企业,成为先进产业聚集区、自主创新示范区、改革开放先行区;2021年到2030年,全面完成130平方千米科技创新城建设,建成国内一流高科技发展区,形成一批产业领军人才,转化一批国际领先的科技成果,成为国家重要的综合性高技术产业基地,成为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创新创业环境一流的现代新城区。

目前,科技创新城集聚200余家国内外研发创新机构(美国通用电气哈尔滨创新中心、中国科学院育成中心、中关村哈尔滨基地、黑龙江省工研院等),入驻4000余户企业(中船重工第七〇三研究所、中电集团49所、哈尔滨焊接研究所、哈工大卫星激光通信研发生产基地等),国际科技商务平台入驻17个商务机构和企业(美国、日本、俄罗斯等8个国家)。

纳入哈尔滨新区后,科技创新城迎来重要发展机遇期,马力全开加速发展。目前,科技创新城二期正在建设之中,规划用地面积643.6万平方米,重点建设四个主体功能园区(航天工程园、碧海科技园、电子信息园、软件技术创新园),打造四个配套服务区(中央商务区、综合服务区、产业孵化区、生态住宅区),努力通过科技创新城的建设把哈尔滨新区建设成为东北亚科技和创新中心。

建设中的哈尔滨新区夜景,张维涛摄影

建设中的哈尔滨新区夜景,张维涛摄影

(二)文艺之都

紧临松花江北岸的哈尔滨大剧院,行云流水式的造型,银白色的外壳,与周围的湿地景观浑然一体。工程投资概算12.79亿元,占地面积7.2万平方米,建筑面积7.9万平方米。整体建筑包括大剧场(1538 座)、小剧场(414座)、停车场(470个车位)。大剧场高度56.48米,主要以演出大型歌剧、舞剧、芭蕾舞剧为主,兼顾音乐会功能,观众厅平面以马蹄形为主,舞台采用典型的“品”字型结构,配置了国际先进的现代化舞台机械设备和灯光、音响系统。小剧场高度25.75米,主要满足话剧、室内乐演出,兼顾戏曲演出、会议等多功能要求。共有各类化妆间28间,排练厅3个,钢琴房3个,电梯21部。每年,哈尔滨大剧院接待20余场大型演出和上百场中小型演出。

(三)商业购物之都

哈尔滨融创文旅城(原哈尔滨万达城),总投资400亿元,是特大型文化旅游商业综合项目,在东北地区首屈一指,重新定义了哈尔滨乃至黑龙江省的文化、旅游、商业、生活中心。融创城依照国际级生态城市标准进行建设,规划建造公寓、洋房、别墅等产品,依托最完备、最优质的生活配套设施,为哈尔滨呈现世界领先的居住模式。

此外,

01枫叶小镇奥特莱斯,坐落于哈尔滨新区中源大道16999号,总占地17万平方米,由三横三纵街路及九个广场构成,是一座拥有纯粹意大利托斯卡纳建筑风格的购物小镇,是目前东北地区最大的奥特莱斯项目。

02华美太古家居广场则是家居产品采购的集中地,总占地面积约3000亩,总体分为商贸集中交易区、中央商务区与商务配套区三大部分,实现以家居建材产品贸易、商务服务为主,并集商品交易、会展中心、金融服务、总部办公等配套于一体的综合商贸物流集散地。

03凯利广场占地面积10.8万平方米,建筑面积22万平方米,是黑龙江乃至东北三省最大的以汽车生活为主题,配套商务办公、公寓、宾馆等一站式汽车后服务市场暨中高端大型汽车百货生活商业综合体。

松浦大桥,张维涛摄影

松浦大桥,张维涛摄影

(四)体育之都

哈尔滨奥林匹克体育中心,于2015年12月由哈尔滨市政府常务会议决定启动建设,位于松北区松浦大道和中源大道交会处,总占地面积近100万平方米,集竞赛、训练、全民健身、体育产业和体育教育多种功能于一身。哈尔滨奥体中心按照承接重大体育赛事和满足体育训练的标准进行分期建设,一期建成的冬季项目体育馆将可容纳12000名观众,二期完工的室外体育场将按照容纳40000名观众的标准建设。目前,一期已经完工,二期也已经建设三年有余。

(五)学术之都

哈尔滨新区云集黑龙江科技大学江北校区、哈尔滨商业大学、哈尔滨音乐学院、哈尔滨师范大学江北校区、哈尔滨石油学院、黑龙江财经学院、黑龙江公安警官职业学院、黑龙江外国语学校等20余所高等院校,科技、金融、石油、国际贸易、外语和艺术体育等各类专业人才在这里学习,成长,然后就业。他们是新区建设的主力军,也是新区的未来和希望。

