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边的抗联战士–死里逃生的“小李敏”

1

作者:月

本文原载于@月的QQ空间,已获得转载授权

 

在中国14年(1931–1945年)抗战历史中有一支了不起的队伍,他们战斗在东北三省,从队伍最壮大时的5万人,打到抗战胜利时,不到一千人,这就是东北抗日联军。如今,东北抗日联军在世仅有11人。

2015年,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我走进了92岁的抗联英雄李敏大姐的家里,聆听她讲述了当年抗联艰苦卓绝的斗争,其中一段死里逃生的经历令人唏嘘不已,那是在1938年发生的事。

那一年的冬天,对东北抗日联军来说尤为残酷,既有来自日伪军拉网式“围剿”,又有来自抗日联军内部的不稳定。严寒、饥饿、危险,时刻考验着每一名抗联战士。

11月23日,李敏大姐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当时,她在位于宝清县的田家窑–抗战部队第四军第一师的一个小分队做后勤工作,党组织要求他们小分队去下江游击区坚守,那天,主任徐光海和书记裴成春大姐带领20人的小部队行进在完达山脉张家窑时,遭到了伪军三十五团的袭击,面对十倍于己的敌人,抗联战士进行了顽强的抵抗,终因寡不敌众,有的同志牺牲、有的被捕……部队被打散了。小李敏幸逃魔爪,其后的两天两夜,她一个人翻越几座大山,用智慧和毅力找到了部队,期间,险象环生,几次于死亡擦肩而过。

清晨,天刚放亮,他们就出发了,此时,狂风呼啸、大雪飞扬,一行人踏着没膝的积雪,穿过密密的丛林,爬过一个个山峰,向光秃秃的雪峰走去。

近中午,他们刚刚登上峰顶,忽然发现从另一个方向上来一批敌军(后来得知是叛徒告密,伪军知道了抗日联军的行踪),双方立即交火,300多敌人企图抢占山头,他们嗷嗷叫着,像一群野兽似的向上爬着。经过激烈交战,小分队已有几位同志牺牲,在子弹打光的情况下,坚持不退就等于甘心被擒,不得已,裴成春大姐下达了原路撤退的命令。

金凤淑大姐在前面带路,裴大姐断后掩护,快到山口时,因为刚刚生完孩子的金凤淑同志有些体力不支,对小李敏喊道:“小李子,你前面趟路吧。” 小李敏马上跑到了前面,快到山口时,遇到了分叉,左侧是东北,右侧是东南,她不知道该往哪里跑,后面金凤淑大姐高声喊道:“往东南。” 于是,她深一脚浅一脚在没膝的雪地跑着,可是,跑着跑着,忽然觉得身后没有动静了,她回头喊:“你们,你们……”,还没等喊完,哒哒哒–敌人的子弹同时射了过来,她顺势趴在了地上,看到旁边有个雪坑,她不假思索地跳到坑里,人马上就被雪埋上了。原来,就在这分叉路口,敌人堵住了前进的小分队,除了李敏,其余人都被截住了。

几分钟后,小李敏在雪坑里听到裴大姐在远处高呼:“打到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最后一声被机关枪声淹没了。她知道,裴大姐牺牲了,悲愤从心头而出。这时,敌人的骑兵在她身边飞奔而过。此时的小李敏真想跳出来和他们拼了,但徐主任和裴大姐常说的话在她耳边响起:“我们要保存力量,即或是保存下来一个,也还是可以再起的!” 冷静下来的她知道,现在出去,就是白白被擒,那才够冤枉,咬着牙,她痛苦地挺着。

渐渐地,敌人走远了,天也近黄昏,小李敏想站起来,可是两条腿硬邦邦的不能弯曲,好像不是自己的腿,她使劲从雪坑里爬出来,用手帮助腿做弯曲的动作,经过多次运动,勉强站了起来。

漆黑的夜空,狂风像野兽般怒吼着,环顾四周,除了随风摇动的树枝,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雪地里,恐惧和孤独一下子包围了她。

该往哪里走?没有星星,辨别不出来方向,但无论如何要走,要找到部队。背起了没有子弹的马枪,她给自己打气:“勇敢些,小李子,快走!” 她边走边大声地喊:“同志们–”回答她的只有大山的回声。

正走着,忽然不知被什么东西绊倒,她一屁股就坐在了绊倒的东西上,用手摸着,不像木头,不像塔头,仔细一看,啊!竟然是个人头,一嘴黑胡子,露着白牙。小李敏头“嗡”的一下,心似乎停止了跳动,两条腿像不能控制的机器,只是飞奔,总觉得那个死人在追赶她。

