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前,请为我拍张照片:陈松中东铁路西线摄影随笔(中)

1.webp

引子

入秋,终得凉爽,再度出发。这次是计划已久的中东铁路西部线之行,即从哈尔滨到满洲里这一段。每天以日志流水账的形式记下所见所感的随笔,自东向西,分为上中下三篇,不想去承载什么沉甸甸的历史,只要结集一套属于自己的中东铁路现状记录就好;更不妄想借此振臂高呼、口诛笔伐,只想安安静静地给贫乏的自己补上历史地理课。

2016年8月10日 昂昂溪

昨晚睡得香,一夜未醒,一觉天亮。这两天也是够拼的,总有巨大的压力在身,用句时髦的话讲,真是使出“洪荒之力”。

今天的任务很艰巨,因为不能住宿昂昂溪,所以早晚得从齐齐哈尔市区通勤到达,往返需50多公里,自然不能轻视,故不能睡懒觉,需赶早出发,随着鹤城清早的车流向南涌去,写生要趁早。

说句实在话,昂昂溪作为齐市的一个行政区真是有些牵强,连接两地的齐昂公路很窄,通过效率很低。没有办法,谁让昂昂溪是当年中东铁路的中转站呢,谁让昨天傍晚去“踩点”就立即被迷住呢?谁让之前王兆明老师曾两度向我推荐此地呢?谁让这里有多达111座历史保护建筑呢?谁让我极为青睐这里的人车稀少,安静避世呢?
方才还在下着小雨,这会儿转为半晴,很给力。在迎宾路、铁北街、罗西亚大街之间转来绕去,仔仔细细地看,寻觅着适合写生的位置。

再次来到火车站广场。老车站现为“国际旅客候车室”,不知哪里来的什么国际旅客,倒是瞧见其大门好像开着,推开便进,竟可通过这正门穿建筑而过,再从后门进入火车站月台。担心有铁路工作人员来管,但担心是多余的。站台上伫立着滨州铁路时期的老木桥,说是木桥,其实主体结构主要为钢材,形式与一面坡、横道河子的跨线天桥很相似,只是保存得更为完好。而火车站建筑月台一侧,有木制的凉亭,亭顶为带有装饰老虎窗的坡顶,样式之前从未见过。月台上展示的老照片中,历史上的凉亭有贯通的若干跨距,有很长的长度,而现在只保存有一部分。

老照片还提示我,昂昂溪的月台上曾于1949年12月9日,留下过访苏归国的毛主席的足迹。

2.webp

3.webp

4.webp

5.webp

6.webp

7.webp

8.webp

9.webp

历史上的昂昂溪,作为中东铁路上重要的一个节点,当年多么的繁盛;而今这里人迹稀少,恍如隔世。遗存的数量之多,在这条铁路线上也是少有的,但多数为民宅,形式与大庆、杜蒙一带很相似。挨个儿找到民宅之外的几栋公共建筑:火车站、铁路俱乐部、铁路医院、铁路房产段、铁路工程师办公楼,但没有找到铁路货物处,当然也见不到据说在八十年代被残暴拆除的“喇嘛台”教堂,而旧照片的这座老教堂,拜占庭风格的气度不逊于哈尔滨的圣索菲亚教堂。

罗西亚大街,形成于1907年,两侧排列着俄式老屋和日式老屋。但这个街名大有名不副实之感:一来,因为除建筑之外,街路的状况实在可以用悲惨来形容,坑连坑,洼连洼,过车扬尘,且车速只能控制在时速十公里以下;二来,并非什么“大街”,可能这个尺度在当年可称其为壮大,而现今只能算作精巧温馨。

10.webp

11.webp

12.webp

13.webp

14.webp

15.webp

16.webp

选在铁路医院的院子里来画这栋老楼的写生。这院子甚好,有树荫,可停车,又有新建筑里的卫生间可以用。几乎无人打扰中完成水彩写生。期间,走过来一位大婶对小孙女说:“来,看看爷爷在画什么?”老婆说“叫爷爷有些早。”我则哭笑不得地说:“叫叔叔就行。”来缓解尴尬。

