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车站叫“红胡子”

“红胡子”是东北方言中的贬义词,即指强盗、土匪之意。令人费解的是原中东铁路东部线(现滨绥线,即哈尔滨—绥芬河之间)的一个小站就叫“红胡子”站,而且这个站名还被收录到俄国出版的《俄汉大辞典》。俄国人为啥用贬义词给车站起名?因这个“红胡子”站曾给他们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

1、昔日蜜蜂火车站

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蜜蜂火车站站舍

“红胡子”站就是后来的“蜜蜂”站,它坐落在珠河县(现尚志市)西部,距哈尔滨站110公里。这里是完达山余脉,树木参天,地势平缓,土地肥沃,溪水甘甜。生活在这里的“山民”均为满族人和“闯关东”的汉民,祖祖辈辈以种地、采参为生。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辛勤劳作,生息繁衍。莽莽的山林,呼啸的风寒,造就当地“山民”健壮的体魄和刚直不阿的性格。

1898年春天(4月),中东铁路沙俄筑路勘测队第五班,在筑路负责人齐文斯基率领下来到这里。齐文斯基一伙俄国人违反《中东路合同》中“惟勘定之路,所有庐墓村庄城市皆需设法绕越”的规定,无视这里的田地、房宅、坟茔,勘测铁路,乱钉木桩,继而又肆意砍伐树木筑路。时值春耕,田地立桩,窒碍农作,激起当地“山民”极大的民族义愤。于是,“山民”揭竿而起,将所有木桩标志统统拔掉,还将沙俄准备筑路的木桩全部烧毁。齐文斯基恼羞成怒,调来俄国护路军骑兵疯狂报复,开枪击伤当地村民后逃之夭夭。同年6月,“山民”得知齐文斯基率领筑路勘测队经此地去一面坡的消息,便准备刀枪,以雪前日之仇。“山民”们埋伏在齐文斯基一行必经之路两侧,当齐文斯基骑马率队走近,只听一声枪响,众“山民”举枪持刀一起杀出。乱枪之中齐文斯基受伤落马,在众勘测队员掩护下落荒而逃。

“山民”们的义举,使修建中东铁路的俄国人闻风丧胆,恨得咬牙切齿,便用恶毒的语言将这里的“山民”称作“红胡子”。而且,还将这个名词收录当年由莫斯科出版的《俄汉大辞典》,广为流传。1905年由莫斯科出版的《中东铁路大画册》中的有两张历史旧照见证这段历史:一张是1903年香坊游园会中,俄国官员同与“红胡子”作战阵亡者遗孀们的合影,遗孀们各个身着盛装,各个显得雍容华贵。然而,神采奕奕的神情难掩内心的凄凉。另一张是被俄国护路军逮捕的红胡子”临刑前的场面,他们们脑后的辫子被拴在一起。然而,面对死亡“红胡子”们各个大义凛然,视死如归。

2、1903年游园会中,俄官员同与“红胡子”战斗阵者遗孀合影

1903年香坊游园会中,俄国官员同与“红胡子”战斗阵亡者遗孀合影

俄国痛恨这里的“红胡子”,1903年中东铁路全线通车时,将设在这里的车站命名“红胡子”站。后因这里“山民”增多,站名“红胡子”明显带有侮辱中国人之意,遭到当地“山民”的反对,加之后来侨居这里的一些俄国人养蜜蜂,中东铁路当局将站名改称蜜蜂站。建国后蜜蜂站名一直被沿用,上世纪八十年代,原“红胡子”站俄式站舍被黄墙红瓦的新站舍取替。2007年在全国铁路第六次大提速时,蜜蜂站被取消,但当年“红胡子”们的故事却流传下来。

王宝滨

前哈尔滨铁路工务段主任,哈尔滨文史馆馆员,著有《中东铁路旧事散记》一书。联系方式:2665164376@qq.com

1 条评论

  1. 0 沙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