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往事35:大通道、大开放、大发展

以哈尔滨为中心的中东铁路,因其外联西伯利亚大铁路而成为连接欧亚两大洲、大西洋太平洋两大洋的国际大铁路,想不发展也不行,而且都是臆想不到的大开放和大发展。尽管这种大开放和大发展是被动和被迫的,列强国家的殖民掠夺和经济盘剥充斥其中,但是正如哈尔滨的崛起一样,整个黑龙江乃至东北地区都像沉睡千年的睡狮被血与火的时代所惊醒,有了自己的前所未有的快速发展。1900年前后,清代解禁放垦已近50年了,黑龙江全省耕地也只有380万亩,而中东铁路通车后在国际粮食贸易的长期强力刺激和推动下,到1908年新垦耕地就激增了1659.773亩,8年翻了两番多,到1930年全省耕地增长到8760万亩(这个数目直到新中国成立之前都没有增长反而下降到8546.5亩} ,30年增长了23倍!仅此一例就足以说明,当年作为国际贸易大通道的中东铁路的建成和通车,引发给黑龙江省的大开放大发展的强劲势头。

中东铁路不是一般的国际铁路。中东铁路与西部的西伯利亚大铁路相连,可以直达欧洲各国,跨过英吉利海峡到达英国、度过大西洋到达美国和加拿大。中东铁路与东部沙俄出海口海叁崴连接,可跨过日本海到达日本、度过太平洋到达美国和加拿大的西海岸。可见,中东铁路是直接连接欧亚、间接连接美州的世界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超级国际大铁路。而且由于中东铁路与西伯利亚大铁路相连全长达7000多公里,唯其世界最长且又直达,所以也是世界上唯独仅有的运行速度最快、最便捷的大铁路。

据史料记载:当年海运从上海出发经苏伊士运河到达伦敦需要45天,经太平洋和巴拿运河转道美洲到达伦敦需要30天,而从哈尔滨出发走中东铁路和西伯利亚大铁路,到达比利时奥斯坦德港再改乘轮船到达伦敦仅需15天。正因如此,当年中东铁路成为中欧和中美贸易的热线通道。中东铁路的客运也同样火爆,1906年9月10日中东铁路管理局与国际卧车公司签订通行快车合同。哈尔滨 与莫斯科区间的直达快车需要提前1-2周预定。1912年2月21日 中东铁路管理局又与英国伦敦托马斯库克父子公司签订全球客票联运合同。从1928年起哈尔滨站直接发售哈尔滨–柏林及哈尔滨到其它国外大城市国际客票。这也是哈尔滨从建城后短短30多年就出现有35个国家(主要是欧洲国家}20多万人向哈尔滨移民的原因,来往于哈尔滨做生意或观光串亲短期居住的外国流动人口数量远大于定居人口。有了中东铁路之后,中国国内去欧洲的人也多数走这条路线,几乎所有的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去莫斯科和欧洲都是从哈尔滨登上中东铁路的列车前往,由此中东铁路曾经被称之为红色之路。

中东铁路始建于1897年,全线建成和通车于1903年,而实际上是边建边通车,建成一段便通车一段。1901年3月3日中东铁路东线由哈尔滨至乌苏里斯克(双城子)间铁路竣工,7月5日哈尔滨–旅顺铁路通车, 11月3日中东铁路西线在乌奴尔站接轨,西部线本全线临时通车。必须指出的是,作为国际大通道的中东铁路全线通车后,绝不是“天马行空”,也不可能是“独来独往”,它是与多条铁路支线、密集的公路网线、以及纵横交错的江河水运航线紧密相连的。只有如此,中东铁路才能变成真正繁荣的国际贸易大通道;也只有如此,才能真地给国内带来大开放和大发展。这些铁路支线,公路网线、江河航线,其总长度是中东铁路总长度的几十倍!它的触角深入到全省各个角落,无情地打破了千年封闭的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几无遗漏地通过中东铁路将各地连接到外部大世界,不知不觉地被编织到世界贸易市场之中!

