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免于难的海拉尔松

冒着暴风雪进草原

      2011年春节前,我沿中东铁路拍历史建筑,顺便想走走草原。在牙克石寻找去额尔古纳的班车,呼伦贝尔草原遭遇暴风雪,气温普遍零下26——38摄氏度,非常寒冷,又临近春节去的人很少,额尔古纳的班车取消了。我只得转车去海拉尔了。草原弥漫着大雪,汽车只能走公路。而快过年了,想进草原还得我自己包车,费用极高。内心惧怕过年期间,在买不到回大庆的火车票,遗憾没去草原深处。

呼伦贝尔美 ,牧歌飞上天,情歌落草原,羊群驼来六月雪,奔腾的马群起波浪… …

这首脍炙人口的歌曲,使人们对呼伦贝尔草原充满了无限的遐想! 呼伦贝尔大草原腹地海拉尔,蒙语意为“野韭菜”。因为海拉尔河两岸,长有许多野韭菜。

海拉尔三面环山;海拉尔河、伊敏河像两条洁白的哈达,蜿蜒走过市区。有人会说你又骗人,海拉尔没有山?朋友们!请不要把西南的山与内蒙古草原的山比较,西南的山险峻高耸,内蒙古的山确是连绵浩瀚而伟状,看风景要看其有没有特点。

海拉尔气候非常寒冷,沿途看见草原遭遇了暴风雪。牧民家房前屋后堆放的牧草也不多了。在我住的宾馆里,遇到几位来拉羊的商贩们,快过年了,他们定的羊不能及时交货,羊贩子们焦急万分。

早晨,灰蒙蒙的天空;弥漫着大雪粒子,零下35度的严寒,大街上走动的人极少。我沿着六年前地记忆,想走着去西山国家森林公园。结果变化太大的城市,我走错了方向。

找一个老人问路,他说:“不用回去了,继续向前走,绕过一片军事禁区的铁丝网,不花门票进西山。”歪打正着可以逃票了。老人还叮嘱我说:“最近雪大,西山边缘发现狼的脚印,草原狼暴风雪天找不到食物,会冒险来到城市附近。”绕过一片军队营房,没遇到人盘查,顺利进西山。低矮的沙丘山峦,茫茫的松树林里就我一个人,天也快黑了,不敢偏离过远,只得沿雪地的脚印,踏着一尺多深的积雪蹒跚而行。
海拉尔松最后的庇护所

呼伦贝尔草原沙地上生长着珍贵的树种——樟子松,又称海拉尔松,属欧洲赤松的变种,是我国北方珍贵的树种之一,也是亚寒带特有的一种常绿乔木,被誉为“绿色皇后”。

樟子松性耐寒,在摄氏零下50多度以下,百木凋零之时,它却仍枝繁叶茂,在冰雪里翠绿葱郁;它又耐干旱,能在年降水量300MM以下的地区生存;它还耐贫瘠,能在缺少腐殖质的沙丘上生长。樟子松根系发达,即使大风把根部的沙土吹走,树根裸露在外,仍能正常生长。

在清朝年间,沙地樟子松林从海拉尔西到赫尔洪得、嵯岗,南到红花尔基、北至特尼河都连绵在一起,十分壮观。这片草原绿色宝库至今却消失了,仅有海拉尔西山国家森林公园内保留4000多亩古樟子松。

 那么这片沙地樟子松是怎样悄然消失的呢?

光绪二十三年(公元1897年)黑龙江将军衙门给光绪皇帝的奏折“为铁路改行南线,江省势同孤悬”上面提到呼伦贝尔副都统咨称:“该工需用木料允令就地取材,第恐林脉伤残,有妨旗人生计,其本地牲畜向逐水搬移牧游”。呼伦贝尔地方官员当年对于沙俄在其管理地区砍伐木材,是持反对意见的。而他们的呼声在大清国国力衰弱地大趋势下,丝毫不能阻挡沙俄砍伐森林。最后副都统衙门只能“恳令每十里间多留三四横木,俾便车马之行,免碰撞之害”。

