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哈尔滨 — 回到 1920

友谊路 · 滨江关监督公署旧址

“是时候该回去看看了。” —— 突然有一种强烈的预感。

在冰天雪地的时节造访过,也体验过这里游人如鲫的夏日。初秋的哈尔滨,对于很多人,甚至当地人来说,都是乏善可陈的。“这个时候来有啥可看的?” 是我被问得最多的问题。然而舒适的天气,宜人的温度,正是这个稍纵即逝的初秋时节所独有的。过冷或过热,都不足以支撑我去多走一步,去感受这个城市的方方面面。

低温和白雪,是哈尔滨一直以来招揽各方游客的一张名片。每年慕名而来赏雪看冰雕的游客不计其数。然而大家似乎都忘掉了属于这个昔日“东方小巴黎”那份特有的厚重的历史,就连官方好像也没怎么重点去宣传。这个城市的历史,那些曾经的大气的工整,与那些一栋栋历史建筑散落在这个城市的横街窄巷中。在我第一次造访不经意地瞥见时便已被迷住。

于是,2020年的国庆前夕,我花了将近一周时间,将近按图索骥地造访了这批老建筑一趟。在进行资料搜集期间,曾大量参考大话哈尔滨网站及公众号的相关资讯,在此谨表谢意。

红军街 · 原意大利领事馆

兆麟街 · 原满洲中央银行哈尔滨支行

东大直街 · 原德国路德会教堂

东大直街 · 圣母帡幪教堂

中央大街 · 原马迭尔宾馆

东大直街 · 原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

果戈里大街 · 原环城银行

南十四道街 · 清真寺

哈尔滨目前共有三百多处不可移动文物建筑,连同那些尚未在册的历史建筑,它们主要分布在道里和南岗两区。而道外则有自成一派的中华巴洛克建筑群。这些建筑大多建于上世纪初至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经过逾百年岁月的洗礼,到今天它们都有各自的命运:有些已经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有些得到了精心的保护和修缮,成为了哈尔滨的城市名片;有些成为了学校、单位等的办公处所;有些披着历史建筑的外衣改变了原来的用途,大多变成了商铺或餐厅;而更多的,则是随着岁月的风化逐渐倾颓,继而人去楼空渐渐变成废墟。

买卖街 · 原伪满警察厅

也许是近年东北三省的经济一直发展缓慢,也许是动迁所耗费的人力物力实在过大;致使很多即使沦为危楼边缘的旧建筑仍能幸存至今。即使如今满目苍夷,从那些精致的结构和装饰还是轻易能看出这些建筑昔日的别致与大气。那些曾经承载过的光鲜繁盛的岁月和历史,与今天的落寞和萧瑟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西十四道街13号民居楼建筑

西十四道街16号民居楼建筑

买卖街 · 侵华日军兵营旧址

买卖街 · 俄侨灌肠厂旧址

更特别的是,这些破败的旧建筑很多还充当着冰城居民的日常起居柴米油盐的角色。哈尔滨的建筑大多遵循 “前店后居” 的原则,距离中央大街一步之遥西十四道街的两栋老建筑,穿过那商店旁的门洞,仿佛穿越了一条时光隧道 —— 几栋明显已经日久失修的居民楼,如蔓藤般野蛮生长的电线,甚至楼梯也几近坍塌。但从那些精致的建筑装饰风格又分明可以看出昔日这里的繁华与工整。在那驻足的短短几分钟,看到一些居民如常地进进出出,也许他们对于像我这种 “大惊小怪” 的外地人早已司空见惯。那边厢,近在咫尺的中央大街正在上演日复一日的热闹与喧嚣。游人们争先恐后地与那条街上也许差不多年代的旧建筑自拍打卡。但这一切,似乎如平行时空般,都与这里的居民无关。

北四道街 · 松光电影院旧址

靖宇街186号历史建筑

靖宇街245号 · 滨江马路工程局旧址

靖宇街261-265,267-275号历史建筑

靖宇街279号 · 原道外区政府

目前大部分内院已不得内进,只能惊鸿一瞥

大六道街14-18号 · 基督教堂

北四道街 · 松光胡同

北三道街市场 · 上:2015 下:2020

终于下定决心要好好走一次老道外,头两次要么败给了浅尝辄止要么败给了天气。而这一次因为地铁施工,半条靖宇街都被挖烂了。严格来说,这次是败给了天意。但我还是从二十道街走到了头道街,把能走的都走了一遍。这几年关于老道外动迁改造的新闻不绝于耳,但是动迁的难度和工程量是可想而知的。这次我看到的是大部分老建筑直接以危楼的原因被围蔽起来,只能靠近而不能进入。细看这些几乎沦为颓垣败瓦的街区,时间在它们身上刻下了一道又一道印痕。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它们曾担当过不同的角色,如今在这些早已人去楼空的建筑,那些曾经的精致,与周围现在的落魄,这种近乎直白及强烈的对比,似乎在坦然宣告着一切皆空。

颐园街 · 原葛瓦里斯基住宅

吉林街 · 原捷克斯洛伐克领事馆

西大直街65号历史建筑

东大直街 · 原圣母安息教堂钟楼

工厂胡同(现已拆迁) · 圣·伊维尔教堂 (2015)

六天的行程,按图索骥的部分大致上都完成了。第一次来哈时,正值哈尔滨即将开始城市大改造。这次我看到了重新改造的哈尔滨火车站,五年前还是一片废墟现在已修旧如新的圣·伊维尔教堂。也许是因为修地铁的关系,一部分保护建筑也被围蔽起来做修缮工作。那些星罗棋布般散落在这个城市的旧建筑,定格了某个时空某段历史,但正如前文所提及,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也正面临着不同的命运。也许到最后,它们也终将消逝于风中。

行程的最后来到了松花江边的老江桥,这条服役了110多年的铁路大桥在退役后变成了一座观光桥。时值一个晴好的黄昏,在江上吹着还不算凛冽的妖风看着太阳渐渐西沉,我开始日常人生思考。五年前因为一些巧合,这个地方被赋予了一些不一样的意义。五年后的2020,全世界都始料不及的一年,我也有点始料不及地回到这个五年前的出发点。五年前我在这里感觉到有些东西即将翻篇;五年后同样在这里我却惊觉有些东西原来早已翻篇。就在这些时间人物地点的定点对照下,蓦然发现,我的人生轨迹原来又已前进了一些。

就似这一区 曾经称得上 美满甲天下
但霎眼 全街的单位 快要住满乌鸦

筑得起 人应该接受 都有日倒下
好景不会每日常在 天梯不可只往上爬

爱的人 没有一生一世吗?

大概不需要害怕

hjccc2

南方土生土长但对北方文化充满好奇。过去五年间曾三次到访哈尔滨,对哈尔滨独特的建筑风格及历史深感兴趣。

1 条评论

  1. 热搜

    0 文章不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2020 哈尔滨 — 回到 1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