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城兼职潮下的“斜杠青年”

自从微商火了,朋友圈每天被刷屏有木有?事实上,除了常见的做代购、开专车、卖保险,眼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身兼多职,过着“白加黑、五加二”的生活,他们也被称做“斜杠青年”。

“斜杠青年”来源于英文Slash,出自《纽约时报》专栏作家麦瑞克·阿尔伯撰写的畅销书《双重职业》,指的是不再满足专一职业,选择拥有多重职业和身份的人群,这些人在自我介绍中会用斜杠来区分。

这些“斜杠青年”有人是迫于经济压力,有人则出于兴趣爱好。如今,这波“兼职潮”早已席卷冰城,成为年轻人圈子里一种颇为流行的生活方式……

“斜杠夫妻”婚礼走穴  一个能拍照一个会化妆

职业:程序员/婚礼摄影师

护士/化妆师

今年31岁的川子在哈市一家企业做计算机工作,妻子宁宁则是一名护士。俩人月薪加起来一万多,生活较为宽裕。从去年夏天开始,川子当起了婚礼摄影师,利用周末帮新人拍婚礼现场。

对他而言,成为“斜杠青年”有点儿偶然。川子原本只是个摄影发烧友,平时爱看摄影方面的书。由于摄影技术不错,他以前经常义务帮朋友们拍婚礼照片,拍得久了,索性把拍照当成了兼职。身边的朋友们不但纷纷夸他“有正事儿”,还主动帮忙联系活儿。

婚礼旺季主要集中在每年6月至10月,这也是川子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候。比如今年,他跟拍了近三十场婚礼,庆幸的是,周末单位极少有事儿,两份工作在时间上基本没冲突。

“一场婚礼通常得跟拍7个小时,至少要按上千次快门,然后从中挑选出400多张照片做后期处理。”川子感慨道,当婚礼摄影师并不轻松,每回拍照都得扛着三四十斤重的器材。赶上早场婚礼,他早上4点多就得到酒店跟拍新娘化妆,遇上不太爱拍照的新郎,还得学会开玩笑活跃气氛。尽管做兼职挺辛苦,但川子还是打心眼里高兴,“赚钱倒是其次,主要我很享受拍照的过程,感觉特过瘾!”

随着拍摄技术越来越好,川子的出场费从200元涨到了1000元。值得一提的是,妻子宁宁经常跟他一起去婚礼现场,渐渐学会了化新娘妆,工作不忙时偶尔也会接几单生意。

这对“斜杠夫妻”把赚来的钱几乎全用在了旅游上。一年多来,他们的足迹遍布土耳其、越南和柬埔寨,在海边拍日出、吃海鲜大餐、泡泥浆浴,小日子过得相当惬意……

凌晨四点起床 做完私房蛋糕再上班

职业:企业文案/蛋糕师

很多女孩都有过这样的梦想:长大后要开个蛋糕店。然而,真正能实现的人少之又少。30岁的李喵喵(化名)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她白天在一家企业做文职,晚上下厨房变身糕点师傅。这位“烘培达人”此前没参加过烘焙班,完全靠自学成才。她利用下班时间,平均每周能做五六个私房蛋糕,有时也做些牛轧糖和饼干。

最初,李喵喵纯粹是自己做着玩,常做些芝士蛋糕和冰淇淋蛋糕跟朋友分享。去年7月,在朋友们的建议下搞起了副业。“我的客源都是熟人,主要是朋友、同事、朋友的朋友和同事的朋友。”她笑着对记者说,一个爱吃千层蛋糕的同事,为了督促她早日学成,曾给她送过平底锅,还有朋友专门送来黄油、隔热手套和橡皮刮刀。

新西兰黄油、法国淡奶油、俄罗斯面粉、法国可可粉……因为顾客都是熟人,制作蛋糕时,李喵喵全部用昂贵的优质原料,成本比普通蛋糕店高出好几倍,但她从来不好意思要高价。而且做蛋糕赚的钱,大多被她用来买工具和开发新蛋糕了。