2019年5月11日,由黑龙江省教育厅、哈尔滨新区管委会主办的“服务哈尔滨新区经济社会发展、深化产教融合协同育人”工作启动会举行,教育部产学合作协同育人基地、新区地校合作示范基地和达内会计产业学院同时揭牌。哈尔滨新区内21所高校将与新区产业、行业和企业项目对接,在高校教学、科研、人力资源输出等方面开展合作。

(六)生态旅游之都

新区依松花江,坐拥大片湿地,自然条件独特,地表水系发达,河流纵横,松花江及其支流金水河和呼兰河常年不枯,水资源丰富。目前,已经形成沿江、沿河、湖面、湿地的生态旅游环境,初步呈现出现代化城区面貌。

01太阳岛风景区地处松花江北岸,是我国唯一坐落于城市中心的江漫湿地型风景名胜区,核心景区面积15平方公里,景区规划面积38平方公里,外围保护区面积88平方公里。

02东北虎林园占地面积1.44平方公里,是世界最大的东北虎繁育中心。园内饲养120多只具有很高观赏价值的国家一类保护动物东北虎。

03黑龙江省科学技术馆,整体为一扬帆启航的船形建筑,造型别致,蔚为壮观。全馆占地面积5万平方米,为目前黑龙江省规模最大的现代化多功能科普场馆。

04金河湾湿地植物园位于松花江哈尔滨主城区左岸,西四环桥至东三环桥之间的滩地上,面积3.5平方公里。该滩地鬃岗、沙丘、泡沼、牛轭湖特征明显,属泛洪平原湿地和河川湿地类型。

05哈尔滨极地馆占地面积1.5万平方米,总投资金额1.6亿元,是世界首座极地演艺游乐园,国家4A级旅游景区,中国首家以极地动物娱乐表演为主题的极地馆。

06哈尔滨冰雪大世界主题公园是世界最大的以冰灯雪雕为展现形式的冰雪主题游乐园,已连续举办17届,每年接待世界各地游客近150万人次。

07太阳岛雪博会是全国雪雕艺术的发源地和龙头,也是哈尔滨冰雪旅游的最大亮点,由于每年雪博会的展出周期长(60-70天),质量高,内容新,所以号称世界上最大的冰雪狂欢嘉年华。

08波塞冬海洋王国是全球目前占地面积最大的室内外海洋公园,规划总用地达到16公顷,投资逾16亿美元建设,是由迪士尼乐园设计团队打造,集文化娱乐、休闲度假、科普教育、餐饮商住等于一体的综合性海洋公园。

其实,还不止于此,在493平方公里的新区土地上,众多的园区正在建设,更多的思路也正在形成。这些园区,不是孤立的硬生生的建筑物,而是像松花江里活生生的鲤鱼,在新生的环境里畅游,他们带着创业者的情感,带着党和政府的煞费苦心,也带着人民的翘首以盼。

天下第一莲,孙长江摄影

天下第一莲,孙长江摄影

四、打造对俄新典范

从边境到内地,有关中俄合作的各类产业园区、互市贸易区、综合服务区和产业平台等,官方的达数十个,加上民间的文化、旅游、商贸等各类产业服务机构,也许数百个都不止。但是,这些机构有的形同虚设,有的艰难前行,有的一家独大。为更好地利用中俄边境优势,提升区域的平台服务作用,哈尔滨新区被定位为中国唯一一个以对俄全面合作为主题的国家级新区,将着力打造“中俄全面合作重要承载区”,全方位提升新区对俄合作承载能力。

众所周知,冷战结束后,中俄两国经历了六次关系调整定位。1992年12月,中俄签订《关于中俄相互关系基础的联合声明》,宣布两国“相互视为友好国家”。1994年9月,中俄宣布结成“面向21世纪的建设性伙伴关系”。1996年,中俄确立了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密切程度。2011年,中俄两国确立了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以示合作领域更加广泛多样。2014年,双方签署《中俄关于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新阶段的联合声明》。2019年6月,中俄两国元首将两国关系定位为中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