简单的午餐后,又到了铁路俱乐部画写生。当年的俄国铁路员工的休闲、娱乐场所,时下空置着,大门紧锁,对其内部空间的了解只能仰赖在双手遮着光趴在一层的窗户向屋内张望,只能借助想象力与推测之上。这也是我们各地众多历史保护建筑相似的现状,即要么废弃,要么空置,要么虽有人使用,但想进入参观,“对不起,我们这儿有规定,不允许参观!”把一腔热血的相关人士拒之门外,这种只挂个牌子的保护方式,只允许人们端详一下建筑外观的方式,绝不利于文化历史的传播与沿承,应当在不形象使用或经营的前提下,开启可供参观甚至提供导览的方便之门,因为,历史遗存属于所有人。

17.webp

18.webp

19.webp

20.webp

21.webp

22.webp

23.webp

兴致高涨,所以感觉不到劳累,感觉不到又热起来的天气,感觉不到草丛中蚊虫蚁蝇的叮咬骚扰,也感觉不到时间飞快地流逝。

安静得在有些人眼里有些死寂之感的昂昂溪,要作为城市的一个城区已经非常地不合格,毫无生气的这里,到处可见荒废关闭的小店,好像在不久之前这里曾经繁华过,就连全国各地火车站广场必见的热闹场景都见不到,倒成了老人纳凉聊天之处。而且不知是何故,这个堂堂的齐齐哈尔的一个区,竟连一座像样的超市或一间旅馆都没有?

2016年8月11日 齐齐哈尔

早上起得较晚,今儿个任务不重,只需在齐市区看几个地方。

百度地图上找今天的几个目的地都在住处的西北方向。顶着大太阳穿街走巷,步行到第一站:天主教堂。天主教堂的全称为圣弥厄尔教堂。是1929年瑞士籍天主教神父主持修建,高耸入天的哥特风格,但缺少细节,仅在壁柱上方有些简练的柱头装饰。正巧内部在做礼拜,进入凉快下也好。

24.webp

下一站是齐齐哈尔市博物馆。此建筑的形式一看便知是仿照中国美术馆的时代产物。闻着塑胶地板刺鼻的味道快速浏览完美术方面的临时展览,上到三楼参观齐齐哈尔的历史展。自然也是按照从远古走来,再到近现代的时间轴线为主线。乏善可陈之中,倒是提醒我,在清代,这里就是黑龙江省的权力中心,并有800多年建城史和255年的黑龙江省省会史;而时任省政府主席的马占山,曾于江桥抗战中打响了中国武装抗日战第一枪。

市博物馆的隔壁就是督军府,目前正在修缮,无法参观。一栋典型清末风格灰色砖构外加木构凉亭的小楼挺吸引人。绕着院子围墙向内张望外加拍照。

接下来要去卜奎清真寺,其所在区域为是回民聚居区。

到寺门外挺兴奋,看着古朴而细腻的外门楼,顿感作为民族风格的清真寺真的很少见很新奇。入内,购门票每人6元。可院内实令人失望,破旧不堪,老建筑与不同年代的新建筑混杂在一起。可能是对清真回教了解太少,总是加倍敬畏相关的场所,在里面活动自然谨慎小心,生怕越雷池半步。寺内有一人家在操办白事,头戴白帽的壮汉牵着一只大个儿公羊,向东面的一个院里使劲地拖拽要去宰杀。而在西面的院子里,先是见到地下有鲜血,后见到被杀的羊的遗骸,叫人心生恐惧,更生困惑,为何在庙宇中血腥地夺去生灵之命?原本特地带着速写本,想在现场画一幅速写,可见此情境,立即离开。

25.webp

26.webp

27.webp

明天继续向西北方向行进,经富拉尔基、龙江、碾子山,抵达大兴安岭脚下的扎兰屯。

2016年8月12日 富拉尔基 龙江 碾子山 扎兰屯

今天又要赶路,所以一早出发。

富拉尔基,现亦为齐齐哈尔的一个行政区,也是当年中东铁路的一站。这儿也有一座天主教堂,叫大圣若瑟天主教堂。铭牌标示,该建筑也是由当年的瑞士籍神父出资修建,但2002年,因成为危房进行复建,怪不得建筑的一些细部呈现了一些粗糙与草率。见我们在院中拍照观望,教堂里义工大婶出来给我们介绍这儿,介绍那儿,还不停地推荐附近的好玩儿去处,非常热情。我们也向她询问得知,富拉尔基的俄式老建筑位于“铁北”一带,当地人称作的“甲区”。“甲区”有大片的百岁中东铁路住宅建筑,被年龄在几十岁左右的单层红砖房包裹着。与一路所见几乎一样,杂乱无章的红砖房多矮小,即便数量多,也难掩俄式老屋的高大气度。