在中东铁路2000多公里的干线建成之后,中国人便开始建立与中东铁路干线相连的铁路支线,到1930年先后建成了6条支线铁路,将粮食主产区和主要矿区、 林区与中东铁路国际贸易大通道紧密地连接起来。此外,在城乡和县域之间为了便利经济流通和贸易往来,规划建设了不同等级的公路并逐渐形成陆路交通网络,直接或间接地与中东铁路的干线或支线相连。

黑龙江省三面滨水,省内江河纵横,中东铁路干线建在黑龙江,因有黑龙江省发达的水路运输相配合而犹如虎添翼。仅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三大干流的航线就达一万多里:松花江航线由吉林至哈尔滨一千三百里,至同江三千六百里。黑龙江航线由额尔古讷河口至黑河一千七百里,至松花江口三千里,至庙街五千二百里。苏乌里江航线由江口至虎林七百里,额尔古讷河由室韦县至额尔古内河口(即额勒和达卡)八百里。此外,三江的支流多、流域广。黑龙江的支流有:呼玛河、额木尔河、逊别拉河、库尔滨河。松花江的支流有嫩江、牡丹江、呼兰河、拉林河、阿什河等,其中嫩江是最大的支流,航线长达1370公里,流域面积28.3平方公里,而嫩江本身还有自己的支流:甘河、讷谟尔河、诺敏河、雅鲁河、洮儿河、霍林河。乌苏里江的支流有绥芬河、穆棱河、挠力河等。远在中东铁路出现之前,北部的黑龙江和东部的乌苏里江上的中俄边境贸易就比较繁荣,而修筑中东铁路之初的大批建设物资筑路大军也是通过黑龙江和松花江水路水运到哈尔滨及筑路工地的。应该说,中东铁路建成通车之后, 没有减弱而是更加依托发达的黑龙江水上运输了。这是因为公路建设受财力制约而不可能发展得很快,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必须依靠水上运输方能将各地与中东铁路干线连接起来,同时还由于水路运输具有运量大成本低的优势,陆路运输不可能取代水路运输,二者只能互为补充、齐头并进。同时,水运也是江海联运的大通道,与中东铁路的陆路联运形成良性互补。

俄国人在松花江的航运最初是为修筑中东铁路运输工程人员和建设物资的,协定的是中东铁路建成之后俄船便撤出中国内河,可是铁路建成之后俄国船队非 但没有撤出反而成为中东铁路管理局的常设船队,强行在松花江和嫩江等干支流任意航行。到1913年沙俄航运公司已拥有各种船只100余艘,在松花江、嫩江、黑龙江、乌苏里江开辟了由哈尔滨到哈巴罗夫斯克、布拉戈维申斯克、尼古拉耶夫斯克等定期航线和中国境内沿江各港的多条航线。1911年5月27日《盛京时报》报导:“松花江俄国轮船,每星期往来两次,所搭客商及运载货物,全船几无间隙”。1915年俄国汽船、货船551艘,汽艇80只。中东铁路还兼营海运业务,经营大连、海参崴和朝鲜、日本与中国其他港口之间的客货运输。早在1900年,俄国4000吨的海运船便从哈尔滨松花江段出发,通过松花江、黑龙江从萨哈罗夫出海口入海进行江海联运。