翻过了一座大山,跑到了小山顶上,突然,又被什么东西绊倒了,原来这是一棵倒木,浑身是汗两腿发软的小李敏趴到了木头上休息了一会儿,口干的厉害,就顺手抓了一把雪放在嘴里。此时,她想起了曾经并肩战斗的战友,想起待她如亲妹妹的裴大姐,不由悲从心来,放声哭了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饥饿、疲劳的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忽然,好像听到了一阵阵怪叫声,她激灵一下子醒了,不远处,一群狼在嚎叫,仿佛在争夺什么东西。她立即爬了起来,可是,身边没带火,不能点火堆,枪里又没有子弹,怎么办啊?不能在这里送死了,她想起了刚到抗联队伍时带她的李升爷爷曾告诉她,如果听到狼群叫唤声就敲树干。于是,她一边跑一边用树枝敲打着树干,企图吓跑狼群,奔跑中,头撞在了一棵树上,额头被树枝戳了一个洞,鲜血立刻糊住了眼睛,她擦着眼睛,忍着疼痛,跑过了一道道的山一道道的沟。

终于听不到狼叫了,她松了一口气,坐了下来,饥饿又袭来,她抓了几把雪填到嘴里。额头火辣辣地疼,头也似千斤般抬不起来。天开始放晴,星星也出来了,午夜的狂风刺骨,雪沙漫天飞舞。小李敏冻得发抖,胶鞋和里面的乌拉草全湿透了,脚又麻又疼,慢慢地失去了知觉,为了保全两只脚,她使劲地把鞋脱了下来,用雪往脚上的冻处摩擦,约有一个小时,疼痛激烈了,好像有许多针刺在扎着脚,小李敏知道,这是好转的征象,脚有知觉了。脚搓完了,拿出背包里仅有的两块布(裴大姐给她的月经布),包上脚,直起腰,拄着一根树枝,咬着牙,一拐一拐地又向前走去。

太阳已经很高了,她爬上了一个高高的山峰瞭望,山和树木挡住了视线,什么也看不见,山坡上有落叶和枯草,什么能吃的都没有,她坐了下来,想暖和暖和,饥渴又袭来,心突突地发慌,浑身没劲,只有抓起雪吃。天啊,她看到枯草里竟然有一只死老鼠,它伸着四条小细腿,尖尖的小牙露在外面。她被它吸引住了,呆呆地望着它想,毛里裹着的是肉啊,这块小肉也能充饥,可是,看着它那小牙,她心里不由地一阵恶心,犹豫半天,生存的欲望、饥饿的痛苦逼着她走上前去,找了两片枯黄的叶子把老鼠包了起来,揣在兜里,准备遇到火把它烧熟了吃。

她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到了一座荒山,看到山下的沟里有烟还有个小房子,还有人来人往,小李敏心中一阵欢喜,终于看到人烟了,可这是敌人还是我们的部队呢?

她绕过站岗的哨兵,从小树林中穿过,悄悄地接近房子。大约离有200米左右,她发现了地上有穿铁钉皮鞋的脚印,她心里一惊,我们部队是没有人穿皮鞋的,转念一想,说不定是缴获敌人的鞋。她又继续悄悄潜行,发现地上好多黄色的大便,她又是一惊,我们的战士每天吃的都是野菜、柞树叶、树皮和高粱米,大便都是黑的,可是偶尔吃点儿大米或者小米,大便也是黄的。小李敏边思索边观察,忽然,她发现大便周围有软软的白手纸,这下子,她马上就断定,这是敌军,我们部队的纸张极其匮乏,都用桦树皮写字,哪里还有纸啊?想到这里,她知道不妙了,刚想拔腿就跑,有个穿黄军装,戴黑色三角口罩的人向她走来,可能是来解手的,嘴里还唱着日本歌:“啊尼诺,坐拉古呀……”

躲已经躲不开了,只能正面交锋,情急之下,小李敏端起空枪喊道:“别动!”

“红胡子!”对方边喊边掏出枪,小李敏扭身朝树林里飞跑起来,这时小房子里的敌人全出来了,向小李敏射击。好在这片树林很茂密,天又有些阴沉,敌人一时难以分辨她矮小的身影,就在这关键时候,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铺天盖地的大雪盖住了她的脚印,老天爷救了她一次。

跑过了两座大山,敌人的枪声也听不见了,小李敏靠在一棵大树站住了,一阵胸闷,咳出了一大口血,眼前一阵发黑,她瘫软地躺在了树下。

不知过了多久,她醒了,睁开眼睛,手扶着枪坐了起来。太阳已经西斜了,她还像一棵无根的草,找不到部队的踪迹,难道就这样完了吗?不,她不甘心, 她对自己说,我不能就这么死了,我还要更多地打死敌人,为战友报仇!我不能只为我自己活着,我还要为牺牲的同志们活着,我一定要替他们打跑小日本,他们没做完的事情,我还要接着做下去。我是共青团员,我没有权利等死,我得走,一定要在天黑前找到部队。

