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嘉荫(一):漫步江边

第一次见到黑龙江是1984年。那一年,因为要到北京上学,临行前,想到一个黑龙江人没见过黑龙江,说不过去。于是在一位朋友邀请下,与两位同事相约前往黑龙江畔的嘉荫县。

我有个习惯,到一个地方先要探究一下地名的来历。查资料得知,嘉荫原名佛山,因境内有观音山而得名。由于和广东的佛山重名,1955年地名调整时,按照先来后到的原则,改为嘉荫。而嘉荫这两个字的来历,是因为境内有一条注入黑龙江的河流,名叫嘉荫河。再往下追究,嘉荫河原名佳金河,因当地出产优质黄金而得名,后讹化为嘉荫河。
那次嘉荫之行给我留下的印象是:人车稀少,清新安静,民风淳朴。32年后,当我再次踏上这块土地时,这种感觉又重新出现,如同过电影一般。如果把沈从文笔下的湘西换成嘉荫,又是一个《边城》。

朋友告诉我,嘉荫全县只有8万多人口,这些年没有搞大规模城市建设,资源开发有限,流动人口很少,城市过去啥样现在还啥样。嘉荫不通火车,更谈不上飞机,目前由伊春市区前往嘉荫县城,只有两个办法,一是先坐火车到汤旺河,然后换乘汽车;二是全程坐汽车,走204省道。

寂静的嘉荫口岸

虽然地处中俄边境,但在嘉荫却见不到热火朝天的边贸景象,看不到“倒包”的俄罗斯人,倒是能碰见一些中俄混血儿。朋友说,嘉荫20多年前设立了对俄贸易口岸,后来又开办了旅游业务,一度很热闹。2012年,俄方以维修名义单方面关闭了对应的巴斯科沃口岸,嘉荫的口岸也被迫关闭。

随朋友来到已经闲置的口岸,走进联检大厅,里面空空荡荡。通道封闭,免税商店门口的铜锁已有锈痕。货场码头上,一座塔吊高高矗立,不肯低下高贵的头,似乎在等待着有朝一日还能大显身手。江边,一位老人坐在马扎上钓鱼。“不开也好,省得闹得慌。”老人自言自语地说。
巴斯科沃小镇只有几百户人家,在保兴山主峰,透过高倍望远镜,可以看到镇上房屋稀稀拉拉,几乎见不到行人和车辆,周边土地空旷。遥想当年,那片土地也是中国领土。自打《瑷珲条约》签订后,一条黑龙江水成了两国的天然界限。

与边防战士合影

不过话说回来,工商业不发达也不是坏事,嘉荫这些年瞅准机会,发展旅游,给这里带来了生机和活力。嘉荫位于黑龙江中游,江面宽阔,水流平缓,旅游部门开办了界江游项目。如今,在嘉荫乘船可以一直顺流而下到鹤岗市的萝北县,“游一江碧水,观两国风光”,中间还可以看到“龙江小三峡”。

江边沙滩上,停放着几辆越野车,有人搭帐篷,有人游泳,有人冲洗车辆。交谈中得知,他们来自哈尔滨。“要看黑龙江,这里最近,只有500多公里,周末就可以跑一个来回。”一位身着户外服装的中年人说。

黑龙江畔

黑龙江中游岛屿众多,中方一侧有名的就有28座。在朋友的引领下,我们乘坐一艘铁皮渔船登上了太平岛。岛上绿树掩映,植物繁多,如黄菠萝、水曲柳、核桃楸、紫椴、山槐,还有五味子和刺五加等中草药材。与黑龙江上其他岛屿不同,太平岛中间还有一个不算小的湖泊,丰水期水鸟成群,岸边开满各种野花,风景如画。

太平岛东西长1700米,南北宽500米,南面是狭窄的内航道,北面是宽阔的主航道。朝俄罗斯方向张望,几座红蓝相间的航标分外醒目,一座瞭望塔高高矗立。虽然看不到哨兵,但可以想见,在高倍望远镜下,我们的一举一动都暴露在“老毛子”的视野下。

太平岛一角

岛上有一片空旷的沙滩,一块石碑上写着“太平岛”,为全国政协副主席周铁农到此踏查时所题。此前我登过黑龙江上游的古城岛,也就是雅克萨战役的发生地,这个岛面积很大,但沙滩很小。相比之下,太平岛面积不算很大,与乌苏里江上的珍宝岛相仿,但沙滩面积很大,适于发展旅游。

朋友说,以前这个岛承包给个人经营,现已被收回,由县林业局管理,目前正处于开发中,建成后将成为嘉荫旅游业的一个新亮点,不次于哈尔滨的太阳岛。

选自作者游记《一路向北》(人民交通出版社),略有修订。文中照片均为作者实地拍摄。

刘文军

网名“好望角”。生于小兴安岭林区,本科毕业于黑龙江大学,研究生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徒步网理事、国际古道网理事、中东铁路历史研究学会会员、大话哈尔滨网站专栏作家。出版游记《边缘旅行》(入选“2016年十大旅游图书”)《西域游历》《一路向北》《丝路漫记》。联系方式:QQ2677018332。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边城嘉荫(一):漫步江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