中东铁路建设之初,俄国资本就开始大量输入哈尔滨投资建厂,首先建立了中东铁路总工厂、满洲矿业公司、满洲第一制粉厂、发电厂等,秋林洋行、罗西安洋行、阿盖耶夫洋行等大型俄商洋行在哈尔滨纷纷落户,他们垄断了哈尔滨的粮食加工、榨油酿酒、百货食品、制材农杂、皮革纺织等。几乎与俄国人同时进入哈尔滨的是为建设中东铁路提供钢材和机电产品的德国资本。中东铁路建成通车之后,以俄国人为主,日、美、英、法、德、意等几十个国家的侨民迁入哈尔滨,他们的投资遍及制粉、制酒、制糖、制革、卷烟、纺织、汽车、造船及机械制造各业。1906年哈尔滨松花江制粉厂、华俄道胜银行所属佐祖林斯基制粉厂、葛瓦里斯基制粉厂与双城堡、海林制粉厂等联合组建辛迪加满洲制粉业联合股份公司。英国人卡巴尔金在哈尔滨开办中英东方贸易公司。1913年滨江物产英国进出口公司又称”鸡鸭公司”。随着列强资本输出规模不断扩大,所办产业已扩展到金融、保险、房地产和进出口贸易。美国资本迟于其它列强进入哈尔滨,却后来者居上。1915年,美商美孚石油洋行哈尔滨分店,遍设网点,垄断了石油市场,花旗银行成为哈尔滨银行业老大。在中东铁路进出口贸易中大头始终是粮食出口,它占整个贸易出口的三分之二以上。在粮食贸易中最多是大豆和豆油的出口。同时,他们也把先进的机械设备和科学技术、文化艺术,连同西方的金银、首饰、珠宝、香水、饰品、钟表、相机、服装、鞋帽、家具、毛毯、地毯、花卉、化妆品、奢饰品、工艺品、木制品、麻织品、毛织 品、棉织品、饮品和葡萄酒等等一同带进中国。1915年中东铁路管理局与滨江商会订立互通电话合同。1923年4月1日哈尔滨–上海、哈尔滨–天津开始直通电报。1924年筹办哈尔滨–巴黎无线电通讯事宜。1927年6月20日中国与苏联政府签订长途电话协约,建设哈尔滨–绥芬河–海参崴和哈尔滨–满洲里–赤塔两条长途电话线路。

在哈尔中滨建城之初的30多年中,哈尔滨和黑龙江省的民族资本表现不菲,对推动民族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1905年日俄战争结束两国公使照会清廷从东北撤军,清廷立即命外务、商务及北洋大臣和盛京将军开始筹议东三省开埠通商、兴办实业的各项章程。同年,清廷在哈尔滨设治成立滨江关道,道台府设在哈尔滨傅家甸。1906年2月19日黑龙江将军奏请清朝廷修筑自哈尔滨江北马家船口,经呼兰、缓化至瑷珲一条干路,对青山至呼兰、昂昂溪至省城两条支线铁路,并由对青山支路西越中东路、过松花江与白都讷铁路相接,并先予100万辆白银作官股。1907年月1月14日清廷正式决定开放哈尔滨、齐齐哈尔、满洲里为商埠。徐世昌上任东三省总督,厉行新政:改变多年的“以治兵之职而辖理民之官”的政治体制,废将军立巡抚,实行总督负责制,以兴办实业为中心,设立哈尔滨商埠 公司,杜学瀛为总办。1909年至1931年,由中国官、商独资或合股在省内中、东、西部地区兴办了齐昂、穆棱、洮昂、呼海、鹤岗、齐克6条民族铁路先后建成和运营,1927至1929年,齐克(齐齐哈尔——克山)、洮昂(洮安——昂昂溪)、呼海(呼兰——海伦)铁路相继开通,为中西部粮食主产区的粮食流通提供了更为方便的条件,仅1930年通过陆路和水路集运到铁路沿线的粮食就达140万吨,除当地市镇少量消费外,绝大部分通过中东铁路销往境外。在1914年至1931年期间,哈尔滨至海伦,哈尔滨至佳木斯至富锦的汽车客货干线运输开通。