走啊,走啊,走到了一个山坡,发现一棵青松下有一个泉眼,冒着白雾,潺潺地流着。啊,是泉水,救命的泉水啊,她跪在泉边的岩石上,打碎泉水周围薄薄的冰,尽情地喝着,忽然,她看到泉水里映出了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影,那个人满脸是血迹和伤痕,像个鬼一样,两只眼睛瞪着她,小李敏吓了一跳,这是谁啊?扭头张望,四周静悄悄,没人,难道那个人是我?

又回到泉边,看着自己的狼狈面容,悲痛又一次袭上心头,此刻,她好想爸爸、妈妈和哥哥啊。8岁那年,妈妈在逃荒的路上得了传染病故去了,后来父亲和哥哥都参加了抗联,她已经好几年没看到他们了,若不是日本鬼子侵略我们的家园,一家人过的是团团圆圆的好日子,可如今,多少人背井离乡,过着颠簸不定的生活!想到这里她又坚强起来,我要活着,一定要坚持到抗战胜利那一天。

小李敏又站了起来,往山坡上走,路上,她看见了枯黄的细软的羊胡子草,她想,这细草可以当做靰鞡草用呀,便坐下来拔草,准备换下胶鞋里湿透的包脚布。

就在她把包脚布放进背包的时候,意外的惊喜出现了,她竟然在背包里发现了半盒火柴,一定是裴大姐放进来的。有了火柴就有了希望,她弄了一些小树枝和一些枯草,划了2根火柴点燃了一个小火堆,把那只死老鼠用柞树叶包起来,放在火上烤,闻到烧焦的糊香味,她迫不及待地把老鼠吃了下去,此时的老鼠肉赛过任何美味,只是,咽下去有些骚臭,原来,饥不择食的她把肠子都吃下去了。

天,渐渐晴了,太阳下到了西山,又是一天过去了,小李敏孤单地坐着,看着落日,由远而近传来一阵“呀呀”声,几只乌鸦飞了过来,也许,它们是闻到了烤老鼠的味道而来,乌鸦在她的头上盘旋着。从小她就听说,乌鸦是不吉利的,专吃死人的肉,她在心里默默地祈祷:妈妈,保佑我吧,我不想死啊!

是不是冥冥之中妈妈在保佑她,就见天边飞来好多的喜鹊,叽叽喳喳地啼叫着。喜鹊,喜鹊,难道你们给我送来喜讯吗?请你们告诉我,抗联部队在哪里?喜鹊们望着她,“喳喳”叫了叫,便向北山飞去了。好吧,我跟你们走。

小李敏起身,随着喜鹊飞去的方向走去,茫茫的夜色又把她吞没了……

走着走着,她忽然发现前方有个亮光,她飞快地奔跑过去,亮光越来越大,原来是月亮爬上了对面的山头。

就这样,看着天上的北斗星,她一路朝北走去,几次把挂在天上的星星当做火光,几次把树枝和树枝的碰击声当做有人喊她,漆黑的夜里,只有她疲惫的身影和脚步,她对自己说:不能躺下,坚决不能躺下,躺下你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又一次,她看到山下有个红点,这也是星星吗?这时的她已经分不清天上地下了,擦擦眼睛,再看,是火光,真是火光,她像看到了救星,她已经走不动了,只能爬行,不断地有倒木挡住道,就从倒木上爬过去,爬啊,爬啊,离火堆只有三四百米了,她停了下来,不知道前面是敌人还是战友,心,在剧烈跳动着。

慢慢地、小心地爬前,快到一百米的时候,她听到有人走到火堆旁说:“报告狄连长,西山坡有动静,但听不大清。”“同志们,快起队了。”有人喊道。

同志,小李敏清清楚楚听到这两个字,一切都明白了,这是自己的队伍,她使出最后的力气向火堆扑去,还没到火堆就不省人事了。

后来,有人告诉她,是六军四师政治部主任吴玉光认出她来:“这不是我们的小李敏吗?”

等她醒来,看到大家紧张而又充满关切的目光时,只说了一声:“同志们……”泪水夺眶而出,好久说不出话了。

后来,小李敏跟随着第六军第四师的队伍,继续抗日的战斗。

那一年,小李敏只有14岁,参加革命只有两年。

2

 

3

4

5

 

授权发布

本文为经原作者授权发布的文章或文化活动信息。其中文章的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媒体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