今天,中俄关系的紧密程度前所未有,也给新区的对俄发展带来了契机。2019年7月初,我就哈尔滨新区如何开展对俄合作采访了新区商务和国际合作促进局副局长兼对俄合作办公室副主任王心民同志。据王副局长介绍,新区内现有20余所高等院校,与50余所俄罗斯院校建立了联系,组织合作办学、交流授课、论坛讲座、学术研讨和文化旅游等活动。可以说,文化领域的中俄合作由来已久,发展至今已经十分全面、广泛和完善,而新区完备的院校体系和师资力量,广泛的市场需求,还有文化旅游部门做支撑,十分吸引俄罗斯院校和文化机构与我们开展合作,现在连俄罗斯车臣共和国的院校都已经同新区高校建立了联系。他还特别提到哈尔滨华艺舞蹈艺术学校,虽是一所民办学校,却能够每年从俄罗斯等国聘请数位国际大师和世界冠军来校培训教师和学生,采取中外结合的教学方式,举办各种校内外和国内外交流活动,参加省市及社会各界演出活动。而落户民办大学黑龙江外国语学院的俄罗斯国立普希金俄语学院黑龙江省俄语学习与测试中心,是中国境内首家被俄罗斯承认的学历考核中心。哈尔滨音乐学院则成立室内交响乐团,长期聘请16位俄罗斯演员和教师。诸如此类的事情,不胜枚举。

王副局长还谈到,哈尔滨新区正在建设对俄公园,这也是国内少有或者说仅有的主题公园吧。公园突出俄罗斯风情和中俄交往特色,可以组织露天演出,开展各类宣传和联谊活动,可以说是加深中俄合作的一张名片。据了解,新区中心公园、对俄公园和航天公园将构成新区3个大型公园,总建设面积达26.7公顷。
对于未来,王副局长认为,由于信息高度发达,国内国际市场竞争激烈,我们新区要突出自己的特色,建立起链条式的供应保障体系,建立方便快捷的垂直管理体制,积极吸引大型项目投资落地,引领新区快速发展。

五、新区初耕者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没有敌人,也无可模仿的战斗。我无意抬高任何一个人,因为这对其他耕耘者是不公的。每个岗位,每个岗位上的每个人,都像是巨大机械上的一个齿轮,一个齿轮不动了,都会影响整个机械的运转。哈尔滨新区因其谋划的江北一体化发展区和江南政策协同区构想,便使每个齿轮都要全负荷运转。
行文至此,我自然而然地想到梁晓声先生于2018年出版的长篇小说《人世间》,上百万的文字,是这位作家对哈尔滨的献礼。他在黑龙江省图书馆推介此书时表示,非常希望一些地方官员看一看这部长篇小说,因为小说中塑造了秉持正义的官员周秉义,他朴素而真诚的为官品质,是值得每一位官员学习的。梁先生小时候生活在哈尔滨松花江南岸的“光字片”,他对江北的印象应该还是荒芜的田野和错落的村庄吧。

而今天,在首批新区建设者的手里,这里正被绘制成独具特色的龙江典范。2018年4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庆祝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其中强调“只有敢于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才能收获别样的风景”“机遇属于勇于创新、永不自满者”。今天,我们的新区人也正在树立这样的信心,用敢打敢拼的劲头和求真务实的作风投身于新区建设。

当我走进利民经济技术开发区裕强街道办事处时,我切身感受到这样的情形。虽然新区有诸多利好信息,但是,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街道面临的各类问题也开始层出不穷地显现。有的住房面临拆迁,那么,是商业用地还是公共用地,是产权房还是无产权房,补偿的差别有多少,这需要街道慢慢梳理协调,以及耐心解释。也有的工厂建立没有多久,因新区整体规划布局不得不从现住址迁出。街道工作人员在不断的沟通中感受到,居民对新区的政策和发展保持着积极的信心,但又担心在改革和建设过程中不能够给予居民应有的补偿。

采访新区宣传部副部长尹玉堂同志,是在我们电话邀约三周后。即使是在我们谈话的间隙,他也要时不时处理一些公务。宣传部是新区形象的传声筒,向公众传达可靠、权威的信息。尹副部长说,新区成立前后,包括现在建设过程中,各种传言纷纷扬扬,特别是涉及公众利益的大事小情,甚至比我们了解得都详细。所以,一方面,我们新区的政策坚持一而贯之,强调长期性和稳定性;另一方面,我们宣传部门和其他职能部门对外发布消息要保证准确无误,能够经受住思想上的考验和时间上的检验,最不可要的是就具体事情蒙混过关或者拖延了事。新区出台的法规政策很多,也受到媒体和民众的极大关注,因此,尹副部长觉得,官方信息要言之有物,言而有信。

习主席曾经说过:“当前改革又到了一个新的历史关头,推进改革的复杂程度、敏感程度、艰巨程度不亚于40年前。”深度改革,就必然要涉及到利益的再分配,而权利和责任的重新部署,必然会遭遇既得利益者的强力反弹。无论是构建对外开放合作新格局,还是建设开放型产业体系,无论是建设生态宜居新城区,还是创新体制机制,都需要一大批新区初耕者的不懈努力。我记得,在上世纪90年代我学习的初中课本中,有苏联领导人斯大林的一篇文章,里面写道:“想要建设社会主义的人有都是,能够建设社会主义的人却少得可怜。”在人才大爆炸的今天,更需要人尽其才,才尽其用,保持一种“功成不必在我,功力必不唐捐”的公心,在每项事务中保持清醒的认知,通过客观的评估,做出有益于人民的决策。目前的新区管委会只是一个过渡,新区的构想乍现雏形,各个岗位的管理者和建设者还都属于“临时工”,如何真正步入正规,并入快车道,还需要一步步去摸索解决。