28.webp

 

29.webp

30.webp

31.webp

32.webp

33.webp

34.webp

除了中东铁路的住宅区之外,富拉尔基的“铁北”与“铁西”地区,还存留有若干大面积的个建于上世纪50年代初的住宅小区,时刻告知像我这样的过客:这里曾是共和国建国初期的最牛的重工业基地,重型机械和钢铁产业曾持全国牛耳。特地找到一位上年纪的老妇攀谈,老人家作为钢厂的职工,1953年就住进这里,这每个单元门洞都雕刻书写有“毛主席万寿无疆”字样的红砖三层住宅楼,且每户当年均按计划经济的方式配有床、柜、桌椅等家什。

35.webp

36.webp

37.webp

38.webp

今日暴晒,气温再度高达三十度,真是个挑战。

离开富拉尔基,进入龙江县。据之前网上查找的有限的资料,这里的几个乡和村曾是中东铁路的站点,顺路看一下吧。
自东向西,先后到访黑岗乡、白山乡、龙江县、老道乡、鲁河乡,但未见一栋老建筑。倒是在老道乡的大片水稻田旁的树荫下解决了午餐问题。没有历史遗存可以聊,那就和一位在田边巡视的农妇聊开了农活的大事小情。今年这个地区严重干旱,水稻情况尚佳,但玉米吃不消,大面积干枯,产量要大受影响。农妇家里承包了150余亩以水稻为主的耕地,一年下来,净剩十万八万,但看得出来,挣的都是辛苦钱,面对这大面积耕地,得付出多少的耐心和劳碌啊!借机会近距离地端详了一下尚未灌浆的翠绿的稻穗,被从西边的风吹着,稻草唰唰作响,祝他们今年有个好收成。

39.webp

40.webp

41.webp

距齐齐哈尔市中心二十多公里的昂昂溪算作齐市的一个区也就罢了,距鹤城一百多公里的碾子山,竟也是齐市的一个区!实在让人想不通!而此处的区貌区容实在不能让人恭维。好在此地有一座老水塔,有几栋老住宅可以凭吊一下。在一栋老住宅外拍照片时,破旧不堪的房门里出来一位大哥,见我们拍照,自然不知我们的来意,抱怨道:“照片拍了不少,从来就见不到实际的!”我只能冲着他苦笑。

42.webp

43.webp

44.webp

45.webp

46.webp

碾子山一名源于此出产的优质花岗岩。这一点从当地的房屋建造就可领略,砌筑方面用到了大量的石材。石料采于周边山区,公路旁竖立着大型的宣传标语牌,上书“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而牌子后面却是一座座曾经蔓延金代长城的被采伐的荒山秃山。而一路上经过的河流,也难见“绿水”,多为枯水、黑水、浑水。

离开碾子山,进入内蒙古界,也进入大兴安岭的东坡余脉,出现了更多的山地,但多平缓,地貌则比黑龙江呈现更多的旷远。

顺利到达扎兰屯。

先到达扎兰屯历史陈列馆,这座建筑曾经是当年的中东铁路俱乐部。展厅内容不多,但言简意赅地阐明了扎兰屯的历史,参观观众也不算少,不少是携家带口领着小朋友。看来,不管地方大与小,这种宣传讲述推介真的是非常非常有必要,绝不能忽视人们想要了解一个哪怕很小的地方的强烈诉求。

47.webp

48.webp

49.webp

50.webp

51.webp

另外一座博物馆,中东铁路博物馆,号称是国内相关历史的第一座博物馆,正在布展,不开放,实为遗憾。
沿街一路寻黄白色房子,因为这一路各地的俄式老建筑几乎都被粉刷成毫无个性、千篇一律、明哲保险的黄色与白色。就连火车站旁的水塔也被刷成纯度极高的黄色,仿佛游乐园里的卡通城堡。至少,历史上的用色肯定不是这样的。按照这个惯性思维的导引,远远看见有此类配色的房子,就下意识地走近看看是不是老建筑,着实被许多刷成黄与白的假古董骗到。

