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重根与蔡家沟站的故事

题记:读了陈文龙老师的《探寻“安重根击毙伊藤博文事件”的历史足迹》一文,勾起我8年前去蔡家沟站寻觅安重根故事的一段往事。那年,我曾钻进车站候车室下面的地下室,探寻安重根一行住过的“小卖店”,但原地下室格局已被彻底破坏,当年的“小卖店”已不复存在……

蔡家沟站是京哈线(北京—哈尔滨)上的一个四等站,始建于1903年,距哈尔滨站82公里。由于车站太小,来往于京哈线上的快车都在此匆匆驶过,使旅客连它的站牌都无法看清楚。然而它却与安重根刺杀伊藤博文事件紧密连在一起——这里是安重根计划刺杀伊藤博文的第一地点,安重根曾在此守候了一天一夜。事隔90多年,仍有一批批国内外学者和游人来到这里,寻觅义士安重根当年留下的足迹……

位于京哈线的蔡家沟站

位于京哈线的蔡家沟站

在开往蔡家沟的火车上……

1909年10月24日上午9时左右,一列开往宽城子(长春)的旅客列车离开哈尔滨站,喷云吐雾地向南疾驰。在一节车厢的座席里,坐着3名朝鲜青年,他们是前不久刚从俄国海参崴来到哈尔滨安重根、禹德淳和曹道先。安重根和禹德淳神情凝重,不时用手摸一摸藏在腰间的手枪,而曹道先却悠闲地欣赏着车窗外的景色。

他们要去的地方是一个叫蔡家沟的小站,到那去的目的是刺杀将由长春来哈尔滨的日本前枢密院议长伊藤博文。然而这是安重根和禹德淳心里的秘密,曹道先却丝毫不知此事,他只是随行的俄语翻译。

安重根是朝鲜黄海道海州人,他成长的年代,正是朝鲜民族饱受日本帝国主义欺辱和压榨的年代,他对日本统治者怀有刻骨仇恨。特别对策划吞并朝鲜的日本首相、枢密院议长伊藤博文恨之入骨,欲除之而后快。1909年10月中旬,他在海参崴得到伊藤博文将由长春去哈尔滨与俄国财政大臣戈国甫佐夫会晤的消息,决定到哈尔滨刺杀伊藤博文。他找到密友禹德淳商定了此事,并于10月22日晚来到哈尔滨。与他们同来哈尔滨的还有一个叫刘东夏的年轻人,他来哈尔滨是为了买药材。

到哈尔滨后,他们住在道里列斯那亚街28号(现道里森林街)“韩国民会”会长金成白家里。次日上午,安重根和禹德淳来道里“东兴学校”,打听伊藤博文的消息,并结识了小学教员金衡在、卓公圭以及金成玉和前不久刚由海参崴来哈尔滨的曹道先等人。曹道先的夫人是俄国人,他会说俄语。

安重根从当天的《远东报》上看到一条重要消息:日本前枢密院议长伊藤博文将于10月25日午夜由长春乘中东铁路专列来哈尔滨。他和禹德淳根据长春到哈尔滨的里程和火车运行时间推算,伊藤博文将于10月26日9点40分到达哈尔滨。他们决定将行刺地点选在长春火车站。他们的想法是:俄国人管辖的哈尔滨站戒备森严,不易下手,而长春站归日本人管辖,戒备会相对松一些。可是,此时他们手里只剩30元钱,不够买去长春的火车票,经商量,两人决定去长春至哈尔滨间的交汇站蔡家沟。

安重根在刺杀伊藤博文过程中,一直被钱所困扰着。他动身海参崴之初,几乎是身无分文。为筹措经费,他只身来到居住在海参崴前朝鲜义军将领李锡山家借钱,谁料李锡山说啥也不答应。安重根被迫掏出手枪,逼他拿出100元钱(卢布),解决了到哈尔滨的路费问题。当时从海参崴到达哈尔滨有特别快车和邮政车(慢车),特别快车可直达哈尔滨,但票价昂贵,为省钱,他们买了慢车票。为去长春,他本打算通过刘东夏向金成白借50元钱,可是没借成。

