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人在哈尔滨系列之七“百姓生活”

波兰作为一个历经磨难的东欧国家,经历三次灭国。在1795年,“好邻居”——沙皇俄国、普鲁士王国、奥匈帝国将拥有波兰领土瓜分殆尽,拥有800年历史的波兰灭亡。

△ 中国历史上的“三家分晋”变成了“三国分波”

1809年拿破仑帮助波兰人复国成立华沙大公国。1815年拿破仑被反法联盟打败后,波兰再次亡国。沙俄在波兰领土上建立波兰王国(傀儡政府),受沙皇统治,虽然不是独立政体,但是原本有宪法可保障波兰人自由,官方依然使用波兰的语言与文字,但这不能阻挡波兰爱国人士对于复国的热情,密谋发起革命。当革命失败后,俄军进驻华沙,开始转而强力镇压,结果就是波兰语言、文字从此被禁止,波兰王国也遭受废除,大批的波兰人被流放到西伯利亚。

△ 二战结束后,满目疮痍的波兰首都华沙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1918年10月波兰复国——波兰共和国成立。20年后的1939年9月1日,纳粹德国从西向东进攻波兰。9月17日,苏联红军从东向西进攻波兰。最后,纳粹德国与苏联“胜利会师”,波兰第三次亡国。三次灭国,三次复国,这个国家有着强大韧性和毅力,这段经历在世界上也是绝无仅有的。

△ 哈尔滨的一批“波兰精英”在“波兰之家”的合影

哈尔滨的波兰侨民是伴随着中东铁路而来。在中东铁路建设局的人员构成中,波兰裔工程技术人员占30%,铁路建设工人员约占75%。随着中东铁路的建设,一些波兰人同俄国人一起进入哈尔滨和中东铁路沿线的地方。也许是因为这些波兰人有着良好的教育基础,波兰裔的工程师在哈尔滨的城市建设中占据着一些重要岗位:建筑工程师伊奥基什是哈尔滨建筑方案的设计人,而方案的实施者是扬·奥博罗涅夫斯基。工程师兹倍德涅夫斯基是城市给排水、有轨电车线路和城市主干道的设计师和建设负责人。城市总兽医师和屠宰经理也是波兰侨民А. 申布伦。第一批医院和诊所也是由波兰侨民菲力克斯·雅辛斯基和亚历山大·华西列夫斯基建立的。后者还成立了细菌实验室。

△ 葛瓦里斯基的工厂账房

同时,这座新兴的城市也为这批异国“淘金者”的乐园。波兰裔俄商乌卢布列夫斯基创建了中国第一家啤酒厂;葛瓦里斯基与合伙人,在傅家店四家子(今道外区北十六道街附近)开办了火磨厂以及后期的若干个林场;波兰裔兄弟伊利奥·阿罗维奇·老巴夺(卡拉伊姆教派的主要代表)和阿勃拉·阿罗维奇·老巴夺创立了老巴夺烟草公司;1908 年11月,由俄国沙皇赦令批准成立“阿什河精制糖股份公司”成为远东第一个用甜菜制糖的工厂。由于实际的投资者与经营者均为波兰人,在该厂从事化学技师、农业技师、机械技师的工作多半都是波兰人。

△ 1927年,波兰孤贫儿童福利院儿童在道外四恒表局前合影
(原注释有误,经song老师指正,特此感谢)

这些波兰人实际控制的企业,为生活在哈尔滨的波兰人提供了相对稳定的工作机会与安定的生活环境,以至于波兰侨民在哈尔滨总体的生存状况相对较好。直到1918年,波兰复国成功,在哈尔滨设置领事馆,这些波兰侨民才拥有属于波兰的国籍。1921 年,满洲地区的波兰人开始急剧减少,这是因为波兰战俘和难民已经开始遣返回波兰。还有一部分原先因在中东铁路工作而在满洲定居的波兰人一起被遣返回国,于是发生了返俄和返波兰的浪潮。据1926年的报告显示,在华波兰人数字为5000左右,其中有3000人仍居住在哈尔滨。这也是波兰将领事馆设置在哈尔滨的主要原因。

△ 平安夜波兰儿童在“波兰之家”的合影

随着1931年“九·一八事变”的爆发,各国侨民(除日本)在哈尔滨的生活发生逆转。1932年3月1日,伪满洲国成立。3月11日,伪政府在哈尔滨市举行了所谓的“建国庆祝晚餐会”,向各国领事发出了请柬。虽然波兰领事并没有撤走,但是也并未参加该晚会。12日,伪满洲国向日本、美国、波兰、意大利等17个国家发出了“对外通告”,希望得到承认,波兰政府对此并未加以理会。1932年10月3日,国际联盟颁布的《李顿调查报告》明确指出东三省为中国的一部分,日本的军事行动毫无疑问是入侵,而伪满洲国则是日本扶植的傀儡政权。1933年2月,国联对李顿报告进行了投票。投票结果为四十余票赞成,1票反对(日本),1票弃权(暹罗即泰国)。波兰在此次投票中投下了赞成票,这也就代表波兰政府方面认可李顿报告的结论。

△ 波兰小学的合影

1938 年,波兰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也许是想保护本国公民,也许是想通过日本牵制苏联),承认了伪满洲国。而波兰侨民的生活却再也无法回到1931年以前的水平。1941 年12 月8 日,波兰总领事耶什·利杰夫斯基收到伪满洲国外交部照会,称波兰领事馆应撤销(1939年第三次被灭国),而后应尽快离开哈尔滨。领事馆撤销后,日本当局同意成立波兰侨民托管委员会。战争末期所有外国侨民都奉命携带号码牌,而且这个号码牌应当和住所门上的号码牌一致。俄侨的号码牌是白色的,波兰侨民的号码牌是黄色的,而且上面写着“波兰人”。

△ 波兰小学的合影

二战结束后,波兰临时委员会于1947 年8 月进行了一次满洲波兰人的登记。资料显示,留在满洲的波兰人绝大部分是1917 年以前来到满洲的工人和农民,或其本人,或其父母都和中东铁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在铁路工作的老一辈技术专家的比例已经很小,但却有很多的知识分子,年轻的工程师、哈尔滨铁路技校、东方学院的毕业生,以及波兰中学各种药剂师、会计师、师资培训班的毕业生。1948 年,波兰政府做出决定将满洲的波兰人遣返回国。1949 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波兰政府与哈尔滨市政府就侨民的相关资产协商处理,并从哈尔滨疏散了约1000 名波兰侨民。

△ 神甫-弗拉迪斯拉夫·奥斯特罗夫斯基(汉名:吴文化)在显克微支校园内与毕业生们的合影(框出的为毕业证书),身后远处的围墙就是南岗波兰天主堂的围墙。

波兰侨民是哈尔滨历史上诸多外侨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他们在这里参与城市建设、兴建教堂、创办学校。与这里的人民友好相处,自由地从事工商、文教、宗教活动。这些侨民及其后代对哈尔滨有着特殊的情感,也为哈尔滨城市的国际化和文化的多元化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 最后献上王智导演作品:《夜幕冰城》,一部由波兰和中国亲历者讲述日本占领下的哈尔滨

视频地址

———

1、图片部分来自波兰国家档案馆以及波兰私人档案馆

2、部分内容摘自刘涧南译的《哈尔滨的波兰侨民》以及龚建伟《波兰对伪满洲国外交政策》。

冰城一隅

一个生活在异地的土生土长的哈尔滨人,联系方式:QQ710148256。微信公众号:冰城一隅,ID:why_hb1977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波兰人在哈尔滨系列之七“百姓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