2016年8月13日扎兰屯

不敢松懈,早起,今天是写生之日。

吃过早餐,见火车站附近有集市,不能放过。见到了煮过的松塔和还未变色的绿绿的不停蠕动的蚕蛹,这些都是当地特产。而市场为数不少的回民羊肉摊,则是血腥脏腻的模样。

52.webp

53.webp

54.webp

市场旁座落着六国饭店和旁边的扎兰屯伪旗历史陈列馆(中东铁路避暑旅馆旧址)。前者过去为俄国人经营的西餐厅,而现在为民营的西餐厅。进入有服务人员热情地领着参观。后者,门口遇保安,说今日停电,不能参观,不免让人起疑生厌。

55.webp

56.webp

这附近不少老建筑均经过钢结构的加固处理,包括老火车站建筑,有如加了一道道白色钢箍,十分生硬蠢笨,而且覆盖遮挡了一部分原有的造型外观。让我想起在台湾台北参观过的华山文创园里,老建筑被巧妙的秩序的钢构加固,浑然一体,秀美而毫无违和感。

57.webp

58.webp

按计划到扎兰屯历史陈列馆旁去画写生。选在建筑南侧的绿地上,身后有树荫,无人干扰。这栋建筑南、北、西各有一个凉亭,西侧为一层,而南北的凉亭体量较大为两层,十分精美,是刻画的重点。今日风大,左手不离画架,生怕其被风吹倒。

完成这幅水彩,去参观旁边的吊桥公园。园里的吊桥也是百多年前中东铁路时期的产物,只是其形式感并不是我欣赏的,公园景色平平,使用了一下园里的卫生间,脏得令人难以置信。

中午回旅馆小憩后,下午再战。

按计划,画老火车站。可昨天开门的前院,今天由于是休息日关闭,但还好,其正对面街旁的位置,可画一幅正立面的一点透视的构图。

59.webp

60.webp

之后又到昨天走过的站前的一片(水塔街附近)老房,准备再画幅速写。进入巷子深处,正在寻合适位置,忽见一房内一位装扮极妖艳暴露的大胸妇向走过的一位男子呼喊:“过来啊!”此时突然明白过来,为何这一片房舍几乎都挂着旅舍的招牌,也是突然记起昨天踩点时,为何一名美艳妇原本坐在台阶之上,见到端着大相机左拍右照的我们,迅速起身躲进屋中。原来如此,吓得我们赶紧离开这“红灯区”,哪还有在此画速写的雅兴。

61.webp

 

62.webp

63.webp

64.webp

转至早上去过的火车站广场北侧的一片老房区域,觉得那里比较“正经”。又走到早上发现的带有户外凉亭的人家屋外,开画,这家有狗,不停地叫,主人闻声出来,攀谈起来。

其实,民宅的凉亭在中东铁路沿线见过太多,但像扎兰屯这款开敞式的,拥有整根原木塑刻而成的粗壮木柱的凉亭,之前从未见过。而附近有好几家带有此类凉亭,据说当年只有官员之宅才有这样的配置。但现实的保护情况并不乐观,同老房子主体一样,多数被后建的丑陋的房舍挤占、压踏,均已不完整,而长年的风侵雨蚀,破损脱落,残相令人揪心。见我们对老建筑如此感兴趣,这家主人还盛邀我们进屋参观,他们自豪于自家的房子一直没有改动,一直用简单的维护修补来保持原样。进屋观瞧,的确如所言,果然见到原汁原味的地砖、地板、墙裙、门窗、壁炉,还见到了非常少见的天花角线及中央的石膏雕花灯盘。另外,在扎兰屯还见到了好几处其他地方少见的,住宅旁那单面坡的纯木构仓房,用材也是厚重实在。

65.webp

66.webp

67.webp

号称“塞外苏杭”的扎兰屯,历史上几度都是重要的移民城市,可总体感觉平平淡淡,只能说代表了北方城市综合面貌的平均水平。但对于我要考察翻看的与历史相关的内容,收获还是不小的。

未完,待续。

陈松

1975年生于哈尔滨,号泉斋主人,独立设计师,自由撰稿人。自幼师从艺术家胡梅生先生学习国画﹑书法。1997年大学毕业后从事室内设计至今,曾任黑龙江国光建筑装饰设计研究院副院长。近年主攻水彩画创作,并实践将原创艺术与空间设计相结合,作品被众多业主收藏。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建筑装饰协会设计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理事;黑龙江省室内设计学会理事;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环境设计艺委会委员;高级工程师;全国资深室内建筑师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离开前,请为我拍张照片:陈松中东铁路西线摄影随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