在以粮油为主的出口贸易的推动下,1914年黑龙江地区粮豆总产达320万吨,商品粮达186万吨(其中大豆90万吨)。民族资本抓住日俄战争和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有力时机,大力发展粮油加工工业,到一战期间黑龙江省属于民族资本的大型制粉厂68家,占东北地区制粉厂家数的75%。还有700余家小磨坊,面粉年生产能力达50万吨以上;有机器油坊63家、小油坊970家,年加工大豆能力高
达125万吨。民族资本家张廷阁在哈尔滨收买俄国人第列金火磨,创办哈尔滨双合盛制粉厂;并从德国、瑞士引进动力机、洗麦机、干燥机等先进设备与技术,生产出优质面粉。他还创办了双合盛皮革厂。引进当时世界最先进的德国皮革机,试制生产出国内第一流皮革产品。1930年10月哈尔滨东北油坊同业联合 会,申请由陆路直接向欧洲输出北满大豆和豆饼,12月获批准。12月1日美国农商部农学博士莫斯到哈尔滨,选购优良东北大豆品种,引回美国试验种植。在哈尔滨傅家甸的东北首家毛纺织厂也是民族资本开办的。傅家甸是哈尔滨民族工商业的发祥地和聚集地。

中东铁路全线通车不久,中国人便首先从哈尔滨周边开始,构筑与与中东铁路联网的水路运输。1906年黑龙江将军程德全建立”呼兰轮船公司”,购船两艘,哈尔滨–呼兰间开始客货通航。知府李鸿桂等人在呼兰创办商办先登轮船公司,有40吨轮船1艘开始运营。

1909年,中国松、黑两江航运公司成立,购置9艘轮船和驳船,开展内河航运。巴彦商办龙江轮船公司,购入”龙江”号轮船,开始在木兰、三姓、哈尔滨间航运。1918年梁士贻、陈陶怡、孟昭常等与 黑龙江省官股在哈尔滨组织”戊通轮船公司”。购俄国人轮船29艘、拖船20艘。当年首次派”金山”号轮出航黑龙江,西达黑河和漠河,东达伯利和黑龙江出海口庙街。1920年中东铁路公司和戊通航业公司签订水陆联络运输合同,联络区境陆路为中东铁路各站及海参崴爱格尔舍利特码头,水路为哈尔滨至黑龙江、嫩江各口岸。此时中国的船队已有轮船95只,拖船103只。1929年外国商人在哈尔滨设立斯可达、道可甫、菜丰3个造船公司,连同中国人自办的东北造船所,哈尔滨成为当时中国内河船舶造船业中心。

从国际贸易的角度看,应该说中东铁路从通车到1932年前,还没有充分发挥它所应有的作用。这是因为中东铁路经历了1904至1905年两年日俄战争,全力以赴运输军事人员和军事物资几乎完全停止了商业运输;之后又经历了从1914年一战开始到1917年二月革命沙皇政府垮台连续四年前的战乱,接着又经历了从1917年到1921年的十月革命和三年俄国国内战争和远东乱局,中东铁路的运营条件极 其困难,商贸运输遭到严重干扰和破坏。如果没有这些不利因素的严重制约,中东铁路的国际贸易大通道的作用会发挥的更好。1924年至1931年中东铁路终于迎来了历史最好时期,1924年北京政府承认了苏联苏维埃政府,中苏两国政府签署协定,确定了中东铁路由中苏两国共管的体制和中东铁路纯商业的性质。1924年中东铁路货运量开始突破300万吨大关。1927年运往乌苏里铁路的出口货物与运往南满铁路的数量几乎持平。期间尽管遇到中东路事件,1929年货运量仍然达到559万吨,为1920年的3.6倍。1928年的客 运量达到历史上最高额497.6万人。

然而,1932年日寇侵略东北和哈尔滨沦陷之后,中东铁路重遭厄运,从1935年起完全被日本帝国主义所把持和控制,作为法西斯轴心国的日本完全断绝了与苏联的贸易往来,中东铁路与西伯利亚大铁路的连接被中断,中东铁路所担负的欧亚和世界贸易大通道的历史使命也告结束。

原文发表于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a211490101jbf5.html

刘德基

本名刘德基,上个世纪60年代大学哲学系本科毕业。一生工作了两个单位:中共黑龙江省委政策研究室和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各18年。政策研究和新闻工作者。原中共黑龙江省委政策研究室常务副主任,《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正厅级巡视员,黑龙江省政策学会会长。点击进入刘德基新浪博客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哈尔滨往事35:大通道、大开放、大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