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极之旅(三):东方第一缕阳光

户外人有一个追求,这就是挑战极点。

七加二,说的是全球,也就是七大洲的最高峰,加上南极和北极;神州四极,说的是国内,也就是中国版图上的四个极点:东极——黑龙江与乌苏里江交汇处;西极——帕米尔高原;南极——曾母暗沙;北极——黑龙江源头处。七加二我无缘挑战。神州四极中,我到过西极和北极,南极暂时不具备去的条件,余下来的就是这次的东极之旅了。

黑龙江是幸运的,也是值得骄傲的。因为四个极点中,有两个位于黑龙江境内,即东极抚远和北极漠河。

东极的准确位置在抚远市乌苏镇,属于东九区,其地理坐标是东经135°5′,这里是能够看到东方第一缕阳光的地方。乌苏镇东隔乌苏里江与俄罗斯的卡杂克维茨沃镇相望,北隔抚远水道与黑瞎子岛相邻。几年前,当地在乌苏镇建起一座地理标志——太阳广场。广场上竖有一个由不锈钢制作的华夏东极雕塑,高39米,从四面看都是个繁体的东字。上面一个圆球代表着冉冉升起的太阳。这个雕塑就是中国的东极标志。

乌苏镇说是一个镇,实际上是一个小小的渔村,常住村民只有一户。一条土路绕江边而行,不见车马,没有行人。但它却是迎接东方第一缕阳光的地方。《远方的家-边疆行》节目组曾采访过乌苏镇的“东方第一哨”,哨兵说,这里夏天2:13分就能见到太阳。

我在抚远镇上住过几天,每天早上睁开眼,天都是亮的。这让我想起此前去过的喀什,10月底,早上10点天才亮。中国西极位于东五区,其最西端的地理坐标是东经73°40’,与东极抚远相差62度,按照15度一个时区划分,横跨5个时区。在统一使用东八区北京时间的情况下,东西部时差明显是必然的。

乌苏镇哨所(东方第一哨)

追溯历史,1929年中东路事件以前,中国的东极在黑瞎子岛上,也就是黑龙江与乌苏里江交汇的尖嘴处。再往前追溯,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签订之前,中国的东极在黑龙江的入海口,也就是现在的俄罗斯尼古拉耶夫斯克(庙街)。

远的不说,单说黑瞎子岛。1929年,张学良的东北军在蒋介石国民政府的支持下,意欲收回中东铁路路权。张学良先是命令哈尔滨特区长官张景惠搜查苏联驻哈尔滨领事馆,扣押领事及相关人员,随后以武力接管中东铁路沿线设施,驱逐苏联侨民。苏联对此反应强烈,迅即派出军队,从满洲里、同江、绥芬河一线突破中苏边境,向东北军发动进攻。在苏军的作战飞机和坦克面前,张学良的江防部队全线溃退,镇守乌苏镇的100多名东北军官兵全部牺牲。史称“中东路事件”。

经过谈判,张学良被迫同意恢复苏联在中东铁路的一切权利。苏军从东北地区撤出,但没有交出双方交战时占据的黑瞎子岛。1934年,苏联将住在岛上的中国居民驱赶到抚远,由此造成黑瞎子岛为苏联占有的既成事实。中苏交恶后,苏联大规模往岛上移民,建立军用和民用设施。我在乘船环绕黑瞎子岛时,看到俄罗斯人在岛上建有东正教堂,外形类似哈巴罗夫斯克的那座金顶教堂,只是规模小了点。

苏联和后来的俄罗斯之所以迟迟不愿意归还黑瞎子岛,主要是看中了它的战略地位。黑瞎子岛地处黑龙江和乌苏里江的交汇处,紧邻俄罗斯远东重镇哈巴罗夫斯克(伯力),扼守两江通航咽喉。

黑龙江上岛屿众多,大大小小有1000多个,是中国岛屿最多的河流。而黑瞎子岛则是黑龙江上的第一大岛,由银龙岛、北代岛、明月岛等93个岛屿和沙洲组成。面积335平方公里,相当于500个珍宝岛,与长江口的崇明岛相当。

此前,我登过黑龙江上的古城岛和太平岛,无论从面积和地理位置来说,这两个岛都无法与黑瞎子岛相比。

经过一波三折的艰苦谈判,俄罗斯终于同意将黑瞎子岛的一半归还中国。2008年10月14日,中俄两国举行国界东段界桩揭幕仪式,地点在黑瞎子岛259号界碑旁。2011年7月,黑瞎子岛开放旅游,长期被视为禁区的黑瞎子岛终于揭开了它的神秘面纱。

回归中国的部分是黑瞎子岛的西部,东部仍然归属俄罗斯。从地图上看,仿佛一个鸡冠被削去了一半。岛上的两国分界线的中国一侧,建有一座东极宝塔,也是一座观光塔,其经度与乌苏镇的东极标志大致相当。

东北人称黑熊为黑瞎子,由于岛上有黑熊出没,所以就有了黑瞎子岛之称。黑瞎子岛由黑龙江和乌苏里江冲积而成,因而也称抚远三角洲。岛上除黑熊外,还栖息着其他野生动物,附近水域中生活着大马哈鱼和鲟鳇鱼等多种鱼类。

黑瞎子岛湿地,荷花正旺

岛上地势平坦,沼泽遍布,植物繁茂。走在长长的木栈道上,满眼都是原生态的湿地景观。刚刚下过一场小雨,空气中散发出阵阵草木清香。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这里居然还生长着荷花。导游说,在北纬40度的高寒地区看到荷花,很不容易。

如今的黑瞎子岛,不光是一个地理标志,已经升格为国家级湿地公园。根据中俄双方开发计划,未来的黑瞎子岛将被打造成为生态休闲旅游之地——一件值得期待的好事。

选自作者游记《一路向北》(人民交通出版社),略有修订。文中照片均系作者实地拍摄。

刘文军

网名“好望角”。生于小兴安岭林区,本科毕业于黑龙江大学,研究生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徒步网理事、国际古道网理事、中东铁路历史研究学会会员、大话哈尔滨网站专栏作家。出版游记《边缘旅行》(入选“2016年十大旅游图书”)《西域游历》《一路向北》《丝路漫记》。联系方式:QQ2677018332。

1 条评论

  1. 很想去看美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东极之旅(三):东方第一缕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