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河纪行(三):雅克萨,古城岛

按照历史教科书的说法,《尼布楚条约》是中国与外国签订的第一个平等条约。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条约呢?因为此前清政府与俄国人打了两场胜仗,这就是有名的雅克萨之战。

公元1673年,偏居云南的吴三桂联合广东的尚可喜和福建的耿精忠起兵,史称“三藩之乱”。清政府为平定叛乱,将大批兵力调往南方,北部边防兵力空虚。一向觊觎中国领土的沙俄认为时机已到,以武力和欺骗等手段占领雅克萨城,并以此为据点,向黑龙江中下游扩张。清政府数次派兵驱赶,但俄国军队每次都是走了又来,如同灭四害一样。

康熙平定三藩之乱后,决心腾出手来解决东北边疆危机。1683年,宁古塔副都统萨布素奉命率兵1500人进驻瑷珲,为收复雅克萨城做准备。为迅速传递军情和运送粮草,清政府下令修建通往雅克萨的军事驿道。

待一切准备就绪,康熙于1685年2月命宁古塔都统彭春赶赴瑷珲,与萨布素汇合,率3000名清兵,沿黑龙江和刚刚修通的军事驿道,水陆并行,向雅克萨城进发。清军将阵地设在与雅克萨城一水之隔的古城岛上,用“神威无敌大将军炮”向雅克萨城猛轰。史书记载,清军大炮“声震天地”,俄军被迫溃逃。

不久,俄军卷土重来。清军在古城岛上“掘长堑,立土垒”,连续炮轰,俄军统帅托尔布津中弹身亡。俄军受困,走投无路,被迫投降,清军大获全胜。

在收复雅克萨中立下赫赫战功的“神威无敌大将军炮”写尽了胜利者的骄傲和荣誉,如今静卧在军事博物馆的古代战争馆,向世人显示这次战争的辉煌。

重压之下,沙俄政府表示愿意和谈。1689年9月,中俄双方代表在石勒喀河畔签订《尼布楚条约》。条约规定,俄国拆除在雅克萨修筑的据点,撤出军队。格尔毕齐河和额尔古纳河以东,外兴安岭以南,包括库页岛,归属中国。

然而,仅仅160年后,一纸《瑷珲条约》,将黑龙江以北的6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包括雅克萨城,都划给了俄国。随后,俄国人为雅克萨起了一个自己的名字——阿尔巴金诺。

在古城岛渡口,我们遇到了村民老王。“今年干旱,江水浅,咱们可以坐拖拉机上岛。”老王指了指身后的“东方红454”农用拖拉机。这种拖拉机有四个轮子,前小后大,当地村民称 “四轮子”。四轮子驾驶室后面挂一辆平板拖车,上面胡乱铺着几张硬纸壳,这就是我们的“雅座”。

伴随“突突突”的声响,四轮子驶下江堤,向古城岛驶去。浅滩上布满沙粒碎石,车轮在上面碾过,发出沙沙的响声。待驶入水中,激起片片水花,须臾之间,鞋子和裤脚全部湿透。

岛上遍植黄豆、玉米、小麦,满眼青翠。偶有几排树木,方方整整,将耕地间隔开。田间几栋倾颓的木刻楞房子显示,这里曾经有过人烟。

原以为岛子没多大,可横穿下来竟用了半个多小时。一路饱受颠簸之苦,还有纷扬的尘土、刺鼻的柴油味道和蚊蝇的叮咬。一辆特殊的交通工具,一次特殊的寻访经历,一种特殊的身心感受。就在大家陷入麻木之际,发动机骤然息声,东岸到了。

眼前就是黑龙江主航道,对面就是昔日的雅克萨城。想当年,那门“神威无敌大将军炮”就架在我们脚下这块土地上。对岸,几所俄罗斯风格的小房子掩映在绿树丛中,一座高高的瞭望塔矗立江边。岸边,几名身穿泳衣的俄罗斯男女青年躺在遮阳伞下乘凉。经过两次战役夺回来的国土,得而复失的领土,如今只能隔江相望。

老王说,过去岛上能看到残存的城墙、战壕和炮台,还有一块“雅克萨之战纪念碑”。1985年的一场大水,将这些遗迹悉数冲毁。由于岛上地势平坦,土壤肥沃,大水过后,村民上岛平整土地,种上了庄稼。“现在的人对这些事都不了解,也不感兴趣。”老王笑笑说。

夕阳斜照,江面泛起粼粼波光,让人直想亲近。脱下鞋子,蹚入水中,体验一下源头处的黑龙江是啥滋味。江水清清,不冷不热,不急不缓。星移斗转,世事沧桑,300多年过去,奔流的江水,冲走了战争的痕迹,也冲淡了人们的记忆。如果不说,谁能想到,这里曾经是炮火纷飞的古战场呢?

看我们怅然若失的样子,老王有些不好意思,说:“岛上有一块界碑,要不要去看一看?”老王的提议给大家带来了兴奋点,于是重新坐上“雅座”,在“突突突”的声响中,沿田垄小路向古城岛深处驶去。

界碑立在地头的荒草丛中,上面刻有“中国,147(1),1993”字样。旁边,一棵高大的杨树在风中静默。此前,我在边境线见过很多界碑,但立在岛上的界碑还是第一次见。老王说,过去岛上有哨所,多年前随村民一道搬迁。不过,这一带边境看管很严,镇上驻有边防部队,常见他们在江上和岸边巡逻。

时间已晚,天色仍亮。回到镇上,入住江边的雅克萨大酒店。说是大酒店,实际上是一排平房,与客栈无异,可这就是镇上最好的住处。酒店对面横拉着一幅标语:“前方为中俄界江,请不要越过中心线”。村委会门口的标语说得更直白:“界江活动需谨慎,非法越界异国服刑4个月”。

酒店老板娘来自漠河,见到我们,脸上现出几分惊异:“这地方太偏僻了,很少有游人来。说是镇子,实际上就三个村子,500户人家,不到2000人,年轻人都到城里打工去了。以前村里只有几台柴油发电机,刚和外面的电网联上。”

黑龙江晨雾

凌晨四点,早早起床,来到江边。晨曦微露,江面升起淡淡的薄雾,水汽氤氲,缥缥缈缈,犹如一幅天然的水墨画。不知从哪儿飞来一群水鸟,扑打着翅膀,三三两两落在江中沙洲上。古城岛,还有那昔日的雅克萨城,在薄雾中若隐若现,引人思绪万千。

选自作者游记《一路向北》(人民交通出版社),略有修订。文中照片均系作者实地拍摄。

刘文军

网名“好望角”。生于小兴安岭林区,本科毕业于黑龙江大学,研究生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徒步网理事、国际古道网理事、中东铁路历史研究学会会员、大话哈尔滨网站专栏作家。出版游记《边缘旅行》(入选“2016年十大旅游图书”)《西域游历》《一路向北》《丝路漫记》。联系方式:QQ2677018332。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