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活动的活动中心

人们说,当你喜欢怀旧的时候,就说明不再年轻了。或许真的是这样吧,亦或是我根本从来就是一个习惯性喜欢回忆的人。走过横跨和兴路的天桥,顺着那条曾经熟悉的路径,去看一看那座很久没关注的老朋友,它就像一位沧桑老者,在角落里安静地观望后辈的成长。从2003秋到2004年夏,这大概是我仅有的与它相处的时间,在这以后,便是路过,再后来,连路过也都没有了。于是,虽然留下的记忆不多,却依旧如此清晰——

A# 刚上大学那会,在高考中信心受挫的我励志不参加任何学校活动,过一个隐士的生活。结果生活往往就是各种不如意,我外出的时候,寝室的同学们在我全然不知的情况下推荐我参加学生干部培训和辩论大赛。更狗血的是,我竟然能够凭借一份茶余饭后凑数完成的学习报告而获得“优秀学员”大奖,并且作为我院仅有的两个获奖者被通报表扬+被宣讲成功经验。好吧,一切都很顺利,虽然我依旧不喜欢当“学生干部”,把那张精装的奖状珍藏起来便再没有拿出来的意义。

B# 我已经记不清活动中心的座椅是不是老式硬座,印象里只是主席台两侧的扩音器着实给力,坐在前排是一件风险很大的事情。

C# 作为新生的我,看那些大三的学长们穿西服维持秩序的时候,真是羡慕啊,感觉那才像是个大学生的样子,时常想象自己什么时候可以跟他们一个样。结果,后来我真的有一天穿上正装的时候,大家却说,哥们你太显老了,5555

D# 从宿舍区、教学区到活动中心,天桥是必经之路。学校组织活动的时候,便有千把人同时过桥。学桥梁的人都知道人行桥在人群行走作用下引起的振动吧,那个时候我虽然还没学习专业课,但是却真切切地体验到了什么是振动啊!那可是相当吓人的振动啊!振幅怎么说也得有半厘米了吧~

E# 大一的时候,在活动中心看演出,旁边的一位女同学郑重地告诉我,XXX已经有男朋友了……好吧,我承认,当时我就震惊+蒙圈了

F# 大一的暑假,我去哈工大的培训班学习了平面设计,大二的时候就到校团宣网络部当部员,接到的第一份任务就是为一场辩论邀请赛设计计时器界面。那个计时器的核心程序是我们部长用Delphi编制的,通过投影仪打在活动中心会场两遍的墙壁上。有意思的是,我的第一个作品,用的是流川枫和樱木花道的卡通形象组合,而且这个计时器界面的一部分(那个艺术化的“辩”字)后来竟然成为校辩论协会标志的主体——可能连协会主席也不知道我是那个会徽的作者吧。

G# 老师们曾经提到过一位传奇人物,据说99年大学毕业的他,学习成绩垫底,但是商业头脑惊人。他甚至承包过学校的电影院,竟然盈利了。听说后来他成为了大款,聘用了当年同班的学习委员,演绎着如同俞敏洪一样的故事……那个电影院在活动中心里么?这是我心中的谜团

H# 大学期间,浴池和理发店基本都在活动中心后身。每次洗澡、理发都会经过活动中心的正门,看着进进出出的身影,从同届同学到下届的学弟学妹,这个时候才隐约感到岁月的流逝。

以建筑为例,老去的事物并非注定被遗忘,这里或多或少地凝固了青春的记忆。2006年新建了学校礼堂,从此活动中心即被废弃。大门紧锁,不再开启,窗棂破碎,一片萧条。结局会是被拆除么?大学之大,容不下一座还算坚固老房子么?容不下的么?

长河

大话哈尔滨网站发起人,联系方式: dachanghe@163.com

4 条评论

  1. 么悠

    0 即将离去的长河仁兄,句句语言都暗藏着他心中最大的怀念。

    祝福林大,祝福长河。

  2. Alice

    0 容得下容不下……
    不是林大容不下…是领导心里容得下玛尼、容不下一丁点墙泥、

  3. fz

    0 看这个新闻,霁虹桥最近不会动了?

    http://news.my399.com/system/2011052/000170435.html

  4. ich

    0 我是02年入校的,怎么对这个活动中心毫无记忆啊,有啥活动是在里面办的?

相关推荐

霁虹桥 此桥非彼桥

这座桥,是连接道里与南岗的交通枢纽,也连接着哈尔滨人与这座城市的历史记忆。如今这座桥被拆除了原有的桥体结构,其标志 …

沟畔风景

我曾在何家沟畔的居住了十余个春秋,前几年亲历目睹了顾乡屯何家沟综合整治工程完成后沿岸发生的巨大变化。这是一场针对被 …

2020 哈尔滨 — 回到 1920

友谊路 · 滨江关监督公署旧址 “是时候该回去看看了。” —— 突然有一种强烈的预感。 在冰天雪地的时节造访过,也体验过这里游 …

【老道外·壹】

(北十八道街·礼化街·集良街·北十九道街·靖宇街·北新街) 老道外有着中国保留面积最大的“中华巴洛克”历史建筑街区。这些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