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的夏天——1997我的毕业季

那是1997年的夏天,随着校园里悄然出现的旧物地摊,我的毕业季也同时开启,结束毕业设计抬头望向窗外时,才发现告别的日子已经近在眼前。时光荏苒二十余年过去,我却依旧会不时梦回校园,回到自己的青春岁月。

毕业答辩是大学时代的最后一次考试,没有电脑演示,没有ppt的年代,所有设计内容都要在图纸和论文中搞定。

黑板右侧写着当天在这间教室参加答辩同学的名单,教授们会准时入场,同学们提前在教室里等待,等待迎接大学学业的终结。

复印好的全套毕业设计已经提前交给老师,答辩的同学需要在几分钟内向教授们讲解自己的设计思路,然后回答问题和质疑。答辩期间学生除了挂在黑板上的图纸,不能去翻看自己的其他资料,否则很可能会被老师们怀疑这个设计你是不是自己完成的。

我的大学那时名字叫长春光学精密机械学院,大家都习惯简称之为“光机学院”。现在改名叫做长春理工大学,虽然是学院升级成大学,却变得毫无特色。作为一个标准的工科大学,这座大学有着古板的校园和建校之初落成的陈旧主楼,毕业前大家都会在老主楼前穿上学士服留张影。

当时学校能提供给毕业生的学士服数量很少,甚至没法满足一个班的人同时穿学士服照相,大家只能轮流穿来拍下自己的毕业标准照。

我的系93级本科班一共只有三个班120人,却来自全国30个省,各种口音经过了四年的磨合,听起来都已经如同乡音一般熟悉。那个年代没有毕业典礼,全班最后一次聚会是拍毕业照,没有学士服,每个人都会穿的正式一点,让这最后的全班集结显得有一些仪式感。快门按下之后,大家就开始进入匆忙的离校流程,让人甚至会暂时忘记即将到来的分离。

离校前的最后一天邮局会上门办公,用专车把同学们打包好的行李拉走,发往全国各地。

发完行李,大多数同学会乘坐当晚的火车离开,发行李的现场很少有人说话,大家都不知都在默默的想些什么。

要离开的同学T恤衫上被写满了签名和祝福,从今以后各奔天涯

当篮球场上的行李清空以后,当天离校的同学开始在这里集合。

那个时代的长途火车大多数是晚上发车,下午学校会租来几辆公交车统一安排送站。公交车会在校园里缓缓巡游一圈,让同学们再看看校园的样子。

汽车离开校园,校门外满是挥起的手臂

火车站前最后一次以大学生的身份排队,这次不是按班级,而是按车次

天南海北素不相识的年轻人经过了四年共同生活,许多人从此有了一生的朋友。

对我们这些年轻人来说,这可能是人生第一次真正感受离别,知道什么是“天各一方”。我的语言竟然如此无力,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描述当时的感受,只是当我翻开这些照片时,依然有些什么在心中涌动。

当汽笛鸣响,站台上响起送别的歌声,是什么让那时的我们泪流满面?

祝你们幸福,再见

那个年代,世界很大,通讯很慢,一封信要在路上走很久,挥手道声“再见!”也许此生再难相见。

一般家离得近的同学会晚走一天,送别完同学回到凌乱的寝室,我们几个把这几天没空打扫的寝室最后打扫一番。熄灯了,有人提起话头,几句话之后就会重归沉默,缺了几个人的寝室连卧谈会也开不起来……

当清晨再次来临的时候,我看到那几张空床才确信这次真的是告别了。

菁菁校园永远都充斥着年轻人的活力与笑声,这样的告别每年都会重演,但对于我来说,那是我人生第一次认真的告别。多年以后回首我才明白,当年告别的不只是同窗四年的同学,还有自己的青春岁月。

很幸运,我用照片记录了它,记录了自己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岁月留痕,告别的那一天,恰逢香港回归之日

笑熊

一个爱玩的原照相师傅。公众号“笑熊杂货铺”,ID:bear8wx

相关推荐

界江边陲小镇——嘉荫县

去伊春游玩,必去界江边陲小镇-嘉荫县。不巧的是早晨刚从哈尔滨市出发,便碰上大暴雨,而且越下越大,丝毫没有停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告别的夏天——1997我的毕业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