六、万物生而有翼

2019年6、7月间,哈尔滨市在一场场细雨和骤雨的交替中,迎来凉爽的夏天。人们的生活似乎一成不变,忙碌于照顾家庭,忙碌于按部就班的工作。然而,细心的我们会捕捉到哈尔滨松花江北岸的悄然变化,各类楼宇、园区和基础设施的建设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各项科研议题、投资合作、论坛讲座和会议磋商正在研讨之中或是逐步落地。

今天,我们进行新区蓝图构建时,已经能够保持一种更具有谋略和更加睿智的方式。我们不再以土地的主人自居,我们相信万物生而有翼,人与自然要更加和谐融洽。我们不会像40年前那样过于自我和贪多务得,也不会像60年前那样过于冲动和好大喜功,我们渐渐充实我们自己,以更加自信和从容的方式前行。新区不会盲目追求“高富帅”,而是追求自然、和谐、宜居、现代。南唐后主李煜曾经感慨:“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落魄皇帝的思绪是悲凄的,而我们这代人的内心是壮怀激烈的。

哈尔滨新区的发展日新月异,哈尔滨的故事还要持续上演。2019年6月,哈尔滨市作家协会决定出版文集《哈尔滨故事》,我荣幸受命,负责撰写哈尔滨新区建设发展相关动向。甫一得令,心潮澎湃,再一涉足,又觉步履艰难。于是,两月以来,洋洋万言,既觉得不能言尽,描写得不够透彻,又觉得口若悬河,言辞过于铺张,还巧取豪夺一些资料数据。其实,与其说创作是向外,是向别人展示收获和感受,莫不如说创作是向内,为自己充盈生命和灵魂。写到这里,我感到,新区现在正在创作一篇大文章,与我所撰写的这篇小文章,倒颇有些“心有灵犀,大手拉小手”之妙。

今天,我在电脑里敲下这些文字,江北的建设者们也在各自的岗位上奋斗。有人在操纵着隧道掘进机,打造穿越松花江的地铁盾构;有人在工地上挥汗如雨,建设着各类科技和工业园区;有人在实验室里,与俄罗斯人研究高科技专利产品;有人在写字楼里,洽谈创新合作和商贸往来;有人坐在办公室里,勾画着新区的蓝图。当然,也有人在江北的哈尔滨大剧院里聆听歌剧或交响乐,或者沿滨水大道驾车去郊游,在江畔吹着夏日的江风,吃着烧烤,喝着啤酒。又或者像我一样,站在自家的高楼里,迎着江面上吹来的风,吟诵着诗圣杜甫的“细草微风岸,危樯独夜舟。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深深感悟这世间变化的一切。

一切都在变化!如《易经》里所阐述的观点:易,是永远的不易。有一天,我们这些新区人,回头看一看自己双手建造起来的新区,会倍感自豪。我们这些新区人,在新区建设的潮流中奋进,无论是蓝图的规划者,还是工程的建设者,他们都在为新区的发展尽心尽力。松花江水,也会继续为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的每一次奋斗推波助澜。山水之间,有蓝色的天空,广阔的土地,有高耸的楼宇,现代化的产业园区,有江鸥起落于水间,高铁驰骋于旷野,有游船翻腾起波浪,工厂传出隆隆的轰鸣。

我们甚至可以上溯至1746年,当山西太原人傅振基落户今天的道外区天一街一带时,不会想到自己的栖身之地会发展成为今天的哈尔滨。同样,我们也未曾想到,今日松北区、呼兰区、平房区的部分区域,会以哈尔滨新区的面貌示人。今天,我们只能看到哈尔滨新区的初貌,这是一片“草木蔓发,春山可望”的景象,未来究竟如何前行,更需要一代又一代耕耘者的戮力奋斗。而关于这一切,哈尔滨人,哈尔滨新区人,所有关心和关注哈尔滨新区的人,都会拭目以待。

杨竣焱

原名杨勇,1975年12月生,现居哈尔滨。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俄语专业,退役军人,预备役上校军衔。黑龙江写作学会会员,哈尔滨市作家协会会员,喜欢诗歌、散文和报告文学创作。有文章发表于《前进报》《黑龙江日报》《黑龙江林业报》等刊物。电子邮箱:76499483@qq.com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新区初貌-哈尔滨新区发展建设侧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