清朝政府也看到不限制沙俄随意砍伐林木的危害,于光绪二十四年(公元1898年),黑龙江省要创建木值公司,承办铁路需用木材。当年四月间,黑龙江将军衙门给皇帝的奏折称“当即传知该总董等妥议价值,旋据木值公司总董周冕与铁路公司俄监工吉利斯满订立合同,价值均极公平,俄人情愿照办,遂于本年正月初九日画押讫。惟呼伦贝尔一段砍运较易,俄人仍欲自伐”。俄人同黑龙江省订立木值合同,因为呼伦贝尔“该工段工作稍后,曾于合同内声明,一举办时另立合同”;黑龙江将军也“特饬木值公司将该段木价格外减平,俄人亦已首肯”。但是,由于中东铁路进入中国境内后,铁路走向未定,同俄人订立的合同一直未画押。

自1897年起,至1903年中东铁路修筑时期。毫无约束的俄人在呼伦贝尔境内的札拉木太、莫合勒图、西泥克、位图克、伊敏、洪乌拉金、会河、并那干太等牧民放牧之地砍伐林木,用于修建铁路。

俄人在如此广泛的牧场持续砍伐林木,对脆弱的草原生态和牧民生计造成不利影响。清中央乃至地方政府为何长期不加以禁止?

光绪三十年十月二十三日(公元1904年),呼伦贝尔副都统衙门一份“为禁止俄人在属内砍伐木值咨”,上面说:“因两国睦谊,未加阻止,暂准砍伐。兹届路工已竣,且兼牧所松木甚少,若任仍前砍伐,大于本旗人生计有碍”。即使经过呼伦贝尔副都统衙门多次向俄方提出交涉,并采取一些斗争措施,迫使俄人放弃了在其所属牧所砍木。但是为时已晚,草原上大片海拉尔松消失了!后又因日本人侵华修建工事、房屋,沙地古樟子松又遭到掠夺采伐,至使海拉尔至嵯岗段仅残留海拉尔西山一片面积124公顷,而扎罗木得至哈拉哈河仅残留红花尔基 8870公顷。

呼伦贝尔古城衙门在1900年“庚子之乱”时,被沙俄烧毁。如今只能依据考证得出,旧呼伦贝尔城址在城西门外,偏西北方向的沙山下,具体方位应在今海拉尔西山国家森林公园之南。中国古代的城市建设大多受风水理论的影响,衙门是一方或一座城市的主宰,应位于城市的重要位置。沙俄还不至于连副都统衙门的“风水宝地”也砍伐了。

基于此原因,位于呼伦贝尔副都统衙门北面,现海拉尔西山国家森林公园的天然樟子松才得以保全最好。现如今公园内4600余株海拉尔松,其中百年以上的古松有1000多株,属国家珍贵保护树种。园内生长着一株胸径1米以上,树龄近500年的古樟子松—树王,呼伦贝尔各族人民历来把这株古樟子松当作“神树”。冰雪中树上总是有人献上哈达。祝福草原的平安和各族人民的团结。


雪狼刀风

陈文龙,1967年出生,黑龙江省大庆市人。高级经济师、摄影师、户外旅行者。从事教育管理工作近三十年,研究主要方向为远东近代史、中俄关系史和中东铁路历史。黑龙江省级领军人才梯队-中俄关系史学科的骨干成员,黑龙江省俄罗斯东欧中亚学会会员、黑龙江省哈尔滨历史文化研究会会员、哈尔滨市地方志学会会员,一点资讯签约作者。近年来自费考察中东铁路,并在《中国文化遗产》、《中国国家地理》、《铁道知识》、《看历史》、《环球人文地理》、《中国地名》、《华夏地理》、《黑龙江史志》、《北国旅游》、《哈尔滨史志》、《黑龙江日报》、《吉林日报》、《大庆日报》、俄罗斯赤塔日报、俄罗斯效果报(周刊)等杂志报刊以及网易、新浪、搜狐、凤凰网和中国国家地理等国家主流网站,发表了大量有关中东铁路历史建筑现状调查的文字和图片。联系方式:jinsedao@126.com 13845995750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幸免于难的海拉尔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