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令哈,雨水中荒凉的城

德令哈,雨水中荒凉的城

旅行常常会给人带来意外惊喜,在计划行程之外遇见意想不到的事,意想不到的人,意想不到的景。

结束在柴达木盆地的旅行,由格尔木返回西宁。沿慕生忠将军当年修建的敦格公路北行,到小柴旦右拐,没多远就到了青藏铁路上的大站——德令哈。

德令哈,雨水中荒凉的城

本想在德令哈吃完午饭,歇歇脚就接着赶路,没想到,车子沿巴音河边行驶时,瞥见一块路牌,上书“海子诗歌陈列馆”,兴奋中,赶紧叫小刘停车,过去看看。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子,一个风靡诗坛的奇才,年纪轻轻就在山海关卧轨自杀,至今每年仍有众多文学爱好者在海子的忌日举办追思会,其诗句影响力之广,甚至成了海景房的广告用语。

但青海湖畔为什么会有一座海子诗歌陈列馆,海子和德令哈有什么关系?令人不解。

巴音河畔的海子诗歌陈列馆

巴音河畔的海子诗歌陈列馆

眼前的陈列馆白墙灰瓦马头墙,地道的徽派建筑,在荒凉的西北戈壁滩上出现徽派建筑,让人疑心是不是看差了眼,继而一想,海子是安徽人,这样设计理所当然。我几年前去过海子的老家安庆,参观过陈独秀和赵朴初故居,对徽派建筑印象深刻。

陈列馆门口有一副对联:“几个人尘世结缘,一首诗天堂花开”,由诗人吉狄马加题写。光看大门口的题诗就很有意境,足以产生要让人进去看看的欲望。

可能游人不多的原因,陈列馆正门紧闭,我们从旁边卖昆仑玉的商店绕了进去。卖玉石的女子兼做管理员,她走到展厅门口,把灯打开,用手一指:“进去吧,随便参观”,说完,转身回到摊位上,继续捏她的手机。

巴音河畔的海子诗歌陈列馆

展厅不大,但对诗人一生的介绍很是全面,看后才知道,海子1988年前往西藏,坐火车途经德令哈,在这里,他留下了一首情诗——《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

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抒情。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今夜青稞只属于他自己,

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空空。

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有一种说法,说海子认识了一位年纪比他大好多的西部女作家。那位女作家不漂亮,可是海子却迷上了她。一个细雨蒙蒙的夜晚,海子在北大校园合着双手,跪在地上,等待女作家的到来,直到天亮。女作家接受不了,回到了西部,海子一路追随而来。途径德令哈时,诗人情感奔涌,由是,隽永的诗句在他的笔下飘然而出。

诗歌界评论,海子的诗情感真挚、语言清馨、朴实淡雅、极富感染力,这首情诗就体现了这个特点。诗人都是鬼才,思维超常,语不惊人死不休。这首诗中流露出的孤独与寂寞,思念与渴望,需要我们用心去品味。

海子

海子在德令哈留下一首诗,也使这个原本默默无闻的西部荒凉小城为世人所知。2012年,坐落在巴音河畔的海子诗歌陈列馆建成,同时举办了海子青年诗歌节,诗人吉狄马加在开幕式上称《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充满了“孤独与温情”,是“文坛不朽的绝句”。

海子优美的诗句也吸引了音乐人,歌手刀郎曾专程来到这座“雨水中荒凉的城市”,寻找创作灵感。看着窗外烟雨朦胧的夜色,听着雨点敲打窗户发出的声音,这位西部歌手即兴创作了《德令哈一夜》:“是谁把我昨夜的泪水全装进酒杯,是否能用这短短的一夜把痛化做无悔……”

曲风中依然充满了“孤独与温情”。

 

作者:刘文军(好望角)

选自作者游记《边缘旅行》(人民交通出版社,2016年7月),欢迎交流:2677018332。

 

刘文军

网名“好望角”。生于小兴安岭林区,本科毕业于黑龙江大学,研究生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徒步网理事、国际古道网理事、中东铁路历史研究学会会员、大话哈尔滨网站专栏作家。出版游记《边缘旅行》(入选“2016年十大旅游图书”)《西域游历》《一路向北》《丝路漫记》。联系方式:QQ2677018332。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边缘旅行:后记

作者:刘文军(好望角),选自作者游记《边缘旅行》(人民交通出版社,2016年7月),联系方式:QQ267701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德令哈,雨水中荒凉的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