10月24日早晨,安重根、禹德淳和曹道先来到哈尔滨站,乘火车去蔡家沟。蔡家沟站是俄国人管辖的车站,安重根和禹德淳不懂俄语,所以带上了曹道先。但他们并没有将真情告诉曹道先,只谎称到蔡家沟接由韩国来哈尔滨的亲戚。
曹道先擅自把火车票买到了蔡家沟站的下一站三岔河,因俄国售票员说蔡家沟站是小站没有旅馆。安重根和禹德淳不既听不懂俄国话,也不看不懂火车票上的站名,匆匆忙忙与曹道先共同登上开往蔡家沟的火车。

坐落在原汉城民族纪念馆中的安重根雕像

坐落在原汉城民族纪念馆中的安重根雕像

火车快到蔡家沟站时,禹德淳向安重根使了一个眼色,两人来到火车厢联接处,禹德淳见两侧没人走来,便对安重根说自己手枪里的子弹已经不多了。安重根动身海参崴时带了30颗子弹,他让禹德淳掏出手枪和自己的布郎宁式手枪比较了一下,见大小一致,便交给他八、九颗子弹。安重根的子弹很特殊,弹头都被刻上了十字花,这样的子弹头射入人体能扩大杀伤面积。

守候在蔡家沟站的一天一夜……

三人到达蔡家沟车站时,已是中午时分。90多年前的蔡家沟站是个小地方,空旷的站前只有几幢俄式平房和一座俄国兵营。当初中东铁路设置车站时,并不考虑当地有无村镇和上下车的旅客,单线铁路每隔10公里必须设一个小站会让列车,而30公里必须设一个大站给蒸汽机车上水加木柈或煤。

蔡家沟车站站舍是一幢带地下室的平房,黄墙灰瓦,位于铁路西侧。站舍依地势而建,从站台方向看去只是平房,而从背面看去,却是带地下室的二层房舍。站舍的上层是候车室和行车室,地下室是一个叫谢米考诺夫的俄国人的住宅和他经营的小卖店。地下室有3个房间,靠西侧有窗的两个房间,外间是店铺,里间是主人一家的卧室;靠北侧是间一无窗的暗室。经一番讨价还价,谢米考诺夫答应安重根三人在暗室里住两天。

午饭后,安重根和曹道先走进站舍上层的行车室,向车站俄国站务员打听过往列车情况。俄国站务员说,这里每天只有三趟车,但今天晚上会有一趟从哈尔滨去长春接日本官员的专列由此通过,而该专列会于后天(10月26日)早6点经这里返回哈尔滨。曹道先将此话翻译后,安重根欣喜若狂,这是他们离开海参崴后所得到的有关伊藤博文行踪最准确的消息。他连忙又让曹道先打听专列是否在该站停车?谁料,俄国站务员却立即警觉起来,摊开两手耸耸双肩,很不耐烦地说:“无可奉告!”当天晚上,为证实俄国站务员的话,安重根躲在站台边上的矮栅栏后,等待哈尔滨方向开来的专列,直到一列挂有三节豪华车厢的专列由北向南疾驰而过后,才回到小卖店休息。

原汉城南山安重根纪念馆

原汉城南山安重根纪念馆

安重根躺在小买店的长椅上輾转难眠,他认真思索着到达蔡家沟站后的情况,反复推敲着行刺前的每一个细节。站前的俄国兵营和不时在站台上晃动的俄国兵,以及俄国站务员那古怪的神情,让他感到这里的情况并非同想象的那样简单。特别是刚才疾驰而过的专列让他联想到一个关键的问题:明天伊藤博文乘坐的专列在此能停车吗?即使停车,早6点时天还没大亮,伊藤博文能下车走动吗?如果都不能,岂不功亏一篑?他越想越感到在这里等候伊藤博文并不把握,他甚至责怪自己到蔡家沟来简直是荒唐头顶!他决定明天立即返回哈尔滨。

不等天亮,他将禹德淳叫到室外,说出自己的想法。安重根坚定地对禹德淳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你留在这里见机行动,我马上返回哈尔滨等候伊藤博文,我们分头行动!”禹德淳觉得安重根分析的有道理,完全同意他的安排。当天中午,安重根告别禹德淳和曹道先,登上开往哈尔滨方向的列车。开车前,他深情地注视着禹德淳,然后和禹德淳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事情果然不出安重根所料,他们一行的行动果真引起车站俄国人的怀疑,在安重离开蔡家沟的后半夜(10月26日),俄国兵营的士兵就将车站戒严,俄国军官还命令谢米考诺夫将地下室暗室的门反锁上,不准韩国人出门。早6点左右,载着伊藤博文的专列,高鸣着汽笛驶过蔡家沟车站,奔向哈尔滨……

