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 夜下

640-webp

天黑下来的时候,吉到小溪旁取水。小溪是人造溪,弯曲在两楼之间,四周是葳蕤的草木。

吉到这里来,都是拎着两只小红塑料桶,不大,比一般的桶小两倍,谁看都会觉得是玩具桶。但是没人看吉,吉都是晚上九点钟以后,散步的人都回去了,小区里静谧下来,她才拎着这两只“小红伙伴”,穿一袭白色长裙,出现在小溪旁。吉蹲在溪边,蹲很久,看水里的星星,然后取两桶水,拎到自家的楼前,在一片公共草坪深处,在她家居住的这个单元的窗子底下,做起她的事情。

吉在草坪里种花。小区有规定,不许开垦园田,不许私自种植,吉就只有偷偷地养植这些花。这些花在一片樱桃树的遮蔽下,像婴儿裹在小被里一样,不易被人发现。雨季的时候葱茏茂盛,干旱的时候,吉也没让它们枯萎。

这些花就都像懂事一样和吉很亲,吉一来它们就放香,就摆动着脑袋和吉亲昵。它们都有名字,却又都不叫它们的本名,比如步登高,吉不叫它步登高,吉管它叫小号;比如土豆花,吉也不叫它土豆花,吉管它叫纪栋梁。纪栋梁就是吉的父亲,它在众多的花朵中,开花最大,最肥厚,也最色彩艳丽,吉有时会偷偷地在心里叫一声,爸爸,你真棒!

吉的爸爸在外做官,常年不回家,吉知道,爸爸在外面有了家。但是吉不怪爸爸,相反她认为爸爸找到了生路。

小号是吉的男朋友,但吉也从没想过和他结婚。吉的心中,结婚就是家,家就是爸和妈。吉的爸和妈感情不好,妈的官做得比爸还大,只是犯了毛病,被革职后就再也做不过爸了。但是她恨爸,爸在她眼里的缺点,就像刷牙时的牙膏沫,每每都挂在嘴边。

吉种了这么多花,却有一种是最不能公开的,就是罂粟花。她种的罂粟花只有两颗,其中有一颗花落后,小脑袋圆圆地举起,过几日越来越大,把茎杆都压弯了。吉很喜欢它们,不愿和母亲共度夜晚时,她会一个人出来,来到它们身边,一个个品赏它们的姿容,和它们对话。

另一颗罂粟花很不伦不类,它开着黑花。黑色的花碰不得,好像一碰就会把手指和衣服染黑。吉不知它是变异,还是它本来就这样。黑色的罂粟花吉管它叫陆曼,陆曼就是吉的妈妈,每日把一切过错都推到别人身上的妈妈。每逢见到这个黑陆曼,吉都狠狠地瞪它两眼,而它却不顾这些,长势十分健壮。

如果只是长势好吉也不是容不下它,关键是它长到了那几株土豆花和几支红色花跟前,长到了纪栋梁跟前。当时播种时,吉没有把它们种在一起,生长后,不知怎么就挨得如此密切,这样的排列成了吉的心病。

小号做了几个好菜,请吉去他家吃晚饭。

席间吉问小号,知不知道花在盛开的时候能移植吗?小号觉得这想法很怪异,就问,非移植不可吗?吉说,非移植不可,如果不移植其它的花就会受牵连。吉常常有这种不辨真假的想法,似梦非梦,小号已经深深掌握了她的习性,尽量依她,仿佛他就是为吉这些不着边的想法而活着。就对吉说,能的,但要连着它的土层,多带些土,不露根,就不会影响它的存活。吉于是把自己厌恶黑罂粟对小号说了,吉说,我觉得它是我妈,我不能让它再统领花群。小号说,那你把它拔掉不就完了?吉说,不可,她怎么着也是我妈呀。小号看到,吉的眼里出现了漫天的大雾。

这天晚上小号陪着吉,拿着小号家做饭用的锅铲,来到吉的花圃。路上吉说,这个花圃,是我的乐园,它收纳我不少次心灵的放逐,你知道吗?小号说,我懂,我之所以懂,才一定帮你做好这次的移植。

灯不是很亮,都是在树丛里昏睡,却也刚好能看见那支怒放的黑罂粟。小号初看到它时,心里颤了一下,他理解了吉,理解了吉的全部。在接下来的分析地形中,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吉。小号说,移植没有问题,保证它成活也没问题,就是它离你的这支红色花太近了,如它活,这红色花就得死,如想让这棵红色的活,黑罂粟不保证能活。

红色花叫美人蕉,它正开放着,三只喇叭形的花朵,鼓足了劲向着天空。吉也给它起过名字,叫吉,叫自己。现在看如果保证黑罂粟和土豆花都不被损害,美人蕉必定付出代价。吉思忖着,心里很悲伤,但也仅仅是一瞬,她就对小号说,没问题,移植吧,移植我爸爸就有好日子过了。

吉的话,让小号觉得有一种东西在吉的心里埋藏太久了,它们锈迹斑斑,很难辨认。但是他有足够的信心,把吉领到阳光处。他想,吉这样优秀的女孩,不该有那么多心理附加,岁月的风尘,应该像柳絮一样,在她心里悄然飞掉。

移植很顺利,土层很松软,一点没损坏黑罂粟的根须,也没损坏土豆花的根须。美人焦斜了斜身子,又站住了,像是鞠躬了一下。当看到黑罂粟离开了土豆花,在另一个地点迎风摇曳,吉的脸上,幸福得露珠扑面。

【《夜下》主旨概述:世界上有千万种孤独,有一种孤独却很另类。母女一直被认为是世界上情感最深密的人,但它也变异。变异的时代让许多东西都失去了原有的色彩,夺去了许多根深蒂固和一成不变。虽能排遣,却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殊深轸念。】

 

陈力娇

曾就读于鲁迅文学院和复旦大学作家班。黑龙江省萧红文学院签约作家,黑龙江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九届人大代表。在《小说选刊》《小说月报》《清明》《芙蓉》《北京文学》《长江文艺》等全国文学报刊发表作品300余万字。已出版长篇小说《草本爱情》,中短篇小说集《青花瓷碗》《非常邻里》《平民百姓》《戏园》,小小说集《米桥的王国》《我们爱狼》《赢你一生》《爸爸,我是卡拉》《不朽的情人》等。作品多次入选各种文学版本、年度小说集或被文学选刊转载,部分作品在国外发表。获第七、八、九届“黑龙江省文艺奖”,全国第五届小小说“金麻雀”奖,2014年获黑龙江省第八届十佳文艺工作者德艺双馨奖。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师徒

大锤刚刚举过肩井,就着了魔一样落下来。山口小纪捂着左臂的二头肌,痛得直咧嘴,大锤也像懂事似的,头向下耷拉着。 他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短篇小说 | 夜下