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俄国人名命名的车站

中东铁路历史悠久,站名五花八门,有以古代帝王命名的,如成吉思汗站;有以少数民族语言命名的,如萨尔图站(现大庆站);有以高山峻岭命名的,如虎峰岭;有以地域特征命名的,如帽儿山等等。有趣的是,还有一些是以当年修筑中东铁路的俄国人名字命名的……

以当年俄国筑路工程伊林名字命名的伊林站

以当年俄国筑路工程伊林名字命名的伊林站

京哈线上的王岗站

京哈线上的王岗站

百年前修筑中东铁路建时,铁路沿线地广人稀,俄国人不知当地地名,铁路通车时,便用数字或筑路工程师的名字给车站命名。如原东部线(现哈尔滨—绥芬河间)的依林站(现伊林站)、萨拉站(现治山站)、鲁卡绍沃站(原九江泡站):西部线(现哈尔滨—满洲里间)的原沙力站(初称沙尔达诺娃站)、谢苗诺夫斯基站(现卧牛河站)、葛西诺瓦站(现东壕站)等,均是以俄国筑路工程师名字命名的车站。

滨绥线鲁卡绍沃站(原九江泡站)

滨绥线鲁卡绍沃站(原九江泡站)

站名中不乏俄国官员的名字,如现京哈线上的王岗站。王岗站初称第六十三号小站,后改称尤戈维奇站。尤戈维奇是中东铁路工程局总工程师,中东铁路选线、哈尔滨枢纽站及松花江大桥选址的决策者,声名显赫。为纪念他的历史“功绩”,1903年7月14日中东铁路全线通车时,中东铁路当局用他的名字给车站命名。

滨洲线成吉思汗站

滨洲线成吉思汗站

还有三个站名是俄国女孩的名字。传说,当年修筑东部线高岭子段时,负责该段筑路的俄籍工程师有三个可爱的女儿:丽达、萨拉和维拉。远在异国他乡,工程师非常思念家乡的女儿。于是,通车时便以三个女儿的名字给车站命名:丽达为后来的冷山站、维拉即为后来的分岭河站,萨拉为现的治山站。1993年高岭子线拆除,冷山站和分岭河站被取消,治山站现为滨绥线(哈尔滨—绥芬河)上的四等站。

兴安岭上“无字碑”

兴安岭上“无字碑”

有的站名还有传说故事。传说,沙尔达诺娃是一位漂亮而要强的俄国女工程师,百年前开凿兴安隧道时,负责隧道贯通计算,该隧道长三千多米,丝毫不能偏离。她因隧道未预期对接而自责,且投崖方式自尽,以身殉职。结果,她死后次日隧道贯通,事实证明她的计算结果准确无误。为纪念这位自尊的女性,当局将这里的车站命名沙尔达诺娃站,后改称沙力站(现已封闭)。并在兴安岭上为她修建了一座用石头垒起的纪念碑,不知为何碑上没有任何文字,人称“无字碑”。

以俄国人名字命名的站名,堪称中国铁路站名百花园中的“奇葩”,彰显出中东铁路厚重的历史和多元性。

王宝滨

前哈尔滨铁路工务段主任,哈尔滨文史馆馆员,著有《中东铁路旧事散记》一书。联系方式:2665164376@qq.com

相关推荐

1 条评论

  1. 还好后来东北中国人多,要不然成斯拉夫人的天下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以俄国人名命名的车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