永别了,蔡家沟站……

1909年10月26日9点30分,朝鲜义士安长重根在哈尔滨站一站台老地道口南5米处,在距伊藤博文5、6米距离,向伊藤博文连开3枪,分别打在伊藤博文的胸、肋、腹要害处。伊藤博文倒地后,安重根面对从四周围上来的俄国警察毫无俱色,他把手枪抛向空中,仰面用俄语高呼三声:“高丽亚,乌拉(大韩国万岁)!”

伊藤博文被随行官员、护兵抬上专列后,随车日本大夫小山和前来欢迎的日本侨民中的2名日本大夫、从附近中东铁路医院赶来的俄国医生立即投入抢救,但因伊藤博文内脏出血,30分钟后毙命,终年68岁。11时40分,专列机车调头后,汽笛发出一声悲哀的长鸣,载着伊藤博文的尸体驶向大连。安重根被捕后,先是被俄国警方带到哈尔滨站警察所,当天晚上9时,俄国当局又偷偷将安重根引渡给日本军方,关押在日本驻哈尔滨总领事馆地下室监狱(原南岗花园小学地下室)。安重根在这里度过了6宿7天的拘禁生活。

安重根刺杀伊藤博文后,俄罗斯警方十分紧张,立即下紧急逮捕令,命令搜查和逮捕哈尔滨及周边的所有可疑的韩国人。当天中午11点左右,10多名俄国士兵和警察闯进蔡家沟站谢米考诺夫的小卖店,对禹德淳和曹道先进行搜查。2名俄国士兵搜查禹德淳证件时,发现了他携带的手枪,立即逮捕。他们不管曹道先如何用俄语激烈地分辨,也给戴上了手铐。曹道先在俄国士兵和车站俄国铁路员工的交谈中得知,今天上午在哈尔滨站,专列上的日本大官被一名韩国人用枪打死。曹道先连忙将此事告诉禹德淳,禹德淳脸上立即流露出一丝难以觉察的兴奋,曹道先从禹德淳异常的神情中,隐约感到自己受到了牵连。中午,一群俄国士兵押着他们登上了开往哈尔滨的火车。

在哈尔滨,俄罗斯警方逮捕了13名与安重根和禹德淳有过接触的韩国人,其中有刘东夏、金衡在、卓公圭、金成玉等。10月30日,日本关东都督府检察官沟渊孝雄在日本驻哈尔滨总领事馆地下室监狱行刑室正式审讯安重根;次日审讯禹德淳、曹道先等15名嫌疑人;审讯后,对安重根、禹德淳、曹道先等9人签发了以关东都督府监狱名义签署的拘留证。

1909年11月1日上午,安重根、禹德淳等9人,在哈尔滨站被押上开往旅顺的火车,护送他们的是12名日本宪兵和13名俄国士兵。11点25分,列车一声长鸣离哈尔滨站。列车开出站区后,便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上飞奔起来,下午2点30分,列车驶过波光粼粼的拉林河铁桥,接近蔡家沟车站。这是一个晴朗的冬日,安重根透过车窗玻璃贪婪地向车站望去,那熟悉的黄墙灰瓦的候车室、那平整的站台和矮栅栏都扑面而来。此刻,连善良而有点贪财的小卖店主人谢米考诺夫也闪现在他的脑海中。安重根暗自庆幸8天前当即立断离开这里去哈尔滨,并一举刺杀了伊藤博文!他感谢这个小站所赋予自己的聪明和智慧。

蔡家沟站在安重根的眼前一闪而过,他轻声说道:“永别了,蔡家沟!”

参考书目:《哈尔滨市志》、《哈尔滨铁路局志》、《安重根和哈尔滨》、《安重根在哈尔滨11天》等史料,并到蔡家沟站考证、拍照。

王宝滨

前哈尔滨铁路工务段主任,哈尔滨文史馆馆员,著有《中东铁路旧事散记》一书。联系方式:2665164376@qq.com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安重根与蔡家沟站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