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谴责殴打文保专家的野蛮行径!

长河今天得到的消息:2010年4月3日上午,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会员、中国文物学会会员、哈尔滨市历史文化名城专家委员会委员曾一智女士,在哈尔滨道外区南勋街“道外中华巴洛克二期工程”的区域考察时,被在此实施拆迁的人员拖打。如今几天过去,虽然曾一智向警方提供了打人者的照片,但警方称追查工作没有进展。

4月3日上午,曾一智在考察时发现,位于哈尔滨南勋街头的金剑啸烈士故居及其早期革命活动旧址多处门窗被砸毁,室内一片狼藉。而这一区域已被规划局定为修缮保护的对象,却面临着许多建筑严重被毁,多数房屋的门窗都支离破碎的现状,甚至已经认定为不可移动文物和公布为保护建筑的建筑也不能幸免

当曾一智正在现场拍照时,从南头道街方向过来数十人,有的身穿城管行政执法服装、安全生产执法监察服装及一些身着便装的人,这伙人冲上来开始砸房门。曾一智见状冲上前去,大喊:“这是金剑啸烈士的故居已经定为文物了,不许砸!”但无人理睬。她提出要跟负责拆迁的人谈时,一个身穿黑色夹克的中年男人从人群中出来,一把拽住她,极粗暴地狂喊:“去指挥部!”并连推带打,把她拖拽至南头道街与南二道街中间的位置。随后中年男人回到拆迁现场,曾一智又跟回现场,再次大声阻止他们对这座珍贵文物建筑的破坏性打砸,一边继续用相机拍摄记录。这时,拆迁人员中又上来两个着便装的男人,其中一人打了曾一智两拳,并抢夺相机不让拍照,曾一智护住相机后,另一人又冲上来抓住相机镜头砸在曾一智嘴部。在场市民无不气愤。曾一智悲愤至极,她冲着那伙人大喊:“革命烈士为了你们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你们却在拆他的房子,干违法的事情!我要马上给市委领导打电话!”那些人看到曾一智拨通了市委书记秘书的电话,就迅速离开了。

当曾一智准备报警时,发现现场有民警在场。靖宇派出所的警官将她带回派出所做笔录,在场目击的市民也主动一同前往为其作证。曾一智将拍摄到的打人者的照片在派出所的电脑上复制给警方,希望能早日破案。做完笔录后,警方同当事人一行来到哈尔滨市道外区棚户区改造拆迁指挥部。室内只有两名女工作人员,她们说拆迁指挥部共分5个工作组,曾一智让工作人员介绍一下负责南勋街一片拆迁是哪一个工作组时,一名工作人员说“不知道。”另一名说“别跟她废话。”

当地居民着急请警方按照片追查打人者,接警的警官说:“你们发现打人的人就挂110,我们马上就到。”

曾一智分别在4月4日、5日拨打靖宇派出所的电话,得到的都是:“等负责此案的民警上班以后由他回答。”6日再次拨打电话,说该民警下片儿办案,拿照片去核对了。但曾老师一直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

以上文字,原再与今日《黑龙江日报》。曾一智是著名的文物保护专家,黑龙江日报资深记者,多年来为了北京和哈尔滨两地的文物保护,做出了突出贡献。关于曾老师的详细报道,请参考CCTV中国文化遗产保护年度杰出人物-曾一智南方周末-曾一智:笔战“推土机”这两篇文章。

长河想说的是:

我是一名出生在哈尔滨的八零后,我没有机会亲眼目睹哈尔滨最富盛名的建筑- 圣尼古拉大教堂——这是我的悲哀,我想我不能眼睁睁看着继续产生新的悲哀!

当一座城市无法保护既有的文化财产,发展和振兴也就无从谈起!

当政府可任由暴徒殴打对社会有责任心的专家,法律何容?公理何在?

如果管理者首先操起棒子毁灭城市文化的根基,那么要文化部门还有个啥用?

文化不是一个物件,想摆哪就摆哪,也不是木头,想雕成啥样就是啥样。它只存在于民间,存在与大多数市民的内心中……

长河

大话哈尔滨网站发起人,联系方式: dachanghe@163.com

5 条评论

  1. DIESEL

    0 新与旧的矛盾一直在上演,其实谁都站在自己的岸头,有自己的理由.不保遗址何以发展;不拆遗址何以建城,且现在的新建不是未来的遗址吗.

    这问题仍需各部门慎重考虑,仍需解决!

    • 0 @DIESEL, 不全如此,文物收到法律保护,不容侵犯。重建的文物,就没有历史价值了。这也就是无法重建圆明园的原因

  2. 于冰

    0 我也是生在哈尔滨的一名八零后。
    最近去省图,看到了很多老照片,渐渐发现,哈尔滨这片土地,曾经承载着那么多的辉煌。
    面对道外老建筑的损毁,我很伤心,却又无能为力。这种无力感,很困扰我,致使很多事情,我不敢去面对。早就想去道外走一走,可是又怕去了会伤心落泪。
    很佩服曾记者,有那种勇气,信仰坚定。希望她一切顺利,祝福她。

    • 0 @于冰, 是的,我想我们都应该向曾记者学习,学习她那种韧劲

相关推荐

疑似日军遗迹(物)

疑似日军建筑 2010年7月16日,哈尔滨市南岗区王岗镇,哈西客站二标段艺体街中桥工地。施工人员正在进行桩基础钻孔施工到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