跟普通上班族一样,李喵喵的上班时间是早上八点半到下午五点半。像芝士蛋糕这种需要冷藏过夜的糕点,她都是前一天晚上做好,第二天早起脱模。如果是奶油生日蛋糕,她一般会在早上四点钟起床制作,不然上班会来不及。尽管有时会睡眠不足,但李喵喵依旧乐此不疲,她坦言,“每次看到朋友们吃得那么开心,我就特有成就感。”

员工搞副业,领导怎么看?尽管李喵喵启动了“朋友圈”分组功能,还是被女领导听到了风声。巧合的是,这位领导也喜欢烘焙,时不时发来微信咨询,比如,为啥她做面包发不起来,奶油打不起来,买什么烤箱好用之类的。

“能把爱好变成副业,其实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李喵喵脸上的笑容比蛋糕还甜……

身兼三职 想让老家亲人过上好日子

职业:出纳员/淘宝店主/种木耳

90后女孩小楠在哈市某企业做出纳员。她的工作很有规律,一般忙半个月闲半个月。于是,她开起了淘宝店卖俄货。由于不认识俄文,第一次去绥芬河进货,小楠挨家店扫货,见糖就买,回旅馆一晚上尝了三四十种,一边吃一边做笔记,然后在网上写推荐语。

本来两份工作已经够忙了,精力旺盛的小楠又给自己添了个“斜杠”。小楠的老家在五常,距离哈尔滨有2个多小时车程。去年冬天,她在网店里帮亲戚代买木耳,销量不错。于是她在家附近租了间房子,每到周末就回老家种木耳,平时则由父母代为照看。

种木耳可是个技术活儿,为此小楠做了不少功课。不但买书、上网查资料,还曾去附近种植木耳的农户家里学习。“斜杠青年”不好当,小楠告诉记者,蒸菌时,她得凌晨两点就得起床,采摘时也很辛苦,手指特别疼,必须赶在中午前全部摘完,否则木耳变干会分不清大小。最惊险的是,有一回她租的房子地面下沉,种木耳的架子差点儿塌了,眼看着四五万块钱要打水漂,她还得忙着报税不能请假,急得满嘴是泡……

为啥这么拼?小楠向记者坦言,“现在公司效益不太好,妹妹还在上大学,要想让自己和家人过得更好些,我就得更努力一点儿。”小楠一直记得她上班的第一个月,本来工资就少,碰巧赶上几个同事结婚,她不好意思管家里要钱,连续吃了一个月的泡面,那滋味让她终生难忘。

记者通过微信采访时,正值周末,小楠正坐在长途客车上啃面包,她要去绥芬河提前进点儿年货回来卖……

白天做寿司晚上酒吧驻唱  月收入一万五

职业:酒吧歌手/寿司店老板

嘉娜的工作方式属于典型的“白加黑”。这个31岁的姑娘,白天是系着围裙的寿司店老板,晚上则在酒吧里唱怀旧老歌。

嘉娜从小就喜欢音乐,是圈内出名的“大嗓儿”,16岁在省台参加歌唱比赛后,陆续有人找她演出,曾经登上过央视《非常6+1》的舞台。每晚9点在酒吧登台,零点结束演出,其间嘉娜通常会演唱10首歌。除了唱歌,她一直惦记着想在白天做点儿啥,一次偶然的机会,她跟一位朋友学会了做寿司,经过改良后,她的寿司越做越好,于是在和兴路开了一家小店。

“现在生意还不错,我一天能卷两三锅米饭。”白天在店里,嘉娜一边卷寿司一边戴着耳麦学新歌,有时也会唱两嗓子。爱听嘉娜唱歌的朋友,也经常光顾这家寿司店。现在除了过年和生病,她每天忙得团团转,基本没有休息日,两份工作加起来,每月能赚一万五左右。

“我想趁着年轻多赚点儿钱,这样觉得心里踏实些。”嘉娜告诉记者,她1岁半时,父母便离异了,她是由姥姥一手带大的。如今,姥姥已经七十多岁了,她经常用赚来的钱给老人家买新衣服,一起尝遍各种美食。

虽然疲惫,但嘉娜说,唱歌和做寿司她都不想放弃,“我最大的愿望是能凭自己的双手,攒钱买套房子。”

周际娜

生活报记者,微信公众号:生活报周际娜工作室(ID:shbzjngzs) 运营者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冰城兼职潮下的“斜杠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